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的威胁』


——嘲笑声传遍了利法乌斯街道。

以巨大的身躯在空中遨游的白鲸,全身张开的小口释放出不和谐音。

它口中所放出的咆哮,原本就具备着撼动大地的破坏力。但是,从这参差不齐的众多嘴中所发出的声音,却仿佛在摩擦着风一般扭曲失真,令人不快。

并非冲击着鼓膜,而是仿佛在用针挑动脑髓一般的不快感。

在白鲸发生可怖变化的同时,昴也感觉到了风向的改变。

受到了如此猛烈的抢先攻击,还加上了以威尔海姆为首的讨伐队与佣兵团的密集火力。白鲸所受到的伤害绝不会少。

总火力足以让昴死上数百次还多个零头了,即便是要用更接近魔兽的比较对象,那么沃尔加姆在这样的攻击力下也足以被歼灭十次。

一直滞空承受那些攻击,甚至受到了失去单眼的伤害。

还期待着就算无法决出胜负,至少能够得到打落到地面的战果——,

「糟糕,雾……!」

不断发出尖叫声的白鲸,那无数的口中喷射出了『雾』。

大范围地扩散至街道,从天而降的雾向四处侵蚀。视野缓缓地化为雪白,魔石的『驱夜』效果也渐渐淡去。

——『雾之魔兽』,展现实力。

视野开始变差,在迷雾笼罩的平原上,讨伐队的配合开始脱节。

最重要的是,白鲸的存在本身,不正是仿佛溶于雾之海洋似的地消失着吗。

「骗人的吧……!?」

「——昴,请把命交给雷姆!!」

对目睹巨体消失而动摇的昴,雷姆叫道。作为对那呼声的回答,昴用双臂紧紧地环抱住了雷姆的身体。

地龙服从着雷姆手中的缰绳的动作,猛地转身,在地面上疾驰起来。

刚才还在身边的菲利斯,也同样掉过地龙的头奔向雾的深处。既然白鲸进入了战斗状态,那么反击必定会到来。当然,也无可避免地会出现负伤者。

若是变成那种状况,那里就会有着被称为『青』的最高级治愈术师的他的任务。

然而,

「全员,后退——!!」

怒吼从雾的深处传来,阻止了试图奔入白色海洋的众人。

听到的是库珥修的声音。

昴「怎么了」地抬起了头,但就在那之后。

「唔哦!?」

地龙在骑手瞬间的判断下改变了前进方向,身体被离心力甩向左边。前方,同样紧急转向的菲利斯的地龙则是奔向右边,与昴他们兵分两路了。

然后,在倾斜的视野边界,出现了压倒性的可怕景象。

「——喂喂喂喂!?」

就在他们分开之处的正前方,浓密沉重的雾气一口气涌了过来。

雾气以大浪之势袭来,回避若是有一瞬间的迟疑,就会连地龙一起被吞没了吧。

「不过是个雾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若是没见过实物的话或许只会一笑而过。但是,若是在极近的位置看到『雾』的那份异样的话,就对谁都说不出这种玩笑了。

被雾气拂过的平原地面溶解似的缺少了一块,路面随着雾气消失得无影无踪。

若是被那雾完全吞没的话,就连人体也无法逃脱同样的末路。

「要是被那种东西吃下去的话……!」

关于白鲸所产生的雾的威胁,昴自认为在事前的作战会议上已经听的足够多了。但是,实物远远超出预想。

「这就是真正的『雾』……」

被称作『雾之魔兽』的白鲸,其『雾』的性质大致分为两种。

一种是像这样覆盖整个街道,为了扩大自己游泳区域的扩散性雾气。

然后另外一种就是刚才,在眼前让大地消失得一点不剩的消灭型雾气。

到刚才为止都未曾表现出来过的攻击手段,就是后者那伴随着破坏的消灭型雾气。然后其威胁,一目了然的破坏力自不用说,但并不仅限于此。

那是——,

「嘿—!!」

全力一击,勇猛的声音驱散雾气,眼前的白色突然间一分为二。

从雾气中奔出的是,伫立在白色地龙背上的库珥修。恐怕是利用了无形斩击的超远射程,把连通远处的迷雾都斩了开来确保视野了吧。

库珥修在地龙上胡乱地擦拭着沾汗的额头,吐出紊乱的呼吸。以在这散去的雾气中心的库珥修为标记,四散的讨伐队迅速开始聚集。

各小队集合起来,库珥修环视着他的部下,

「——有多少人被打倒了?」

「我队队员数十二人——少了,三人」

「……谁被干掉了」

「无法得知……!」

面对库珥修的焦躁感,那位壮年男子摇着头挤出了声音。

那本该是,令人费解的对话的。

把握着队员数目的小队长,却报告想不起脱队队员的名字。

不可能会有这种蠢事。但是,

「这里有十四人,脱队一人」

「我队是两人。同样不明」

「六人……万分抱歉!位置太突前,没能避开雾……!」

相同的报告一个接一个,无论哪个小队长都无法给出消失同伴的名字。

这种异常事态,才是白鲸所放出的『雾』的真正威胁。

「消灭的,雾……!!」

战栗袭上心头,昴牙根打颤着嘀咕道。

如字面所说,被『雾』所吞没而消失的存在,会连其存在相关的记忆都从这个世上抹去。

「有谁消失了吗」,即便这个事实留下了,其存在也不会留在任何人的记忆里。

库珥修为每小队安排十五人的意图就在于此。

若是『雾』让小队发生了人员缺失的现象,就连是谁被干掉了都会变得无从知晓。为了即便在如此情况下,也能掌握住人员缺失的事实,才让小队的人数保持一致的。

——昴体会到了在以前的循环所品尝到的,那份阴森恐怖的来源。

在街道上同行的行商奥托,完全忘记了被白鲸给干掉的同行,以及为了阻止魔兽而留下断后的雷姆的存在。

那时还以为是奥托因为过于恐惧,而抛弃了不合理的记忆,但如果说是受到白鲸的『雾』的影响的话,那就说得通了。

在雾里消失的同行商人与雷姆,他们的记忆从那个世界消失了。

就像是回到公馆的时候,就连双胞胎姐姐拉姆都会忘却雷姆一样。

现在也是,再次发生了同样的事情。而且明明是这样,又再一次——,

「只有我,还记得……」

木然地,昴将这毋庸置疑的现实说出了口。

就像是昴在那个循环里,没有忘却消失的商人,以及为了让昴逃走而牺牲的雷姆一样。还是只有昴记得。

在库珥修旗下聚集的小队长们——其中有两张面孔,变成了别的人。

被消灭的『雾』所吞没,原本的小队长消失了。队员们的认知被替换成了这位换上的第二任才是小队长的事实,这突兀的配置变换谁也没有察觉到。

在这种异常事态面前,昴明白了白鲸其实是和『魔女』相同的异样存在。

被众人所遗忘的事物,菜月・昴却仍旧能够记住而不忘却。

这与只有昴所拥有的『死亡回归』,想必不是毫无关联的。

「既然已经潜入了雾里,那家伙会从哪边攻击过来也无从得知。密集在一起也差不多是个下策了。——散开,使用退魔石」

环视着讨伐队的各位,库珥修简短地结束了会议。

姑且不论众人接受的指示,昴注意到威尔海姆和里卡多并不在此处,顿时瞪大了眼。

该不会,连那两个人都被消灭了吧。

「回来了吗,威尔海姆」

但是,昴的这份焦躁,被从迷雾深处归来的人影给消除了。

破开浓雾现身的是,浑身浴血,模样惨烈的剑鬼。威尔海姆甩着剑上的血迹,又随手拭去脸颊上的血。

「冲的太前了。——伤亡呢。」

「合计二十一人……有一个小队差不多全灭了。那些被打倒的人,就连让人铭记他们的功绩都做不到。」

雾所带来的消失,是如字面所示的对存在的抹消。

那些人们的足迹全都从他人记忆中被消去,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只有空白。

若是那样,至今为止确实存在的羁绊、感情与爱到底消失到哪里去了呢。

放眼望去,在威尔海姆的身后,狮虎成群出现,跨坐在大型狮虎上的里卡多与两位副团长的身影也在其中。看来与威尔海姆同样,与白鲸缠斗的那批人反而伤亡不大。

「麻烦的雾出现了呐。退魔石是稀有品,数量有限。……搞错了使用时机的话,就完了呢。」

「再来一次同样的集中攻击的话,应该就能打到地上来了。既然已经失去了敌影,那么至少为了避开偷袭现在就该是第一次使用的时候吧。有异议吗。」

库珥修的判断得到了全员赞同,她的视线转向菲利斯率领的支援队。

「菲利斯,用魔石炮把退魔石打上去。只有两次的份。要慎重地使用,呢」

「已经准备好——了。无论何时,谨遵主命。」

面对拍着胸脯的菲利斯,库珥修点点头,然后在重新开战前再次望向全员。

「现在开始就是关键!我们的攻击对白鲸是有效的,留在诸卿手中的手感就是证明!那家伙确实很强大。而且来历不明。在最坏的情况下,我们的死或许不会留存在任何人的记忆里。但是!」

库珥修拔出腰间的卡尔斯腾家的宝剑——虽然对于能空手放出斩击的她来说,或许是多余的——举向空中,高声道,

「即便是为了无法为墓碑刻上名字的死者,即便是为了在未来的世界会被白鲸的雾威胁的弱者,我们也必须付出牺牲,将其讨伐!——跟上我的步伐吧!!」

「——哦哦!!」

每个人都将武器举向空中,同声高呼。

高涨的士气让雾气都为之颤抖,残存的战意也被引燃爆发。

「退魔石,发射!!」

在库珥修的号令下,菲利斯所指挥的成员一同抬起魔石炮的炮口——之后,伴随着爆炸声,将魔石打上了空中。

「雾,散开了——!」

在空中碎裂的魔石放出光辉,一口气把覆盖视野的白色雾气驱散了。

不过,并不是将充盈平原四方的雾全部消除。最多只能将雾的浓度降低,不过是把「难以确认视野」的状况给消除了而已。

但是,即便只是如此,效果也已经十分充足了。

——白鲸的『雾』,似乎是它所持有的莫大魔力变异而成的产物。

也就是说,白鲸以意志将散布的魔力可视化,从而形成了『雾』。

然后退魔石——其原本的效果,就是将周围的魔力强制性还原成无色魔力,属于无效化效果一类的魔石,就是这种力量把『雾』的魔力无效化,然后驱散了。

虽然包含着「若是退魔石的效果太强,很容易连同这边的魔法攻击的威力也一并减弱」的赌博成分,但是就现在雾的残留状况看来,似乎没有担心的必要。

「还不足以把雾全部消去,吗」

「相对的,这边的魔法也没有受到影响。雷姆也是完美状态」

微微点着头,额头的角发着光的雷姆回答道。

周围产生的魔力漩涡,正是雷姆再次开始提炼魔力的证据。

「——好!怎么能在这里退缩。到现在为止还没发挥过任何作用呐。也差不多该是我们出场的时候了吧!」

「是!走吧!」

雷姆操作着地龙的缰绳,配合它的嘶吼,昴坐正了位置。

在迈开脚步的地龙身上,昴搂紧雷姆的腰,在雾气稀薄的上空寻找着白鲸的影子。

以库珥修为首出击的讨伐队,也各自散开去寻找那巨大的身影。不知何时战斗会再次开始的紧张感,让昴突然喉咙发干。

白鲸依旧不见踪影。

这与在战斗开始前,等待白鲸从夜空出现时的感觉很相似,

「——雾」

突然,不祥的预感划过了昴的脑海。

并非有什么确凿的根据。

退魔石的效果,以及那效果下魔法的运用。作战前一次次的会议,再加上从前的循环中与白鲸遭遇的经验,这份不安突然就涌上来了。

留在大气中的,是扩散型的『雾』。

是『雾之魔兽』白鲸用于扩大领域,扰乱视野的的得意技。事先就知道的情报仅此而已,能够断定这份恐惧的理由就只是这样吗。

但是,在这份疑问于脑海中成形之前,

「————!!」

雾气变薄的利法乌斯街道上,传遍了仿佛被挤压着的叫声。

「咋了咋了咋了咋了!?」

尖锐的嗡鸣好似女人的悲鸣,汹涌而来的憎恶情绪令人不禁捂住双耳。这与咆哮和嘲笑有着次元级差距的憎恶感,传遍了雾气扩散的平原。

「刚才的是……」

正试图把疑问说出口的时候,昴注意到了。

缠绕在身边的『雾』,正溶解似的侵入着自己的身体。

然后——,

「呀啊啊啊——!?」

最初发生异变的是,与他们并行的骑龙小队。

无法想象这是正常人发出的声音,昴因此而吓了一跳。察觉到异变的他转过头,只见跑在旁边的骑兵一个接一个地从地龙上摔下。

「喂!怎么了!?」

顺着喊叫着的昴的意思,地龙一个U型转弯跑向他们面前。穿过失去了骑手,东奔西跑的地龙,昴向摔落在地的男人们喊道。

「没事吧!?落马的话可不是只受个伤就能完事的……」

担心着他们伤势的昴,才说到一半就不禁迟疑起来。因为从地龙上摔落,在地面上痛苦打滚的骑兵们——他们的状况,可不是应该关心伤势这个等级的问题。

「唔哦唔哦唔哦呀——」

这诡异的叫声不像人类能够发出的声音,反而更接近于野兽的呻吟。

有人吐着泡沫,瞪着白眼痉挛不止。有人呻吟着,拼命地挠着自己的手臂。有人咬牙到把臼齿都咬碎,用头叩击地面。

即便症状不一,有一点还是明确的。

疯狂,正以『雾』为媒介传染开来。

「这是……」

「因为刚才的声音,『雾』对精神进行了直接干涉……虽说这和魔力中毒类似,不过要更严重……」

对说不出话的昴,手捂额头的雷姆神情痛苦地答道。

「魔力中毒……?也就是说,果然不是单纯的『雾』吗!?」

雷姆的模样,以及缠上身体的雾的触感,让昴理解了『雾』的真正效果。

扩散性的雾是会给范围内的所有存在,带来无法回避的异常状态的陷阱。这显著的效果所带来的伤害,正如眼前所见。

受到『雾』的影响的,不可能会只有昴他们周围的这一个小队。事实上,即便是在目力所及的范围内,也能看到有好几个小队已经停下了步伐,处理着队友的异常。

「有对雾有耐性的家伙,和没有耐性的家伙吗……?明明我就没有任何感觉!」

「雷姆有一点,头……现在,平静下来了」

重复着深呼吸,雷姆正摸着角让自己平静下来。

在这期间,昴从从地龙身上下来,为了阻止他们自残而跑上前去。

「喂,别再继续了!伤口……唔哦!」

「噫噫噫!别靠过来呀啊啊!」

被混乱状态的男人甩开了手,手臂被毫不留情地抓伤了。当昴因为痛楚退开之后,男人重新开始了自残行为,把脸挠的血肉模糊。

「别说是痛了,这不是很糟糕吗?弄不好就到死都不会停了啊!」

「昴!伤势如何!?」

「虽然痛得有点想哭不过没什么大问题!比起这个,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大家就要自残到死了!不能做点什么吗?」

即便反问跑过来的雷姆,她也只是一脸为难地对疯狂的骑兵们摇摇头。

「很遗憾,雷姆的治愈魔法并不一定有效。这不仅仅是对肉体,而是通过「门」直接对生命力进行了干涉。如此强大的魔力污染,只有菲利克斯大人……」

「说到底,这个精神污染到底是有多难抵抗?这边除了我和雷姆以外几乎全员都中招了哦!?」

与昴一同前进的这一队几乎全灭——只有少数几人没有异常,正与昴同样为了阻止自残的同伴奋斗着。

「要是关键的菲利斯也被污染吞噬了的话,就是彻底的死局了,要怎样……」

仅仅是昴所看见的地方就是这幅样子。如果其他人也是同样的状态的话,就只能说是令人绝望了。

如果库珥修威尔海姆这样的主力,以及菲利斯这样的支援中枢都失陷了的话,一切就到此为止了。就连继续战斗都会十分困难。

「能动的人把负伤者带到大树旁!迫不得已就动用武力!」

然而,从雾的深处再次听到了库珥修的声音。回答的声音也接连响起,看来库珥修没有受到雾气的影响。而且正在积极处理眼下的威胁。

——在下达了全员攻击的指示之后,立即改变了方针。

库珥修的声音里有着懊悔,昴也对白鲸狠毒的手段感到愤怒。

「从战力的角度看比直接杀死这些中招的人造成的后果还要严重,但是这是单纯的怪物会做的事吗……!」

「菲利克斯大人似乎也平安无事。那位大人能正常进行治疗的话,至少应该可以除去污染的效果……」

雷姆支吾着想说的事,昴也能够理解。

出现了那么多的伤亡,菲利斯根本忙不过来。为了回收伤者必须分出人手,只是这样就会让战力减少。更重要的是——

「时间不够。在菲利斯治疗完全员之前,不得不一直处在毫无防备的状态啊」

「最差的情况,说不定白鲸会把聚集在一起的讨伐队用雾彻底吞没。虽说我不想认为它有那种智能……但是都造成眼下这副状况了,实在无法乐观」

「也有可能出自本能……不,无论是智能还是本能都不可小看」

库珥修是有着对这份危险的觉悟,才把负伤的讨伐队交给菲利斯的。

当然了,为了防止白鲸接近负伤者,争取时间的必要是存在的。

有必要撒下让白鲸觉得,比起「一口气重创敌人」更有诱惑力的诱饵。

「——呼」

做一次深呼吸,吐空肺里的空气。

把体内的氧气呼出到极限,理所当然地感到憋闷的胸口——能感觉到自己心跳那缓慢而沉重的节奏。

对于意外地冷静的自己,昴不由得苦笑起来。

逆来顺受地被眼前的事态所玩弄的时候,这颗心脏都仿佛在反映昴的心情一般狂跳不停。

然而如今,却为何在关键的战场面前如此冷静呢。

「……就算是借来的,那也是勇气吗」

昴拍着胸脯,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闭上眼,然后吐气睁开眼。向前走去。眼前,乘在地龙上的雷姆正俯视着昴。

正在等待着,昴会说的话,昴所希望的事。

「雷姆,陪我去最危险的地方」

「是。——无论何处」

对于昴的请求,雷姆毫不踌躇地,甚至面带微笑地接受了。

听到肯定答复的昴跑到地龙身旁。他拉着雷姆的手借力,仿佛跃入空中般地跨上了地龙的背,然后转向正在阻止躺在地上的同伴自残的骑士们,

「我和雷姆去引开白鲸!在那期间,你们去接受菲利斯的治疗。把看上去没问题的家伙交给菲利斯以后,去和库珥修会合!」

「引开!?到底,要怎么做……」

「要这样哦」

对说出疑问的老兵笑着,昴吸一口气,扯开嗓门,

「——能听到的家伙都把耳朵堵上!!做不到的家伙就算了!!」

昴全力喊出的声音,在雾的平原上回响。

雷姆心情愉悦地听着昴的喊声,然后双手堵上耳朵。在近处的骑士们也慌忙堵住耳朵,想来在声音能传达到的范围内,所有讨伐队成员应该都这么做了。

如同在作战前的准备会议上,昴所拜托的那样。

然后,昴亲手触及了那份禁忌——。

「我是用『死亡回归』——」

在说出口的瞬间,恐惧涌了上来,缠住了昴的心脏。

若是与设想的不同,那黑色的魔手试图向同伴,向雷姆出手的话。

但是,昴压下了这份恐惧,仿佛要让魔女听到似的放声喊道。

——我的心脏就给你了,把手借给我啊!!

昴睁开眼,压抑着自己的软弱,在心中呼喊——之后,那个到来了。

「爱你」

仿佛在耳畔低语一般,微弱而纤细的声音。

然而,其中所包含的热情,令人心颤。

令人不禁眼角浮现泪珠,哽住呼吸的感觉将昴吞没了。昴产生了追上远去的声音,将其拥入怀中的冲动。

在全身为爱恋所支配的热情中,意识仿佛要燃尽般地化为空白。

「……回来了」

在刹那的邂逅之后,昴的意识回到了现实。

前一刻为止还支配着昴的热情远去,之前产生的感慨也无法再回想起来。但是,只有本已经做好觉悟迎接的剧痛没有到来,这种不可思议的违和感留了下来。不过就算是这样,

「雷姆,怎么样。我身上魔女的气味……」

「是,很臭!」

「虽说是计划通但是这说法会不会太难听了点!?」

得到了雷姆的确认,虽说有些无法释然,但总之目的达成了。

把魔女的瘴气引上身,昴回头转向周围的骑士们,大声说。

「我们马上就会离开这里!会尽可能不靠近大树的,要好好地和库珥修他们会合!」

「知,知道了!祝武运昌隆」

「你们也是呐!」

送走了骑士们,昴拍拍雷姆的肩膀,示意让地龙出发。

现在,昴的身体上应该飘着新鲜的『魔女的余香』——这种字面意思充满了矛盾的气味。问题在于,这能对白鲸起到多少效果,不过。

「沃尔加姆的时候,是有着覆盖整个森林的效果的,不过这次……说实话,还是个未知数啊」

在前一次的世界遭遇白鲸的时候,白鲸执着地追踪着转移到奥托龙车上的昴。在说出与魔女有关的发言之前,就已经是那个样子了。那么释放着比当时还要强烈的气味的昴,对白鲸来说应该会是绝佳的饵食——,

然而,就在下一个瞬间。

「——!?」

笔直行进的地龙注意到了什么,就那样遵从自己的判断来了个急转弯——离心力让昴『唔嘎!』一声悲鸣,慌忙抱紧了眼前的雷姆。

「发生了什么……」

「是白鲸!!」

就在紧密接触着的雷姆叫出声的同时,巨大的下颚骤然间突破雾气现身了。

与千钧一发之际转变了方向的昴他们擦过,微微向左偏移的白鲸的巨口咬向大地,将其经过的那片草原吞进肚里。

岩壁般的外皮擦身穿过,魔兽下颚嚼碎地面的声音近在咫尺。当白鲸注意到口中没有血肉的滋味之后,那巨大的身体转回到空中。

然后,咆哮着朝昴他们追来。

「唔哦哦哦哦哦——!?」

从背后迫近的,压倒性的质量所带来的压力。

仿佛要将人碾碎般的压迫感从背后逼近,地龙载着惨叫着的昴,拼命地迈步飞奔。然而,追击着的白鲸的飞行速度并不寻常。

如山的庞大躯体在空中游动,以仿佛要追上风的气势一口气拉近了距离。

很快,饕餮万物的下颚逼近了。

那鼻尖就在背后咫尺之遥,已经到了甚至能闻到腥臭气息的距离,

「雷姆!」

「乌尔・修玛!!」

与雷姆的咏唱相呼应,三支冰枪一同从大地刺出。

那目标毫无疑问,就是正追着昴他们的白鲸的正下方,试图以刺穿腹部来阻止它的行动。但是,

「停不下来——!」

有着百支长枪之粗的冰枪完全折断,随着尖锐的声音碎裂四散。被破坏的冰枪瞬间还原成魔力,鲜血从白鲸洞开的伤口处喷涌,但其动作却没有受到影响。

受到了那样的伤害,流了那么多的血,即便如此仍旧丝毫不见疲惫的耐久力究竟是哪里来的呢。击落白鲸的任务难度再次令昴战栗。

然而,

「但是和威尔海姆不一样,这边可不是在单挑啊!」

「————!!」

昴竖起中指,拉开距离挑衅着白鲸。看到他的举动,白鲸激愤的咆哮贯穿了平原。然而,从其胴体的侧面,

「咧啊啊啊啊啊——!」

威尔海姆的斩击横劈而来。

剑刃刺入白鲸,威尔海姆沿着侧腹飞奔而上。与奔出血雾的威尔海姆一同冲上来,跨坐在两头狮虎上的幼猫姐妹交换了一个眼神,

「姐姐,配合!」「要上了哦—!黑塔罗!!」

蜜蜜和黑塔罗从交错而过的狮虎上跳下,手拉着手。两人站在威尔海姆斩出的伤口前,然后张大了嘴,

「汪——!」「哈——!!」

两人的声音重叠,波状散开的音波中蕴含着惊人的破坏力。

冲击通过创口渗透进去,白鲸全身的伤口再次喷血。摇动着巨大的躯体,白鲸的高度不由自主地一口气降低了。它痛苦地扭动着,因剧痛而呻吟,而在好不容易才免于坠落地面的白鲸背后,双胞胎乘着狮虎逃之夭夭。

「大招结束—!」「团长,拜托了!」

「哦哦,交给洒家吧!小不点们都努力了,洒家也不得不努力啊!!」

与落地的双胞胎交换,大型的狮虎从白鲸的尾部攀爬而上。

里卡多挥起大砍刀,攻击着产生雾气的无数开口。威尔海姆也同样攻击着发出噪音的开口,一个接一个地让其安静下来。

但是,白鲸也不会就安静地等待攻击手段被彻底击溃。于是从怎么打也打不完的无数开口中,放出了弹雨般的消灭型雾气。

里卡多借助狮虎的机动力,威尔海姆则以那超越人范围的身法,一次次地避开了那些雾气。

讨伐队与『铁之牙』再次会合,为了支援形势不利的威尔海姆他们,魔石炮重新开始了射击。白鲸为不断被飞虫造成伤害,自己的攻击却无法命中的现状而焦虑,扭动起巨大的身躯,张大全身的开口,释放出雾气。

「雷姆——!!」

雷姆的反应比昴的喊声还要快上一步,操纵着地龙跳到白鲸的跟前。由于散发出魔女气味的昴的接近,白鲸的集中力被打乱,反射性地望向了这边,它想要飞过来,却被斩击给阻止了。

「————」

「东张西望的,别那么薄情嘛。我可是从十四年前开始,就一直只看着你的首级的啊」

威尔海姆向着白鲸的额头突刺,直到剑刃完全陷入方才停手。

但是,老剑士当即放弃了第三把剑,全力蹬向剑柄,跳了起来,随后拔出第五柄剑,在魔兽的背后双剑狂舞。

在白鲸的背上,里卡多与威尔海姆会合,放声大笑起来。

「感觉真有趣啊!虽说比想象的还要顽强,但是本身倒不是很强大呐!」

「不……稍微,手感有点太浅了」

面对表达着惬意的里卡多,威尔海姆皱起眉头低语道。咬着牙的威尔海姆一边切着白鲸的尾鳍一边说道,

「只是这点程度的魔兽,很难想象我妻子……剑圣会败退。就算把我们抢到了先机,在最开始没有被雾气分散也考虑进去……」

挥舞着剑的威尔海姆的思考,被白鲸转动身躯的动作打断了。

「呃,哇啊啊啊!」

魔兽的举动与迄今为止截然不同,白鲸抬起头一口气向上升起,里卡多和狮虎被那个惯性一同甩落。

然后,留在了白鲸身上的威尔海姆,

「下去之前,再来一击——!」

在扭曲身子在空中游动的魔兽身上,威尔海姆以轻盈的动作向下奔跑。

上升中的白鲸躯体,与下降的威尔海姆擦身而过。身体移动,刺出剑刃后强行控制住姿势,老剑士的身体活用着长年的战斗经验,在巨躯的尽头连根斩下了一块背鳍。

「————!!」

听着白鲸的惨叫,威尔海姆以落下的背鳍为踏脚石落向地面。

从那样的高度落下来,一般来说是肯定会摔死的,但是威尔海姆在落地的前一刻用力一踢背鳍,消去势能让地龙接住了。

「————」

昴试图向他确认安全,但是威尔海姆并没有理会,而是将目光转向了仍在急速上升的白鲸。

昴循着他的目光仰望过去,视野捕捉到了在空中游动的白鲸尾巴。

被切下背鳍的部位流出鲜血,仿佛暴雨般洒落下来。平原的草地被染成朱红,沐浴在血雨之中的威尔海姆战意不减。

虽说就算是昴,也不会认为白鲸会就这么逃走,但魔兽升上空中的目的现在仍不明确。『铁之牙』和讨伐队也不安地仰望天空,昴则是开始担心起聚集在大树根部的伤员们的情况。

「来了」

威尔海姆望着空中,低语道。

眯起眼,双手再次紧握剑柄的老剑士的模样拔高了全员的警戒心。

然后,屏息等待着变化的到来——然后后悔了。

不应该等待浮在空中的白鲸的行动,而是应该立即散开的。

「——雾降下来了!!」

昴竭力喊叫着,雷姆一口气转过地龙,脱离了战线。

周围的地龙狮虎也一齐奔了出去,已经没空抬头确认其他人的安全了。

——仿佛要完全覆盖一整块天空那样,膨胀扩散的消灭型雾气,落向大地。

这『雾』就仿佛云层本身降落下来了一般。要避开只能逃到范围外。即便试图以岩石树木为盾,在这会连障碍物一同吞没的破坏面前也毫无意义。

只能奔跑,奔跑,然后祈祷能够逃出去。

连抬头去看头顶都变得恐怖,无声的终焉所带来的压迫感从正上方逼近。

拼命地抓紧地龙的背,尽力压低身体奔跑着——,

「逃掉了吗!?」

突破乌云般的光明刺了下来,转头望向背后的昴看到了。

在雾气所覆盖的大地上,有好几个没能及时逃脱而被吞没的人影。

连地龙也一同被消去,被落至地面后消散的雾破坏后不留任何痕迹。无论是在谁的记忆里,甚至连名字都没能留下。然而,昴却记得他们的死。

「唔……啊」

昴小声地呻吟着,在他的眼前因雾气而分散的人员更加稀疏了。

那数量很明显,比起再次发动攻势的时候减少了很多。讨伐队的骑士们自不用说,连『铁之牙』也没能全数幸免。

「至少主力……」,昴这么想着转动着视线。

「维鲁……」

发现了费力地单手倚在地龙背上,从雾的范围中逃出的威尔海姆。正打算向那背影搭话,却发现。

——在浓雾的深处,张开巨口的魔兽正向着威尔海姆逼近。

「——快逃啊!」

「姆——!?」

昴的喊叫,与威尔海姆注意到从背后迫近的威胁几乎是同一个瞬间的事。

但是,那不过是在过晚的时机做出的条件反射罢了。

无声接近的白鲸下颚,把威尔海姆与地龙连同大地一起吞噬了。

掠过大地,以威尔海姆为中心的地面被挖去一块球面,全部落入了白鲸的口中。

「啊……」

在那冲击性的光景面前,不仅仅是昴,连雷姆也说不出话了。

正因为清楚那位老人的执念,才感受到了绝非寻常的失落感。最重要的是,失去主力的事态让状况急剧恶化,

「危险啊!!」

然后,这次另一个人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在对这喊声有所反应之前,昴他们的地龙就被侧面的狮虎冲过来撞开了。

「唔哦哦!?」

踉跄着从地龙上摔落,身上青一块肿一块的昴痛得皱起了脸。从声音听来,做出这番暴行的凶手是里卡多,但就在发出质问之前,

「——嘎」

突然地,昴看见了眼前红色的光华绽放。

「诶?」

粉身碎骨的狮虎的尸体倒在了平原上。然后本应跨坐在那狮虎之上的高大兽人的身影,留下了大量的鲜血消失了。

甩着沾有里卡多鲜血的尾巴,白鲸扭动巨大的身躯,低空游过。

也就是说,被保护了吗。

也就是说,里卡多被怎么了吗。

各种各样的疑问浮现出来,但是现实正向昴诉说着更加难以视而不见的事情。

眼前,有一头用尾巴杀死了里卡多的白鲸。

然后,

「开玩笑,的吧……」

回过头,看到了方才将威尔海姆连同大地一同吞没的白鲸正在咀嚼。

正面,背后——抬头望向空中,那里仍旧有着正在喷洒雾气的鱼影。

——三头白鲸无数的开口发出嘲笑,令人类的心中涌出绝望。

一点一点地,一点一点地,昴感觉到噩梦再次将希望抹去。

Copyright © EXP 2023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最后修改时间 : 2023-11-21 05:14:10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