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芋头』


遥远的,意识在波浪中飘荡著。

摇曳的涟漪,浑浑噩噩之中,意识夹在梦与现实之间载浮载沉。

「……的其他方法吗?」

「……不晓得,剩下的就随妳开心吧。」

远远的、不,是非常接近,在彼岸与此岸的交界,能听见有谁在交谈的声音。

寻求协助的声音、一把推开的声音、泫然欲泣的声音、冻结感情的声音。

声音。

忽然,手掌被柔软的触感包覆。

这触感是谁的手呢?回想起来在记忆之中也曾接触过几次。

以前也发生过,这温暖我曾经感受过。

但是,那手掌温暖的触感突然远去。

离开这边的手,远远的、远远的,到无法触及的位置,高高的、高高的。

然后

「──一定,会救你的。」

只有下强烈的决心,被留下来。

一切都正渐渐消失,被留下了,她离开了。渐行、渐远。

然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意识被强制切断后,像这样醒来是第几次呢?

昴一边看著陌生的天花板,一边迷迷糊糊的思考。

「数斑点的期间就会结束喽!」多么古老的枕边话呀!以异世界的水准去数斑点的话,可是会花上不少时间吧?想著没营养的话题笑了,却因此引起侧腹一阵抽痛,不由得哀号。

「噢噢呜,痛……」

想摀住疼痛的侧腹,然而左腕传来不协调感。于是将感到异样的左手移至脸前,于是用笨拙的双眼理解了状况。

自左臂的手指直到手腕,尽为浮现的白色伤疤所填满。而且伤疤以丝状的某物歪七扭八难看的缝起来,说这是件不善裁缝的孩子乱七八糟的杰作,任谁都会相信的吧!

不只那里有违和感。

卷起衣摆,僵硬的右腹也有相似的缝线。另外两只脚踝、右上臂至右肩周围、顺带一提臀部的伤痕更是不胜枚举。所有的伤口都被缝合了,稍微有点像是变成改造的感觉。

为了确认情况把几乎可以说是彻底装修过的身体摸了遍,伴随微弱的疼痛记忆也渐渐复苏。

没错、自己确实是、深入森林寻找失踪的孩子们,却遭遇了魔兽──

「还以为,绝对死定了……」

挺身保护遇袭的雷姆,全身遭受魔兽獠牙的洗礼。

猛兽的下颚轻而易举将昴的肉躯咬碎,撕成碎片,就像块破布般撕得四分五裂。性命殒逝的真实感,几乎确信生终结了。

「木乃伊──这话不对。这些被针线缝合的伤口,说像是僵尸还比较正确吗?」

如果太阳穴再栓上大螺丝钉,不就变成弗兰肯斯坦了吗!

呃,脑袋竟然天马行空到那边去了,自己还真是意想不到的乐天派。

「看来──现在不是说傻话的时候。雷姆和小孩们……」

从朴素的床铺上跳起,昴环顾周围把握现况。

陌生的天花板、简陋的被褥、狭窄的房间里摆著破旧的家当,怎么看都不认为这里是罗兹瓦尔的宅邸。

注意到了入口旁──坐在木椅上正低著脸睡觉的银发少女。

「爱蜜莉娅……碳。」

看来没有听到的样子。

打盹儿的爱蜜莉娅似乎睡得非常沉,呼吸也相当的深。雾鬓云鬟的罕见银白秀发,不知是否因为没有梳理的闲暇而显得有些凌乱,最引注目的是衣服到处都深深留下血与泥的污渍。

重伤的自己。在床铺上迎来朝阳的自己。坐在附近椅子上沉睡的爱蜜莉娅。然后是她身上沾染血污的衣裳。

从以上观点切入思考的话,就算脑袋迟钝如昴,也都能了解现况。

总之,

「我又,欠了爱蜜莉娅碳一笔恩情吗……?」

「真是这样吗?虽然多少也要感谢莉娅,但在下认为这次应该有更需要感激的对象喔!」

从银发里面冒出身姿的灰色小猫回应了昴自责的嘟哝。

牠用肉球轻抚睡著的爱蜜莉娅脸颊,接著飘到昴的面前来。

「呀~早安。刚睡醒来的感觉如何啊?」

「状态绝佳──实在说不上啊。像是在不知不觉间变成改造,趁连脑子也被操弄前逃脱,最后化身为了替组织里的同伴报仇雪恨的mask hero。」

「改造?啊啊,是在说缝线吗?那是无计可施下的处置方式,光是回复的部分,你体内的魔力就已是杯水车薪了,所以伤口的愈合非得倚赖工具协助不可。如果没有那的话,现在早该是七零八落的『零件』四散吧?」

「这我没兴趣!我是指即使由针线活稍微灵巧的家伙来缝也比这好。」

虽然不在意被动了缝合手术,但是想对笨拙的缝合技巧提出抗议。

特别是身怀裁缝等级S称号的昴看来,几乎到想要把犯从基础好好重新教育一番的程度。

「不、不。」帕克一边回应昴的异议,一边摇著双手解释:「已经好久没用针穿刺体了,在下也是倾尽九牛二虎之力,非常辛苦呦!」

「怎偏偏是你啊!倒不如说这小小身体是要怎么做缝合啊?」

第一章帕克有变大过给昴当膝枕吗?)

「不会动所以很轻松啦。严重出血的伤口就冻结起来,只是全部完成后有点多的说,还请海涵呀。」

「伤痕上奇怪的白色就是这样来的吗……?反正我是男生,不过是留点疤痕而已,才不会喋喋不休的发牢骚啦。」

来回审视各部位的伤口之后,昴重新与帕克面对面。

帕克因为昴的举动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昴向黑眼睛的牠深深低下头。

「托你的福得救了,谢谢。我又捡回了一条命。」

「哼哼,为坦率很好。你这次也有不少作为。就酱让你倒下也无法瞑目吧。所以这样就好了。」

面对昴的道谢,帕克却丝毫不害羞的回答,牠的话使昴如鲠在喉,但仍在一边拔去鱼刺同时,「那么──」昴说:「虽不过是件小事,但仍很高兴您能这么说,可是──实际上,在那之后怎么样了?老实说我被森林的野狗给嘎噗嘎噗之后就没记忆了。」

「『嘎噗嘎噗』还真是可爱的形容呢。从你被运来状态看来,感觉得更像是『姆虾哺哩咕虾咘嘁噫嘁叭哩噗呷~』呢!」

「喂喂,那种声音无疑是死定了吧。再说我又没有三头六臂,一发不出那么长的音效啦。」

「嗯,所以说,身为女仆的那位青发女孩也是一副遍体鳞伤的样子。」帕克一派轻松地说,让昴哑然失声。「不过──」又补充道:「她在鬼化的影响下伤口就都被气势昂扬的治好了,扛昴回到村里时,没有明显的外伤,也没有必要接受治愈魔法。」

「别让我白担心啊──总之雷姆也回到村里来了。另外一位呢?和我一起被扛回来的小孩呢?」

「没有问题,尽管放心吧。小孩六再加上一,共七。所以说有昴与力壮的青发小姐真是太好了。从结果上看来你的判断完全正确。」

啪唧啪唧,帕克以口技献上掌声却未鼓掌。是因为在柔软的肉球妨碍下,拍手时反而发不出声音吧。看著这平静的光景嘴角也随之上扬,但昴摇头甩开无关紧要的心得。

「帕克,想请教几件事情,没问题吗?」

「莉娅的好像还没睡醒,所以小声一点。在下的显现是利用夜晚储存下的魔力,但是要在半夜现身的时候,就要由莉娅的元力提供。」

「元力?」

「可从外界摄取的称之魔力,相对原本储存于生物体内的即为元力,诚如其名就是灵魂的力量。与魔力不同,使用元力会伤害身体所以通常不会想去使用。」

一边说著,帕克一边困扰地望向爱蜜莉娅。

跟随帕克的视线牵动,而注视她的睡颜,昴马上明白帕克言中之意。假如是爱蜜莉娅的话,在帮助任何时,只要有必要,就算会受伤也绝对毫不犹豫。昨晚的事态帕克的协助是必要的,而只需要损耗自己元气就能解决的话,能想像她下决定时肯定连一丝一毫的踌躇都没有吧。

「这么说来,难道我的伤势严重到爱蜜莉娅碳不惜要损耗身体才能得救吗?」

「那也是原因之一,不过昨晚在下出马的主要原因在小孩子们身上──那些昴从森林里找回来的。为他们解咒才是真正的目的。」

「解咒......对了!还有这关。他们没问题吗?诅咒呢?」

「这事也请你安心。」

用手制止逼近的昴,帕克的猫脸和蔼可亲的笑说:「衰弱也受到回复魔法的抑制,解咒上也是一帆风顺。小孩们体内的诅咒皆已如实拔除了。」

像是在打包票似的,帕克拍了自己的胸口。那身影让昴深深地吐出了紧张的一口气,因为自己的行动不是徒然无功的事实而放心了。安心的同时,势利的体就会──

「咕──」

在安心充满心头,紧接著的便是五脏六腑的疾声抗议。

摸了摸肚皮,感觉与疼痛相似的空虚感,这才想起昨晚上未进用晚餐就急急忙忙出门了。

「顺带一提,我只要有摄取魔力就不会饿喔。」

「虽然不是特别想要知道的知识,但是魔力无所不在,所以只要还能呼吸就不会饿死了啊!植物吗?。」

「水与阳光也不消喔。必要的只有爱情。是与精灵往来,切勿忘记的要事呦。」

「好、好、好。我可以到外头看看吗?」指著门口询问。

帕克交叠双腕点了几次头道:「在下认为这是好主意,稍微活动身体,东拼西凑状态下的身体,由本试著确认一下比较好。啊!如果缝线和身体相容了的话,就会被吸收进体内消失不见了。」

「哦~太好了,这些宛如蚯蚓蠕动的缝纹不愧为高难度的时尚装扮,可惜似乎早生了两百光年。」

帕克对满是槽点的昴歪著头微笑著。

看来没有意会的样子。本来应该要「光年是距离单位」的吐槽回来,或者以「确实有点像外星球的风格」延续傻话的黄金模式。

总之得到帕克的外出许可,昴朝屋外走去。

中途,来到在门旁打瞌睡的爱蜜莉娅身边微微颔首时,把她深眠的脸蛋纳入眼帘。那安宁的睡脸让满怀想要恶作剧的冲动,可监护就在一旁严密看守只好作罢。断念,外出吧。

「啊~,再理所当然也不过了吧?」

走出房间,刚从屋内露面之时正对玄关处,昴对阿姆拉村躁动不安的样子自言自语。

虽然此时朝阳才刚升起不久,村里的中央广场已经聚集了不少影。

小小的村落。依那的数,大概能说是几乎所有的村民都来了吧。老、妇女与小孩们不安的并著肩。外围以身强体壮的青年为主,一群为了守护村民而团团围住四面八方。

围守村民的是昨夜搜索小孩而竭尽力气的青年团,在他们包围网中昴没见到想要寻找的目标而转头离去,在脚步朝向口出入频繁的另一间建筑物移动之前──

「巴鲁斯,起床了啊。」

身后传来的声音,使昴停下脚步回头看。

因为特殊的呼唤方式马上就察觉到来者何,可是在亲眼见到本的脸庞时油然而生的自适、安心感觉更胜之。

站在背后的是桃发女仆──拉姆。

她将见惯的女仆装袖子给卷起,手里拿著像是浅筐的东西,用以搬运装在里头大量类似蒸薯的食物。

些微冒出蒸腾热气的薯类食物,正隐约飘散著盐香,昴空空如也的胃袋如久旱逢甘霖般欢欣鼓舞的高声喝采。

类似先前帕克的口技模仿声从昴腹中传出,拉姆发出「哈啊」的嗤鼻后,

「受到那等的重伤我原本还很担心的,结果一睡醒马上就来讨食物,真是可悲啊。被狗咬到后,感染上狗了吗?」

「感染上狗是什么鬼状态啦──这样的捧哏就适可而止吧。嗯~哼~这样啊~妳为我操心了啊?」

弯下腰、挺直背,身体左摆右晃还一脸洋洋得意地靠近拉姆。

昴戏弄的态度让拉姆瞇起了眼睛。

「给我好好吞下去吧!」

「蛤沆!」(好烫)

嘴里被强行塞入蒸熟的薯物,完全将喉咙挤爆了。

而且炙热也在口中肆意蹂躏,昴一边朝著天空一边「哈咈~哈咈~」仿佛动物一样急促的喘气。最后,

「还以为要死了!不过这真好吃!」

「味道不错吧。刚做好的……不,是刚蒸出笼的喔。」

「那是什么一脸得意的样子,真让火大啊!可是又那么好吃。」

「好、好~再给你一,请给我去默默的去享用吧!」

昴如同孩子般雀跃地取走递出的薯物,拉姆轻蔑地看著那样的昴好一片刻。

「不过,关于昨晚的事情,我就跟你老老实实地说声谢谢吧。辛苦了。」

「连慰劳也要高高在上的啊妳。算了,没关系──妳是为了什么事道谢?」

「领民受害的话,领主会被责问的。以小孩们受到沃尔加姆威胁的情况来看──我认为昴的行动很正确。」

「沃尔加姆吗?」

那是黑色魔兽的名称吧。

还真是取了不得了的名字呢。闻其名即晓得,单单与之遭遇便是足以威胁性命的存在。

昴点了点头,拉姆把眼睛移往森林的方向继续说:「昨晚结界的漏洞也已经补起来了。在那之后也为了检查结界的运作,一整晚来回巡视,理该没有遗漏的魔兽了。」

「只要这边没漏网之鱼的话吗?小鬼们一同越界到对面,把幼崽带回就没有意义了吧。」

「还真是刺耳啊。自结界布置以来,甚至免去与魔兽间的小冲突,因此怠忽职守了──我已经跟他们告诫过了。」

语气听起来一点也不温和啊,她也有不可触及的逆鳞吧。就如同昴对被卷入麻烦事之中而不快,拉姆恐怕则是未循规蹈矩听从罗兹瓦尔指示的村民吧。

依她狂热的忠诚心,被教训的村民势必会非常可怜吧。

在内心为那群哀鸿遍野的村双手合十吊念,昴起身却一阵头晕目眩。

身体不自觉的摇摇晃晃,昴手扶脑袋,拉姆亦轻巧的用手支撑他。

「别勉强了。实际上,没有大精灵阁下和碧翠丝大人的话,就算上了望乡台也毫不稀奇的伤势。」

「碧翠子的名字也出现了,也就是说我也欠了她一笔啊──悔恨呐!」

「虽说是大精灵阁下的请求,可碧翠丝大别说是宅邸,连出禁书库也是难得一见,虽然在外面无法发挥全力。」

在拉姆的把扶下重整姿态,昴轻晃脑袋。

总觉得,是血液不足的样子。跟在罗兹瓦尔宅邸第一天早上醒来的感觉一样,这手脚末肢沉重的现象就是所谓魔力严重不足引起的吧!据帕克所言牠缝合了相当严重的伤势。

原本魔力存量就不多的昴,就算枯竭了也很正常。

「稍等一会儿,在村里的监工结束之后才会回宅邸。很在意小孩们解咒后的状况……关于沃尔加姆的对策也是。」

「对策?不是只要结界运作ok就没问题了吗?」

「假如只是这种程度的小冲突的话,那可真是谢天谢地啊。」

昴不起眼的疑问,拉姆用以往面无表情的脸孔回应。

但是,她不带感情的双瞳反过来凝视昴,背有如冰钻刺骨的鸡皮疙瘩掉满地。

拉姆又仔细说明:「村里受害,更何况在连罗兹瓦尔大宅邸工作的巴鲁斯也卷入其中,这么多事情牵扯在一块儿,是不可能不出手干涉的。」

「那、那您打算怎么办……?」

昴不自主用上敬语,拉姆身上的威压感顿时消逝,边用手指轻盈地梳理自己的桃色秀发边说:「扫荡啊──当然,也得等罗兹瓦尔大回来才行。但若罗兹瓦尔大回来的话,连一时半刻可也不需要花上。」

字字句句寄托了完全的信赖,昴毫无反驳的余地。

尽管不清楚罗兹瓦尔的实力如何,仍可从拉姆无以仑比的信任中窥豹一斑。

随后,昴又从拉姆那抢走了两颗蒸薯物才分别。

离开的拉姆走向那群内心忐忑不安相互依偎的村民们。这体贴的行为就是她的风格吧。也就是说她在这附近蒸薯吗?实在与拉姆清心寡欲的氛围相去甚远。

「但是蒸薯还真好吃。这咸度实在绝妙了。」

昴边吃抢来的蒸薯,边在村里散步。

确认身体状态的同时,也顺道探望从森林回收的孩子们是否安好。只是由于昨晚的疲劳,再加上解咒时也需要消耗自身魔力,他们就仍旧一直酣睡著,却意外收到家长们过度的感激。

说实话,反而让从未从希望被感谢的昴焦头烂额,再也没有比这更加狼狈的了,最后连装疯卖傻都没有,便害羞地仓皇出逃。

尽管因意料外的欢迎打乱了节奏,昴抹去汗水判断此行主要目的依旧达成。正要著回去一开始休息的房间等爱蜜莉娅醒来的时候,才想起还没与蓝发少女见到面。

倏然间──沐浴在腥风血雨之中,高声欢笑的鬼影自脑海掠过。

霎时间,昴不寒而栗,可并不是因为恐惧。

而是更如云泥之别般,做为一芥生物仰望上位存在君临眼前,笔墨难名的感情。那或许,们称之为「敬畏」也说不定。

从额头长出白色的角,驾驭超越类的力量一一葬送魔兽的身姿,诚如传说中鬼的形象。

在她面前,是否还能一如既往的正常言行吗?这样不安著。

「不、不、不,连对双胞胎的拉姆都没问题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如果雷姆是鬼的话,拉姆也是鬼吧──我说,这可不正是贵重的体验吗?!」

用诙谐冲淡自己恐惧,同时摇头试图切换其他记忆。

从昨晚最具冲击性的场景开始,回想起当时的气氛。更加鲜明的、将那样严苛绝境都给遗忘掉的痛快场景。

魔兽的头被铁球击碎、飞散的残躯、兽群血肉横飞的场景浮现。

「那,就算省略鬼化的部份,也只能浮现些猎奇场面。而且,呃,回想起来心情变的更差了……」

忆起血与内脏的魔宴,奔涌的呕吐感让昴按住嘴巴。

步履蹒跚地来到建筑物的尽头,蹲在草地上急促的换气。总算忍住了,安心地叹了口气。

饥肠辘辘的胃袋总算塞入翘首以待的蒸薯物。再说,那可是灌注了拉姆体贴的贵重物。浪费的话就不配拥有男子汉之名。

对勉强停下呕吐感这件事,昴自我嘉勉的大大点著头。于是,为了再次与雷姆见面而抬起了脸。

「正好在这啊!」

从草丛里,奶油色钻头发辫的少女出现了。

她认出昴的身影后向这边招手说:「有些话要说。跟我来一下……」

「呕啰啰啰啰啰啰啰啰……」

装腔做势的碧翠丝话还没说完,本该阻拦住的家伙倾巢而出将她的话给遮盖了。

「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小鬼的哀鸣意外的可爱啊,边想边又把挡不住的薯物不停地吐出来。

白色的、白色的、蒸薯永无止境的持续排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一阵骚乱平息后,昴被碧翠丝带往魔兽之林旁的房屋后边。

以前这里应该是有些栉次鳞比的自营小店家,可就连魔兽引起骚动的第二天,这一带却都没有看见半闲逛的影。

已然成为空壳的房子鱼贯而列,假如要在村庄中讲悄悄话,这里可说是合适地点。

「那么把我叫到这种地方来,究竟有什么事?」

「你这家伙明明刚刚都还不是用这种态度的,真的有反省过吗?」

「啊啊,谢谢妳帮我拍背,比较轻松了。啊!这么说来还帮过我把身体连接起来呀。」

「前者和后者都用同等感激的话,贝蒂可要稍微苦恼思考一下与你的接触方式了。」

不管哪,都是真心诚意的感激,希望对方都能率直地收下。

但是把昴那样的想法搁置一旁,碧翠丝却不同以往,视线徬徨不定,犹豫不决的用手指摆弄裙摆。

看那态度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不认为这像是在针对昴时都比较率直,直言不讳的少女应该会有的态度。这副表情或许比较像同龄的「小孩怕父母发怒」吧,可能是受到类似气氛影响才变成那副模样的。

看著碧翠丝惴惴不安的表情,昴也没有粗鲁的催促她。只是交叉双臂、倚靠在墙,静静等待她。

只是,等待的姿势没有维持很久。

昴打算静候她的决定,似乎反而让她下定决心。

碧翠丝闭上眼睛,做好觉悟后睁开双目。

「格葛也有格葛自己的考量,可是若只字不提,对你就太不公平了吧。」

格葛──她会如此敬慕称呼的除了帕克之外别无可能。

不久前才聊过天的灰色小猫浮现脑海,昴对她话中含意倾头表示不解。

碧翠丝对昴继续抱怨:「格葛现在正协助那名混血女子,所以会她为优先。对精灵来说是正确无误的,不过对贝蒂而言却是非常地不满。」

「妳,说什么……」

想说的话昴还没接下去,抢先在那之前,就像是要盖过他声音似的碧翠丝开口了。

她宣告。

「剩不到半天的时间,你──就会死了。」

Copyright © EXP 2023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最后修改时间 : 2023-11-21 05:14:10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