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二人』


「话说回来,从值班室要怎么获得联络啊。有电话之类的吗?」

「dianhua?」

两人,向着值班室走着,昴说出了突然想到的疑问。对于没有听到过的单词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的爱蜜莉娅。

「像这样,就是说能够和远处的对手直接会话的道具啊……」

「是说媒介?对话镜的话我想是有的」

「对话镜?」

「用成对的镜子,能和映出来的对手会话的媒介。作为出土品也算多的,在各种各样的地方都有利用的样子」

「酱啊。也是有着这样的手段的呐。镜子什么的,好魔法」

这么想来昴的话,还没有亲眼见过实物的媒介。媒介这个单词就是在盗品仓库的罗姆爷那个,把电话伪装成这个东西的时候偶然出现过。

「不管怎么说,这样就能和莱因哈鲁特通话的话就问题解决。看到希望了呐」

「是的呢。不快点结束回去的话雷姆就闹别扭了,不快点的话」

雷姆也是想要同行昴这次的王都周游的。不过,因为作为一行人的照顾者工作也涉及到很多方面,只能泪眼汪汪地把位置让给了爱蜜莉娅。

「嘛,虽然对雷姆不好,着也是对我来说得益的时间呐」

「……?刚才,说了什么?」

「恩不,没什么。手,牵着什么的会让人害羞呐——什么的。……那个啊,小爱蜜莉娅。从明天开始的王选……」

看着爱蜜莉娅的侧脸没有禁止或者警戒之类的神色,昴以轻松地态度说了出去。

如果能够趁着现在心情放松的时候的话,也包含有这样的打算的判断。

但是,那份话语,

「——昴」

表情消失,紫绀色的眼瞳满是忧愁的爱蜜莉娅的态度十分明确。

和使者来的那天早上,到出发为止的那段时间。数次商谈不让昴靠近的爱蜜莉娅的那份顽固。这是现在,即便到了目的地的王都也没有任何改变。

「已经说了好几遍了吧。把昴带来这里,是为了守住各种各样的约定和,昴的身体的治疗。我的事情,不用在意就好」

「这样的,肯定不可能的啊。我在这里,甚至握着小爱蜜莉娅的手……然而为什么,要坚持说别在意之类的话啊」

不知何时停下了脚步,昴把前行的爱蜜莉娅给拉住了。披着的风帽下,被隐藏起来的银发的一缕,沿着爱蜜莉娅的脸颊滑落。

从昴安看来那简直就像是,她的眼泪一样。

「我想成为你的力量啊。你觉得有困难的话,想为你做些什么。迄今为止也是……从今以后也是,这样」

「——」

表明了自己诚实的心情。昴全心全意的,打算为了爱蜜莉娅献出一切。

自觉到这是以自己心里怎样的感情为火种,燃烧起来的思念。但是,

「为什么?」

「……唔」

「为什么,昴会做到这种地步?我,不明白」

宿有着疑惑的眼瞳,爱蜜莉娅对昴的献身并不理解。感觉到握着的手,仿佛是在寻求答案一样被强烈地握着,昴不知应该说什么话卡在了喉咙。

「这是……」

「——」

「这,是……」

哪怕是自觉到自己应该说出口的想法,要把那转化为语言觉悟和勇气是必要的。

然后在这突如其来的状况面前,昴着两者都欠缺着。

在等待着话语的爱蜜莉娅前,昴结果,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走吧。不快点的话,天要黑了」

经过了一段沉默的时间,爱蜜莉娅所能允许的缓期没有了。

面对拉起手再次开始走的爱蜜莉娅,昴只能可耻地咬着嘴唇服从。

望着前行着的小小的纤细背影,对找不到应该搭话的内容的自己产生了厌恶。

憎恨着面对拯救了自己的生命,心,最让自己胸口萌动的少女,什么也做不了的这份弱小。

「——到此为止比较好呐,昴」

「——!」

在仿佛陷入了负的螺旋一样的自我厌恶中的时候,昴听到了突如其来的中性声音吓了一跳。就像是,在头盖里面直接,窃窃私语的声音进来了的感觉。

「是我啦。直接,呼唤你的心了。不用担心莉娅是听不到的」

虽然是很不可思议的听见方法,不过这个的确是听过有印象的声音。

和爱蜜莉娅契约的精灵,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的猫型的超常的存在——帕克。

看不见姿态的它的话——对着心电感应一样的东西昴动摇着。

「……唔。这个是,我的声音也能传到你哪里么」

「理解的真快呢。虽然一开始是觉得莫名其妙的东西的样子……从联系的简易度来看,也许昴和精灵的亲和性特别高呢。难怪贝蒂会那么亲近」

听着单方面的有所接受了的样子的帕克的声音,昴想起了刚才的略微烦闷的焦躁。仿佛被排除在外一般的疏远感,到现在还在折磨着昴。

「莉娅的事情的话没关系。并没有因为刚才的对话,对昴感到失望哦」

「这样的……为什么,你会知道啊」

「知道的啊。我只要是莉娅的事情什么都知道,因为了解」

关键的部分没有化为语言,帕克的那个声音充满了父爱断言道。

——回想起来的话,自己对爱蜜莉娅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

昴所知道的爱蜜莉娅是,看上去十分秀丽的美少女半精灵。有着露格尼卡王国的国王候补立场,现在在其支持者罗兹瓦尔的保护下。

诚实淳朴爱逞强老好人,为了别人的话不惜吃亏的性格,一副姐姐样却又某些地方少根筋的时候很多,除此外还像是很好骗的样子。

昴所知道的是,尽是她的这些表面上的部分。

她的里面内心,就算不说这个哪怕是想要成王的经过啊理由也,没能知道。

「像这样不管什么都窝在心里的部分,你也像是难弄的孩子一样呐」

对于自己的浅薄就算是想要在口上闭住,却没法连内心都保持无言。面对一下就能读取这边心理的澄清层的帕克,吧全部的隐瞒起来是不可能的。

「呐,昴」

不想,再自觉的比这还要惨状的自己。这样的弱小想法在拒绝着帕克。

不过,对于不是通过鼓膜而是直接在心上低语的话语这个没法实现。

对于无言着表明自己意志里某种东西的昴,帕克单方面的告知道。

「——希望不要,太让我。然后,莉娅期待了。」

「……哈?」

「希望是温柔的毒呢。就算知道那终有一天会蚀尽身体,如果错认为有手能够到的位置的话就没法不去伸手。你正是所谓,毒」

一直是悠闲的不会崩坏自己的步调的存在——对抱有帕克,是这样的印象的昴来说,刚才他的话语对于破坏这个印象已经有了足够的冲击。

「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在对无法理解的帕克的话语的回答还要先一步的是——

「到了」

拉着手的爱蜜莉娅脚步停下的比较快。向前摔倒的昴,好容易才撑住不撞上爱蜜莉娅的背。

抬起头的昴,对贵族街这种称呼的意义迟来地理解了。

景观比贫民街商业街之类的地区还要考究,就单方面来说的话就是钱的用法不用。建筑物自不用说,道路呀墙壁,维持美观的绿化带也是如此。

名副其实,上层阶级的人居住的区域。

然后目的地建筑,立在仿佛封锁着通往异世界的入口一样的唯一通道处。

给人以牢固的印象的石质建筑物,是仿佛与贵族街的华丽一线分开似得不雅。背部和外壁一部分邻接,顶上设有的平台仿佛能吧都市尽收眼底。但是,不是为了开心地看风景,而是为了监视眼下的东西这点很容易想到。

「这里就是监视王都的值班室。不过也有确认出入贵族街的人的身份,这样的工作的样子」

「也兼职着盘查和关口的人物啊。所以建在这种地方呐」

虽然理解了合理性和便利性,不过对官僚组织的建筑物有回避意识也几乎是本能了吧。

对缩着背的昴什么也没说,爱蜜莉娅走向值班室前。松开了牵着的手,想来再怎么说也是顾虑到了要分清场所的结果。对离开的手掌感到少许不舍。

而就在爱蜜莉娅,差不多就要敲响值班室的门的时候——

「——哦呀,着还真是在稀奇的地方见到了呢」

把值班室的门向外打开,从中出现了一个青年的脸。

「好久不见,爱蜜莉娅大人。在那之后,有什么异常吗?」

青年恭敬地想爱蜜莉娅行了一礼,爱蜜莉娅保持平静的脸色向青年点头示意。

「……恩,谢谢。没什么特别的变化。尤里乌斯也是,状态不错」

「能对我有印象已经觉得荣幸了。爱蜜莉娅大人也,这份美丽又上了一层」

尤里乌斯,被这么称呼的青年,说着露齿的台词称赞着爱蜜莉娅的美貌。

紫色的头发细致到碍眼程度的保养着的人。身高也比昴高处十厘米还要多,一百八十厘米左右的样子。身体十分的苗条但是没有瘦弱的感觉,应当用柔软来形容的美男子。魅惑异性的琥珀色眼瞳,又更是合适到可憎的程度。

「但是,身为近卫的你会在值班室,才少见不是吗?」

配着耀眼的装饰和龙的图案的支付。在腰上别着西洋风的细剑。然和与这个氛围相城的称谓,尽诉说着尤里乌斯的职阶。

「对士兵们的慰劳兼,街道的视察……是这样的情况。被友人委托了才移步的,觉得偶尔以友谊优先也不错。像这样去市区巡回,也能早一步先发现可爱的花朵」

一边说着,一边以习惯的动作牵起爱蜜莉娅的手,当场跪了下来的尤里乌斯。

然后他一息也不停,在白色的手背上吻了上去。

呆呆的,看着这一连串的流程的昴。感情慢了一拍沸腾了起来,对那触到了昴的逆鳞的可恨行为想要跳出去开婊。

但是,对与混乱着呼吸想逼近尤里乌斯的昴,爱蜜莉娅用手掌制止了。

「谢谢,尤里乌斯。不过接下来虽然有些唐突……稍微有点要事,想要和城那边获得联络」

「啊,难怪来访值班室。……要事是,和那边的他有关系?」

听了爱蜜莉娅的申请,尤里乌斯的声线降了一调望向昴。

对于那轻蔑的视线感到不爽,昴带枪一样地瞪了回去。

「——与服装相左的品性和态度。不是对初次见面的人应有的态度呐」

「感谢忠告。我也给你一个忠告。这样的衣服吃咖喱乌冬的话,汤溅上去会很显眼的所以还是别穿比较好」

「这还真是多谢特地忠告。如果有机会的话,就放在心上吧」

绝对说不上是友好的互相微笑,昴理解这是完全合不来的对手。尤里乌斯也是同样的意见吧。他完全无视昴再次转向爱蜜莉娅。

「那么,带您去对话镜的地方。本来的话像这样杂乱的地方,带爱蜜莉娅大人去着实有所顾虑」

「这样的不在意也行,带路拜托了」

「那么,请向这边」

尤里乌斯带着路回到里面,昴哼鼻着踏出了脚步。

但是,在那之前爱蜜莉娅仿佛挡住路一样回头了。

「昴在这里等着」

「……哈诶?」

面对呆住的昴,爱蜜莉娅那长长的睫毛颤抖着低下了视线。

「其实是想要你来的,不过尤里乌斯不会有好脸色的样子所以等一下吧」

「这算什么。比起我更在意那家伙的心情啊。那样,碍眼的家伙的」

「不是这样的。不是说尤里乌斯心情不好的话怎么样,是说肯定会让昴觉得讨厌所以不想这样。拜托了,理解一下」

「讨厌的话已经很觉得了。那丫的,竟敢若无其事地舔着小爱蜜莉娅可爱的手……!」

加上坏印象补正,在昴的心中尤里乌斯的变态性不断升华着。

就算除去这点,如果可以的话,不想再让那个男的和爱蜜莉娅接触。

当然有对尤里乌斯的警戒心,不过昴心中的男子心更是这样拼命地叫道。

「不会拖得太久的,所以好好地等着,拜托了」

虽然用着温柔的说法,不过这里被再次拒绝的感觉更加重。

把彻底的从自己的事情排除在外的爱蜜莉娅。但是,害怕因为深究而被讨厌的昴,也再次只能闭上了嘴。

「……我,超怂啊」

这自言自语,在在两人之间像是要挡住一样猛地闭上的门前散去。

踢着石子,一边在入口处离开一点的位置等着爱蜜莉娅归来,昴把自己除了自我厌恶什么也不涌现的思考暂时切换,想起那个碍眼男的事情。

「那家伙确实,被说是近卫什么的来着」

如果昴的认知正确的话,那个单词是表示了近卫骑士的地位。骑士团之类的如果存在的话,近卫骑士就应该是王族直辖的部队了。但是,在王位空缺的现在他们在王国的地位是怎么样的呢。

「说是王族全体病殒,来着。负起没能察觉到这个异变的责任,近卫骑士团的艾利特一群人一起被处分。家族破败流浪街头……不,全员都这样太可怜了,怎么着也得是让只有那个碍眼混蛋受到教训的展开……」

做着阴暗的想象想让心情畅快,不过像这样这样那样没法不顾虑到底是谁的影响呐。

以前的昴的话,对于发生的不顺心的不平衡与不满应该是无视对象的。脏口骂天,对于口吐焦躁的内容应该是什么也不考虑的才对。

没法这样,变得在好的意义上开始在意门面了一定是以为来到了这个世界。

与正直地活着的少女接触,想要有就算被她看到也不会觉得羞愧的活法。

模糊的想道——但是,自己多少也有些改变了吧。感觉没什么自信。

「——恩?」

陷入思考的昴突然,对于视野边缘略过的违和感皱起了眉头。

那是只有一瞬间,随意地向市场方向的道路望过去的时候的事情。看到了身着色调鲜艳的衣服的人,横穿过道路。

只是进入视野一瞬间就强烈地烧染上的耀眼的红。即便是这样,如果只是单单路过的话,也不会那么牵引着昴的意识了。

不过不是身着洋服的少女,被衣衫褴褛的男人们拖到小路里面的场面的话。

「刚才的事……虽然觉得不可能,该不会是这样的场面……?」

在卫兵的值班室前的大胆犯罪——这么想道的不过,这就是所谓的眼下黑吧。

看到的是从值班室的死角位置,因为闹别扭的昴进入了建筑物之间的缝隙所以才能发现的偶然的瞬间。

「先不管在狭小的地方才能冷静下来的习性居然起到了作用,马上去卫兵那儿——」

去叫人,这么想的时候,昴的判断由于了。看到的东西其实还不能确定是犯罪。变成误报,的可能性也十分大。

再说,现在的昴对值班室,抱有十分强烈的单方面的反感。

「有会因为是误报给爱蜜莉娅添麻烦的可能性。确认了以后再来,也不迟」

说着像是这样的借口,昴往值班室,送去了一次视线以后向着小巷走去。在这等着,对忤逆这句话感到了罪恶感,但是在这之上驱动着昴行动起来的是的是使命感和,对尤里乌斯对抗心。

「——你丫的,臭娘儿们!你玩儿我呐!」

然后在进入小巷的时候立马就听到的怒吼,昴确信了自己对看到的东西的判断没有出错,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Copyright © EXP 2023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最后修改时间 : 2023-11-21 05:14:10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