『孤独的黄昏』


「那个,虽然时间短,不过还是承蒙照顾了。」

对着玄关大厅中送行的众人,昴利落地进行着离别前的问候。

昴要求在这里滞留三天。现在已经到了期限,早起出发旅行的时候到了。

原本只有运动服和便利袋塑料袋等初期装备的昴,现在却背着罗兹瓦尔充满厚意赠予的道具袋。厚实的道具袋里装了不少钱,用罗兹瓦尔的话说,这是「爱蜜莉娅那件事的谢礼」。

「真的没事么?叫一辆龙车,起码送你到王都也……。」

送行的几人里,到最后也在不停地跟昴搭话的爱蜜莉娅显得最为担心。虽然很高兴有人肯为自己担心,不过昴还是拍足了胸脯回答道:

「没问题的啦。我只是想慢慢得,悠闲着过去而已。哪天我成为一个能配上爱蜜莉娅亲的,既强大又有钱的男人的时候,我会乘着白马来掳走你的哦。」

「手帕带了吧?饮用水还有拉格麦伊德矿石,还有还有……。」

「完全是母亲视角!?」

各方面担心着的爱蜜莉娅。最后更是一句「一个人不会觉得寂寞睡不着吧」,在她看来自己是有多粘人呀。或者说是她直觉得感受到昴心中压抑着的不安也说不定。

「那就,昴,一路顺风。虽然相处的时间很短,但是很开心哦。别把土特产弄掉了。和你一起的三天的记忆,可不能到此为止哦。」

伸手过来的罗兹瓦尔眨着眼睛。明白他的意图之后昴握了他的手,同时摇动着背后的道具袋发出声响。

「这是封口费对吧,明白了明白了。多余的话我不会说。向龙起誓。」

「跟你接触之后感觉失去了做坏事的意义呢。而且在这个国家,向龙起誓是最高级的誓言。也不是说怀疑你,不过切记不要忘记你说过的话哦。」

昴抬起手回应了下罗兹瓦尔的忠告,接着伸手朝向站在他身后的双胞胎们。轻轻地拍打了下沉默的双胞胎的肩膀。

「承蒙你们俩的关照了。特别是雷姆做得饭一直都很好吃,真的很感谢。拉姆的话……唔,怎么说呢,打扫厕所很熟练?」

「姐姐,姐姐。客人似乎很不擅长说奉承话呢。」

「雷姆,雷姆。客人说奉承话的品味也很差呢。」

「真吵呢,我是真的想不到说什么好啊。不过真的谢谢你们了。」

跟全员挨个儿道完别,不舍地推开了玄关的大门。

走过宅邸的入口,穿过前庭还有铁门,到阿拉姆村为止是一条直线的林间小道。基本上是沿着大路走向大街道,然后再途中招一辆龙车出发去王都——这便是昴的伪装计划。

「昴,很多地方谢谢你了。有什么事情的话尽管来找我们哦。」

到最后的最后,爱蜜莉娅还是那么温柔地进行着告别。昴踏上了前往阿拉姆村的道路。渐渐得从宅邸那边已经看不清昴,但那银发的少女还在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她的举动更是让昴觉得心动不已,因为不安而缩小的使命感也再次燃烧了起来。

——沿着林间小道前行了一段距离之后。停下脚步的昴开始用戒备的眼光观察着四周。在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或是监视之后,离开了大路进入了森林。就算是不久前还被拉姆提醒过森林里有很多野生动物,很危险。

无视了拉姆的忠告,扒开茂林的草木,昴朝着森林深处前进着。经过好几个斜坡,偶尔还被树枝刮伤,但他还是前行着,没有丝毫停滞。

保持着步调在森林里前行了大概十五分钟左右。

「好,就是这里了。」

视野里的绿色总算退去,高高的天空迎接着昴。爬过好几个森林里的斜坡之后,昴来到了山上的一个高坡上,从面前的山崖俯瞰着下方的宅邸。

熟悉的豪宅——罗兹瓦尔宅的全景尽收眼底。

绕过林间小道,穿过森林和山坡来到的最好的观察地点。

「而且这里能很清楚看到爱蜜莉娅的房间。发生了什么异变也能马上知晓。」

远远得确认了爱蜜莉娅房间的窗口。虽然看不到里面,但用来确认骚乱或者异变确实足够清晰的距离。第四天的夜里,时机来临之时,异变必然发生。

「也就是今天晚上。剩下的就是等待事情的发生。」

现在是早上,到昴被杀为止还有16个小时左右——这点时间点的话,集中力还时能保证的。

这次没有作为仆人工作,充分休养之后的结果,他现在浑身充满了气力。

事前察觉罗兹瓦尔宅邸的异变,发生任何情况时都能迅速赶向宅邸。这便是这次昴制定的对奇袭作战方法。

如果留在宅邸里的话,袭击者诅咒的对象当然也会包括昴。

缺乏迎击手段,战斗力低下的昴并不能对抗袭击者。在完全没有刺客情报的现在,这是相当致命的情况。

那该怎么办——昴思考出的答案极为简单纯朴。

「这次就干脆放弃她们,争取看破袭击者的底细以及袭击的手段。」

从之前的两次体验来看,昴判断这次的袭击是一场针对王族候选人的暗杀。他们的目标是否包括最重要的人物爱蜜莉娅,还是说出于警告的目的只是袭击其他相关人员,这点昴还不清楚。但从昴已经被杀了两次以上的事实来看,相关的人也是一个不留的可能性很高。

「先不论对策能不能起效,罗兹瓦尔也应该警戒着才对……」

脑海浮现出来的贵族身影,罗兹瓦尔。昴觉得他不是那种会让爱蜜莉娅这种的王牌被人轻易掳走的傻瓜角色。

配置在宅邸里的,拉姆以及雷姆两个仆人就是证据。

「最初就觉得这种规模的宅邸只用两个仆人很是奇怪……。」

忠心是肯定的,毕竟是长期往来而构筑起来的信赖关系深切的主仆。从拉姆过于明显的忠心,雷姆的敬意都能看出来。

罗兹瓦尔估计是只把值得信赖的人安排到了爱蜜莉娅身边。

数月前辞退了一名女仆的事实,以及含糊提及过不能增加新仆人的拉姆。如果事实真是如此那就能够理解了。

「问题那个警戒手段能不能很好地起到作用,袭击发生时就死掉的我无法知晓。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死的话那还好……不对,也不好。」

如果仅仅罗兹瓦尔的对策,不能保护到身为异类的昴的话那还好。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爱蜜莉娅也会受到伤害。

昴在王都死了三次,宅邸里死了两次,经历丰富的他知道对抗现实需要细心又细心地进行计划。

假定事态时,必须设定到最坏的情况,甚至比最坏还差的情况。

「最坏的情况莫过于,罗兹瓦尔的警戒手段没有生效导致爱蜜莉娅被暗杀。当然,同时罗兹瓦尔,拉姆以及雷姆,顺便碧翠丝也全部会被暗杀了……」

光是想象心里就特别不舒服,真的是最烂的剧本了。

虽说是为了阻止事态的发生,但对于像现在这样决定从外部袖手旁观事态的自己,虽然理由充分但还是觉得恶心。

当然,没法做到绝对无情的昴,也想过只要稍有不测就赶向宅邸,通知大家有袭击。

「如果对方会因为我的呼叫而吓得逃跑了就好了呢。」

一边说着最希望发生的可能性,昴一边从道具袋里面取出了绳子。从宅邸的仓库里借来的长绳,他把绳子绑在旁边树干和自己腰上。

如果只是这样绑的话,那昴肯定会因为重力冲击而丧命,所以他在缠的过程中打了好几个结。

「接着是切断绳子用的刀……要是知道这把刀被用在这种地方,肯定会生气的吧。」

这么说着拿出来的刀是早已熟悉的爱刀『流星』。

这次的循环因为立场不一样了,把『流星』取出来拿在手上还是第一次。

「实际上,在以前的循环里已经用了一个又一个四天了。」

作为仆人每天被杂务缠身时,昴在厨房的工作主要就是切菜还有洗碗。爱刀『流星』就是用来切土豆之类的蔬菜还有苹果,偶尔还包括昴自己的手的工具。当计划里需要刀的时候,很自然地就把这把刀取了出来。

「如果真的只是用来切绳子那就最好了,最坏的情况……。」

刀并不仅仅是逃生用的,万一发生的时候也负责自残。

为了对抗诅咒,自残造成痛觉能够有效的对抗诅咒带来的睡意。

最糟糕的情况,这把刀还会直接面对敌人。那可真的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自残啊……我做得到么。那么可怕的举动……。」

昴并不认为懦弱胆小的自己能过狠心做到那个地步。

刀刃上映出了自己的面容,昴牵动了喉咙发出自嘲的笑声。

看着手中的小刀,回想起和拉姆及雷姆之间的往事。

拉姆训斥着不会用刀的昴的场景,雷姆看见昴切到自己手之后惊呆了得场景。还有切到其他奇怪东西的时候,每次都会惹她们俩生气。

「……会生气的吧。又一次把这把刀用到不该用的地方。」

被拉姆鄙视,雷姆再次被自己惊呆的场景,已经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了。

啊,那光景真的是——

「会生气的吧。……想看她们生气啊。」

不知不觉自己的愿望从嘴里吐露了出来。无所事事,只是想回到那样普通的日常之中。

「不想死啊。——也不想让她们死。」

就像是故意说给自己听一般,昴回想起才分离的众人的脸。

昴为了准备下一次的循环,试图把爱蜜莉娅众人当作弃子一样使用。那是到至今为止陪伴着他一起闯过来的少女们。

胸口痛得不行。这是报应。理所当然的报应,理应承受的惩罚。

以失去为前提设计对策的昴来说,这是必须承受的罪责。

痛苦也好,怜爱也罢,昴和她们交流着。

忍受着像是用手指撕裂伤口,挖肉割骨一般的痛楚,昴度过了这迷失的四天。就是为了不忘记这一切。

「我说过了的,菜月・昴。路线重置时,大家都会忘记上一次的事情……但是你,却记得。」

因此这次的事情,也不能想着忘掉了就一了百了。

到最后的最后的瞬间为止,昴都必须追求着最好的欢乐结局。没有谁有权利将爱蜜莉娅她们的存在,当作夹在在时间裂缝的泡沫。

一动不动得蹲着,昴透过树木的间隙监视着罗兹瓦尔宅邸。屏住呼吸,控制住因为紧张而颤抖的身体,将自己的觉悟传达到全身。

自己的身体能够如此忠实于自己的思考。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将身体交由这种感觉控制,昴静静地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傍晚来临,橙色的夕阳照耀在昴所在的山坡上。

昴眯起了眼睛,动了下僵硬的手脚,活动了下紧张的身体。

从监视宅邸开始已经过了8个小时。这段时间,宅邸里没有什么变化,情况很正常。是的,到夜晚为止,宅邸很平静。

「对了,这次不能和拉姆一起出去购物……」

第四天的傍晚,和拉姆一起去购物的事件不会发生了。是因为昴一人分的食材不再需要了得缘故,外出购物的必要性也减少了吧。微妙的感觉。

脸上带着回想笑容,昴意识到自己的紧张感有些减弱,拍打了下自己的面颊。现在还不是放松警惕的时候。

「还剩八个多小时,还不是放松的时候。集中,集中——。」

话语突然断了。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就当昴在转换心情时,那个东西袭击了过来。

「——!」

鼓膜捕捉到些许异声之后,昴毫不犹疑地跳离了原地。

全身心投入的结果,这是他在脑里演练好了得逃避动作。

随后,便听到了重物击倒树林,草木纷飞时发出的巨响。

此时,昴迅速地冲了出来,一口气跳到了山崖下。

「————啊!」

咬要紧了得牙关里漏出了些许悲鸣,下坠时内脏的感觉就像浮起来了。两秒后,救命的长绳阻止了昴的下落。被勒紧的痛感让昴发出了声响。

「紧急,脱离……!」

使用小刀隔断了绳子,再次开始下坠。鞋子卡在了倾斜的岩壁,身体继续滑落,肩膀不停地撞击着岩石但总算掉到了地面,昴却没有任何休息的闲暇马上起身跑路。

为了减轻负担他直接扔掉了道具袋,也不管形象喘着粗气:

「看到了!啊……我看到了!」

奇袭了昴,压倒草木的物体——那是一个跟人类头部大小相当的带有棘刺的铁球。可以说那就像是加上了杀伤能力的保龄球,再配上常常锁链构成的特殊武器「流星锤」。

肆虐在昴鼓膜的金属音,锁链的音色正是来自那个凶物。

亲眼见识到其威力和凶狠度,昴现在都吓得合不上嘴。

那个质量和锋利度,被直接打中的话身体散成几块也毫不为奇。昴之前半身被击飞出去,也可以理解了。

「不过……居然来了我这边。」

踩着树枝,跨过沟渠,穿过恶劣的地形,昴心想道。

冲着自己来的袭击,这情况也已经预想过。

跟袭击宅邸一样,袭击离开宅邸的昴的可能行也有的。如果是以抹杀所有相关者为目的的话,昴也是目标之一。

「不过那就必须在好几天以前就知道我进入了宅邸。」

袭击者在好几天以前就监视着宅邸,并且设计了详细的计划。

因此才会把离开宅邸昴也当做目标,袭击了正在警戒袭击的他。

呼吸快跟不上了,肺也好辛苦。脚也有些抽筋,感觉现在就要摔倒了一样。

太过于紧张导致迷失了道路,为了不摔倒昴不得不走上了小路。对持久力没有自信的他,喘着粗气对现在的状况发表了感想。

「完全被对方逼到了绝境了啊。」

拦在昴面前是一座悬崖。石壁上布满了锐利的碎石,无法攀登的自然要害。当然现在的昴没有跨过这里的方法。

转过身,调整了下慌乱的呼吸,摆好姿势。

正面的森林,此时因为傍晚的夕阳以及深处的阴影,给人一种与世隔离的寂寥感。

「要来的话,就……!」

用言语驱赶掉自己的懦弱,昴脱掉了运动服。将脱掉的上衣张开在双手上,静静地等待着袭击者的到来。

被追到绝境了。被追逐着。昴现在,就如同被捕猎者的陷阱困住的猎物一般无力。但他却不会让人就这么白白抓获。

他需要获得和付出的牺牲相对应的价值。

——刹那间,黑暗的深处出来锁链的声音,那个物体高速暴力地飞来。

「做好准备了么!?」

致死一击袭来,昴的身体展现出了超越常识的反应力。

用摆好架势的双手上缠绕着的运动服,将飞来的铁球从下方卷住。然后用尽力气将其引导到一边,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砸向身体的一击。不过衣服却因为冲击的关系离开了双手,昴的身体也顺势被甩到了岩壁里面。

但是,昴抬起头,看到铁球砸进了岩壁的瞬间,目的达到的昴赶紧跳了起来,紧紧地抓住锁链。

然后朝向锁链的另一头,握着凶器的袭击者的一方瞪了过去。

「快出现吧,混蛋!为了看到你的样子,我可是辛苦了好久!」

用污言秽语怒骂对方以鼓舞自己。

另一只手里,紧握着刚才切断长绳的小刀。最坏的情况,将会使用这把刀和对方搏斗。如果真的有这个必要,昴不会犹豫。

无论是怎样的对手出现了,也绝不放过,昴带着这样的眼神凝视着森林深处。

虽然说是凶险万分的状况,但是总算是保住了命。这样的话也许这一次就算不用放弃任何人,也能成功击退袭击者。

曾经放弃了一次的现实中,出现了一丝乐观的曙光,昴全力地试图抓紧这缕希望。

在这丝曙光中有爱蜜莉娅,有女仆姐妹,还有任性少女和罗兹瓦尔。不经意间昴忘掉了身处的状况,想起了和她们之间的记忆。

数次约定。试图实现的,互相交换过的约定,但至今未能实现。

然后……

「——没有办法了呢。」

锁链的声音响起,随着凶器的持有者接近这边而发出的声响。

但,这些细微的的地方先不管,昴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嘴唇战栗着,发出了不成声音的低响。不知不觉间,手上紧抓的铁链已经松开,然后像是为了逃避现实一般,昴不停地轻轻摇头表示着否定。

踏过碎草,跨过树枝,少女缓慢地从暗处出现。

黑色基调的短围裙,装饰在头上的白色头带。跟小巧的身材不相符的铁球。紧握着和铁链相连的手柄。

「在你什么都没察觉到的情况下,结束这一切是最好的呢。」

蓝色的头发随风摇摆,习惯的三无表情,倾斜着的小脸。

「……这不是真的吧,雷姆。」

本想由自己来守护的少女,在昴的面前挥舞着凶狠的铁球。

Copyright © EXP 2023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最后修改时间 : 2023-11-21 05:14:10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