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现实』


对浮现着无理解的昴,仿佛理解般投来话语的狂人。

仰天的培提尔其乌斯,就仿佛祈祷一般握着双手念着什么。

只有这个举动是,看上去洋溢着与司教之名相应的品格般的滑稽。

「——哦呀啊?」

结束了短暂的祈祷的培提尔其乌斯,注意到了什么而回过头。他视线的前方,在洞窟内持续浮现出的是本应消失在外的影子们。

仿佛从地面长出来一般出现的影子,其数量足足超越了十个。影子们当场跪下仰望培提尔其乌斯之后,仿佛等待指示般垂下了头。

「什么事呢?」

「——」

「怎么会,少女居然来了吗?啊啊,你们就是因此回来的吗。这真是妙!十分妙!务必,务必务必务必务必,容许欢迎。必须由我亲手,来欢迎!」

培提尔其乌斯跃动着喜色。其语言的意义没能传达。

但是,昴就仿佛发热了一般开了口。只能漏出呻吟的口,却被内侧涌上的不明所以的感觉所引导。但是,

「——」

口中,简直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塞住了一般发不出声音。

这和恐怖,或是除此以外的感情所堵塞的感觉又不同。是更明确的,物理性的干涉导致地被堵上嘴的感觉。对着仿佛被看不见的手掌抵住口的闭塞感昴瞪大了眼。回头的培提尔其乌斯咯咯地嗤笑着。

「嘛,别那么焦急……时间还有」

咯咯,咯咯地,培提尔其乌斯的干瘪笑声在洞窟内回声着。

这声响,这敲打着耳朵的不快鸣动,让昴即便口中的闭塞感不见了也没能构出任何东西。只是,仿佛被禁止哭笑一般,沉默了下来等待变化。

——所期待的变化,在此之后的一个小时之内就到来了。

影子们一成不变保持沉默跪着。培提尔其乌斯在他们之间无言地Z字来回走着,只有脚步声和昴荒乱的呼吸在振动着大厅的空气。

最初,抬起头是离通向大厅的回廊最近的影子。

仿佛被那个人的举动带动,接着狂信者们也抬起了头。注意到影子们的动作的培提尔其乌斯也,同样的望着洞窟的入口嗤了一声。

浮现出了会让人认为嘴角裂开了一般的,欢喜表情。

「似乎来了,呢」

培提尔其乌斯那被喜色所装潢的低语,被回响的爆炸声给盖过了。

可怕的质量被炸弹般的威力击碎,被破坏的声音剧烈地摇动着洞窟内冰冷的空气。连锁的声音通过坚硬的地面甚至传达到了倒地的昴这边,入口被暴力地敲门给击溃了在场的每个人都感觉到了。

影子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低下手中从怀中取出十字架摆好架势。

对于在里面随意来回动的十几人来说,即便是存在着大厅的这洞窟也只能说是狭窄了。在仅有学校教师两个大的空间内散开,准备着对袭击者的对应。

跳跃,奔跑,不管做什么都不管宽广。然后这,对数量劣势的乱入者来说是有利的条件。

「——找到,了」

呼啸着飞来的铁球把黑影一齐扫荡,墙壁上出现了好几处红斑。最初的一发就屠杀了三个影子的铁球,是把碰到的声音连根拔除的必杀武装。

没有回避以外的选择,但这在狭窄的洞窟内也很难。

落到地面上的铁球击碎岩面,涂上了血与肉片的荆刺发出低沉的声音削过地面。向前踏步的少女的青发被染得发黑,灿灿闪耀的双眸环视着大厅。那眼瞳发现了到底的少年,嘴唇颤抖着小小吸了一口气,

「太好了,昴」

呼唤着昴的名字,一脸安心肩膀放松了的鬼——是雷姆。

那身子过于凄惨,如实如切地表明突出着壮烈。

她全身无处不染血。青发也被染黑得瘆人,围裙礼服也被烧焦地不成样子。从破开,撕裂的裙子露出的双腿上刻着无数伤痕,左臂更是负者目不忍睹的凄惨烧伤。

血与死的气息缠绕着全身,即便如此雷姆还是对昴露出了坚强的微笑。

「啊啊——何等,美妙的事物啊!」

然后,在雷姆如此的凄惨模样面前,培提尔其乌斯发出了喝彩。

他连自己的麾下就在眼前被雷姆所杀的事情都忘记,倒不如说把那些也当成了自己激情的材料般,兴奋着不禁出声称赞。

「少女啊!单独一人的少女啊!受到如此的伤势,前进着!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这位少年!为了救出被宠爱的少年到达这一步的你也是!被爱所附身,为爱而活着!」

「客套话就算了,魔女教徒……」

仿佛挡在昴与雷姆之间站着的培提尔其乌斯,嘴角冒泡地叫着快哉。雷姆更加冷淡地看着这个狂态。

「你就是梅瑟斯领的领主,未经罗兹瓦尔大人许可在领地制造反乱的愚痴者群体。雷姆代替不在场的主人,降下诛罚」

「就以这样破烂不堪的样子吗?还请不要把做不到的事情说的好像做得好一样呢」

跪下来,培提尔其乌斯吧昴的头拉过来,抬起他的头。培提尔其乌斯就那样愉悦地抓着头发,上下动着反抗着的昴的头。

「……动」

「什么?」

「我在说,别给我动那个人!!」

对培提尔其乌斯的妄行,雷姆的表情上瞬间染上了暴怒。

看着完全舍弃冷静的鬼的表情,培提尔其乌斯满足的嗤了一声。

「对,就是这个。暴露出来的本音,暴露出来的心,暴露出来的爱!爱!爱!是爱!是爱,把你引导道这里来的!否定这点也是,隐藏这点也是,伪装着谋求这点也是,全部都是对爱的背叛!侮辱!啊啊,是怠惰!」

「尽说些听不下去的无聊话……」

「刚才的叫声真是妙。那才是你的真心。你把所有的不纯物全部除去,纯粹只是靠着思念着这个少年的感情赶到这里来的!」

对保持着怒容,陷入沉默的雷姆培提尔其乌斯追击道。他那疯狂的双眸仿佛洋溢着慈祥的光芒般望着雷姆,然后视线落向手边的昴。

「因此才可惜。像你这样的爱的信徒……为何会固执于这样的家伙呢。这假装着丑态,狂态,蒙昧的惰弱……这正所谓是,怠惰的所为!」

「你知道昴的什么!别给我说些随便的话,魔女教徒!」

「专情的真心并不认同吗?这个少年,你所爱的对象……早就已经不在,已经结束了」

「还没有结束!雷姆还在。雷姆不会忘记昴的话。雷姆会拉着昴的手,会一直跟着。只要雷姆还在,昴就不会终结!」

——这与编出来的安慰不一样,这是阐述雷姆心中坚固的真实的话语。

「——」

昴的胸中似乎发出了什么声音。有什么,然而却不明白说了什么。

在拒绝的海洋中发现变化的昴前,浑身是伤的雷姆跳起了身。

追着飞起来的雷姆,保持沉默的影子也跳上了空中。踢着墙壁,两道影子追着雷姆。溶于黑暗中的十字刀刃,嗖地逼近过去穿刺娇小的少女。

「别挡在,雷姆和昴中间!」

挥出的右臂是卷着铁球锁链的小手。弹开十字架发出尖锐的声音,顺势殴向影子的脸重重打凹了进去。另外一个影子被弹开刀刃同时试图缠上去,然而却被迟来的旋回来的铁球轻轻击碎了后脑勺。

两个尸体一起落下,雷姆在大厅的中央——狂信者们的正中间落地了。

「——艾尔・修玛!」

再被四面八方影子们准备的刀刃撕裂前一刻,雷姆吐血般地喊道。

随着咏唱冷气迸发,雷姆脚下躺倒的尸体跳起。不对,是从尸体中溢出的鲜血冻结,红色冰刃的尖锐尖端指着周围的影子。

黑影们就那样保持着飞扑,反而被穿刺了。身体被刺穿停下了动作的影子,雷姆用拳头和铁球毫不留情地打碎了。

「真是美妙。真是美妙的!你是无价地美妙!然而为何!啊啊,为何!不能接受爱!不承认!不倾诉!不化为语言的话,就仿佛捆住云一样无法得到救赎!然而,这是为何!」

「请不要说些轻佻的话!救赎的话雷姆早就得到了!在那个夜晚本应失去的东西,在那个早晨以无上的形式!所以!」

排开狂人的声音,雷姆的眼瞳直直贯穿着昴。

「对得到的一切,雷姆即便加上一切也会还上。对这样做的感情,想这样做的感情,没有让你加上那么粗显的名字的打算!」

留在大厅的影子数量大概有十五名。已经有将近半数在雷姆的攻击下丧命了,剩下的数量也不像能阻止无双的雷姆。

雷姆的优势无可置疑。『鬼』这个物种的强大是真货。

然而,为什么呢。

「啊啊,啊啊,啊啊……」

捂着脸,望着沉没于暴虐的信者们,培提尔其乌斯吐出炽热的气息。

随着这个姿态不是在悲叹,恐怖,不安里动摇,而是纯粹的出于兴奋这一点传达过来不安增加了。

在培提尔其乌斯的身边,昴望着暴走的雷姆的战斗。

这个光景的意义,她战斗的理由,满满地浸透着大脑。

不明白。不想明白。不尝试去明白。

但是有传递过来的东西。面对流着血,负着伤,即便如此还持续战斗的她的身姿,胸中有股冲动涌了上来。

若是说出这份不安的话,或者说不得不这么做。

但是,这么做的话自己就很容易失去自己。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呢,不得不面对了。

过于害怕这点,优先可怜自己之余,昴——。

「大脑在,颤抖」

这么说着,培提尔其乌斯站了起来。

摇动着黑色法衣的下摆,培提尔其乌斯悠然向前走出。

其手中与信者们不同,什么也没有带。别说没带,完全就是随意地晃着手,轻松地向前走去身姿中完全看不出战意。

只有皮骨的身体,看去与强大无缘的举止,态度。

注意到上前的培提尔其乌斯,又一个人,打倒了黑影的雷姆跳了起来。从天花板倒挂而下,盯着眼下迫近的培提尔其乌斯。

刹那之后,弹出的雷姆一击就粉碎了培提尔其乌斯纤细的身体。

但是,然而,为何。

如此的,被不祥的预感挠着心头。

「从昴——!」

是想说离开的吗。雷姆的这个声音后续没能进入昴的耳朵。

但是,这个声音决定性的动摇了昴的心。

雷姆自身,也应该不是特意选在这个时机的。

出声也不是在叫昴。

只是,少女一再拼命的喊叫,解开了昴凝固的心。

「——唔」

嘶哑的声音从喉咙内挣扎而出。

着无意义的单词碎片上,想传达的感情连一毫都没有带上。然而喘着气,抬起头,昴那涌起的感情随上了短短的话语。

「……雷姆」

这是仿佛悄悄话般的弱小声音。几乎让人不知道这声出口的名字是带有多少分量。

「——啊」

然而,明明是仿佛闪现一般的细小声音。

是似乎就会随风而逝的微小声音,只传达给了她吗。

抓着天花板,被血染湿的少女表情微微地带上了温柔的感情。

嘴角真的是柔缓了少许,映着昴的眼瞳中闪耀着欣喜。

「昴——」

从自失回到现实的昴的名字,被雷姆清楚地叫了出来。

然后

——全身一瞬间就被撕裂的雷姆,那身体摔落到了冰冷的地面上。

「……啊?」

看到雷姆落下的身体处血液扩散,昴失声了。

雷姆那趴在地上的躯体,被破坏的惨不忍睹。

是几乎让人觉得踏入洞窟的时候负伤还算可爱的程度。四肢全部往不同方向弯曲,仿佛被巨人的指尖拧断般的伤痕发生了胴体的上下各处。

然后,把雷姆的身体以压倒性的破坏蹂躏了的是,

「『怠惰』了的机能——」

低语的培提尔其乌斯眼前,手脚被破坏的雷姆身体浮了起来。看上去不像是魔法性的干涉。也不是被谁抬起来的。

即便如此雷姆的身体还是浮在空中。就像是被从下方伸出的手抬起来的一般。

「——是,不可视之手」

回头,让雷姆的身体浮在身后的培提尔其乌斯双手举到眼前。

雷姆的周围,在手够到的位置谁都不在。没碰到。异常的光景。

「往够不到的位置够到手,以动不了的身体做成什么。用怠惰化的身体穷尽勤勉——啊啊,对我身的『怠惰』,大脑在,颤抖着,感觉,着!」

呆然地望着已经无法动弹的雷姆的末期,昴发不出任何声音。

瞪大眼睛,连呼吸也忘却,昴的世界再度丧失了几乎要抓住的现实感。

意识陷入黑暗,仿佛落入了无底的深穴不断降落般——,

「逃避,是不允许的」

逃避现实,被眼前粗暴地抓住刘海让其抬起头的培提尔其乌斯阻止了。

拉回因疼痛与冲击而皱起脸的昴,培提尔其乌斯把自己的身后的东西摆了出来。

不管被金属器具割裂肉,流出血的昴将其脸固定在了正面。

「看吧,请看,看着。少女已经死了。为爱殉情了。压下伤势战斗,对抗着恐怖上前,没能完成夙愿终结了」

「唔啊,啊……」

「看着。刻进骨子。你,所谓行动的结果」

「——啊?」

雷姆浮游着的身体,被完全挤入锁的范围内抵到昴的脸前。即便如此仍旧把挣扎着的昴踩在地上,把脸用双手拉了起来。

浑身是血的雷姆被曝眼前,被狂人那腥臭的气息所埋没的昴喘着气。

「这是你行为的结果。你什么也没做成,只是『怠惰』。因此少女死了!是你,杀了的!」

「……你」

「我的手臂!我的手指!我的身体!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你你你噫……杀死,的!」

歌唱般喋喋不休地,培提尔其乌斯用异能的力量玩弄着雷姆的身体。

改变着躺在空中的雷姆的姿势,雷姆的身体仿佛牵线木偶一般手脚耷拉着。那被扭折的手脚,在狂人的兴趣下舞动着。

「……住手」

低声地,发出了仿佛撕扯着什么一般的声音。

昴的眉头和,雷姆那被玩弄的身体肌肉因无法忍耐这非行断裂了。

「好痛好痛好难受好难受好痛苦好痛苦救救我救救我……啊啊,昴?」

粗鄙的挑拨。低次元的煽动方法。狂人玩笑着蹂躏着雷姆。

她的尊严,在眼前十分轻易地被愉悦侵犯了。

这是,这个光景是,这能让人忘却错开目光的丑态光景是,

「——培提尔其乌斯啊啊啊啊!!」

对害怕面对现实的昴来说,漂着甚至能让人取回自我的腐臭。

伸着头,试图去嚼碎就在近处的咽喉。但是,被枷锁阻碍着犬牙有些无法够及。向前,脸面就那样顺着气势摔在了地面上。

流出了鼻血,摔断了门牙。俯视着昴,培提尔其乌斯幸福般地嗤道。

「啊啊,似乎终于能呼唤名字了呢,着实无限感慨呢!」

「杀了你,杀掉你……杀了你,杀了你,要杀了你。杀掉你。杀掉你!杀了,杀了……去死,让我杀了你,去死,去死,去死啊啊啊啊!」

「为了活着而憎恨某人,对他人的强烈感情和爱是表里一体!啊啊,何等扭曲美妙!我也,指尖也,就是说有更精进勤勉的价值了呢」

「杀了你,杀了你丫的。雷姆,被你,杀了。杀了你,杀了你,让我杀了你。啊啊!杀掉你!杀了你,杀了你!去死吧,你丫的!你这混蛋,啊啊!去死啊啊!」

唾沫横飞,诅咒四散,嚎着怨恨的怒吼。

就算手臂粉碎,就算腿脚粉碎。

现在,就在这里挣脱枷锁,能杀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话就无所谓。憎恨,憎恨,憎恨得停不下来。必须死。不能让他活下去。

这个男人确实地,现在,在这个瞬间,不得不死。

「这里也脏的差不多了,差不多到了分别的时间了」

在激烈地舞动着全身的昴身边,狂笑消失了的培提尔其乌斯唐突地说道。他招手召集幸存的影子,手指着几近崩塌的洞窟入口。

「放弃这里。无论指尖残数如何,你们先作为左手继续履行职责,与其他的五指合流。——试炼的实行日期,与计划一样」

「去死!给我去死!去死,去死,给我去死啊啊!」

迅速地做出了指示,培提尔其乌斯一拍手。影子以此为信号消失,融入了洞窟的更深处的黑暗中。像这样,洞窟内生命的气息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了。就连剩下的培提尔其乌斯,也移步向入口悠然地离去了。

响亮的鞋音回响在岩壁下,对着远去的背影昴尽数吠吼着咒杀的话语。

「等下,混蛋啊啊!杀了你!杀掉你!在这里死啊!现在,去死!快死!快去死!去死!去死!!」

「哎呀,差点忘记了呢」

杀意的惨叫放到这个狂人身上,也不过是被轻松地喊住了一般的反应。回头的培提尔其乌斯对瞪着自己的昴一点头,双手交差放置自己胸前。

「你的立场,真的不明白。因此,判断就请允许我遵从御意了」

咕隆地,仿佛切断的势头狂人的脑袋倾倒了九十度,浮现出了阴惨的笑容。

「被锁着手脚放置着,等待你的只有死。然而,假设若是在这个地方你被带上福音的话,你应该就能获救」

「滚你一脸!现在马上去死!五马分尸!全家爆炸!给我粉身碎骨!」

「得救了的话你就是同志。不行的话就只是路人。很单纯明快吧?」

好主意,培提尔其乌斯几乎就像是在这么说着一般明朗地陈述着,这次真正地背向了昴。那脚步就仿佛将昴的脏话诅咒当成微风一般。仿佛,跨过细雨过后的午后积水一般跨过血滩,就那样一派轻松没有停步。

本来的话应该是就那样,培提尔其乌斯对昴的愿望毫不理睬地消失姿态的吧。然而,没能这样。沉重的水声,把他的意识引向了一边。

「——啊啊」

望向出声方向的培提尔其乌斯,看见瘫倒在那里的蓝发少女正了正色。忘记了仿佛人偶一般游戏过,注意到了这在离开前一刻偶然出现的存在。

——这是毫不夸张的说,也是与人偶同样的对待。

「你也是爱的信徒。是这样,是这样呢。你,很努力了」

停下脚步的培提尔其乌斯摆正雷姆尸体的姿势,摆成了十字架的动作。这个声音称赞着就在数分钟前她的行动,认同了。但是,

「你为爱殉情了,拼尽全力与自己的宿命抗争了。然而,思念没能传达便消灭,爱无处可去,夙愿没能达成漂流于虚空……」

称赞一下转变,话语化为了对雷姆行为无为的悲叹,狂人的脸颊嘲笑着扭曲着。

「啊啊,你……是『怠惰』呢!」

前所未有的,侮辱了名为少女这一个人的存在。

「——!!」

咆哮,惨叫,在洞窟中猛烈的回响着。

几乎要堵住喉咙的愤怒,几乎无法化为话语的激情,几乎要流出血泪的遗恨,让菜月・昴发出了不成人的声音。

听此,培提尔其乌斯仿佛沐浴在最高级的称赞中般嗤笑着。

咯咯,咯咯地。

「————」

步子没有停止。

让那背影停下是自然,让那呼吸停止也无法实现。

咯咯,咯咯地,笑声无时无刻无时无刻都能听到。

即便培提尔其乌斯已经不在,即便诅咒的话语无法传达,即便洞窟内的照明一齐关闭,与尸体一起被抛弃在黑暗中,也没有消失。

咯咯,咯咯地。

咯咯,咯咯地。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Copyright © EXP 2023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最后修改时间 : 2023-11-21 05:14:10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