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回去的地方』


――不凑巧的阴天,仿佛反映了昴现在的心境。库珥修宅邸前并排着六辆龙车,其中从罗兹瓦尔领土一起逃出来的阿勒穆(好像叫这个名字)的村民已经坐上了龙车,最后一辆没人坐的龙车是为昴和爱蜜莉娅特别淮备的。路很长,没有和小孩子一起同乘走两岔,一路上和爱蜜莉娅不得不说的事堆积如山,就连昴『她』和孩子们一起呆久了反应迟钝也不无道理。

「我好寂寞啊」

静静地眺望龙车队列的昴的背后传来声音。在脖子转过去前,昴看到的是库珥修。被湿润的轻风抚摸着长绿的头发,闭上眼睛的她挠着昴的头

「长居了这么久一点进展都没有,一直放弃照顾没有办法。——真的,应该好好静养了吧」

握紧拳头,昴一边鉴于自己的健康状态一边苦笑。回想起来当初,昴为了恢复恶化的身体而来到这个宅邸的。那里有罗兹瓦尔的介入,虽然有些生气但那个小丑的愿望完美地达成了。原则上那个愿望也是以被践踏的方式达成了。

「菜月・昴先生有那个意思的话,在我家一直呆著也没关系的……那样也说不出口吧」

「你的好意我很高兴,虽然有很多学习的东西,但是这边也必须收拾掉堆积如山的课题。白鲸的事和『怠惰』的事,彼此的情况冷静不下是因为带着整个商人的阵营」

摇头回拒了库珥修好意,昴思考着包含尤里乌斯在内的安娜塔西娅阵营的事。

现在,只考虑到讨伐白鲸和『怠惰』的讨伐相关的事情,共同作战的三个阵营,权衡战果和损伤的话的她是完胜的。讨伐白鲸四百多年建立伟业的库珥修阵营——但是,当主库珥修也不能轻视损伤情况。主要讨伐『怠惰』的昴他们—爱蜜莉阵营也这是一样,熟悉状况的罗兹瓦尔不在并不是好兆头。

损伤也是,虽然对库珥修阵营不是致命的,但是对昴来说却留下了很大的伤痕。候补者和骑士失去了一部分佣兵团,虽然战力健存的安娜塔西娅阵营主要讨伐哪边说不上,但是发挥了巨大作用而且少损伤这样的高分配。之前的损伤——对于这次大小的功劳,相比其他两阵营在大庭广众下毫不犹豫公开的时期,没有那个大。所以,为了牵制安娜塔西娅,和库珥修阵营保持密切的接触是必要的。

对于那样判断意图的昴,库珥修懒洋洋地叹息。看着那个动作皱眉的昴,她仅仅露出害羞的表情挥动着「不」的手。

「真像她的态度啊。不仅对有大恩的人帮助,还对不足的自己感到羞愧……」

「对于贷借就立即还清的人是轻松的对手,自己这么辛苦的时候不用费心了。而且也收到了不错报酬呢」

毕恭毕敬的库珥修一边说着,昴偷瞄了其它队列的龙车的前头。与其他的龙车比起来装饰过多的是VIP待遇的高品质车辆,拉着那充满荣誉龙车的地龙――

「没有欲望的话。治疗受伤的地龙,然后想领回去什么的」

「生命的恩人……却不做恩龙么?虽然交往的时间很短,但经历死亡线的次数搞不好是我人生最多的伙伴这样的。今后和我一起面对苦难的意义上,我认为帕德拉奇也许并不是什么玩具」

「——那一点担心是没用呢」

地竜――帕德拉奇一边斜视昴的言词、柔软地投以否定的是威尔海姆。确认了帕德拉奇拉龙车情况的老剑士,用打招呼的方式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地龙之中难以取悦的戴安娜种,呈上身体乘坐用手保护是非常罕见的。昴殿下十分地受地龙喜爱呢」

「虽然没有大不了的记忆。白鲸战前说选择自己喜欢的地龙的时候,突然就选了这家伙了」

说相性很好也是事实吧。这一点也包括在内运气太好了。假设是帕德拉奇以外的地龙组合的话,对于白鲸战也是之后和『怠惰』的战斗也是,无法想象这是生命的羁绊。也就是

「我的身体已经满足不了你以外的地龙了…………呀,迷倒男人的帕德拉奇!」

用手掌接触光滑的质感的侧腹,卖弄着的昴看着眼珠朝上的帕德拉奇。地龙对昴这样亲近的行为用心底厌恶似的眼神看著这边,摇晃著身体打算戳昴的手。

「好危险啊!为了掩饰害羞你也太过分了吧。戳伤手指之类的,是初中中二地用抹布以来的心跳加速哟!是很轻的创伤哇!」

「只是地龙开的一点玩笑吧。那样和睦地争论正是不动摇的信赖关系啊」

「看起来像争论吗!?我觉得只是我单方面的闲聊,帕德拉奇用身体言语拒绝了我而已!」

修罗场不说也能传达的信赖关系,就像一次悲叹离开的场面一样。高傲的小姐的对象也是意外的麻烦啊。不过,一副冷淡样子最后还是让我摸。不管怎样

「白鲸讨伐的结果既加入了我的名字,也讨伐了『怠惰』和保护了爱蜜莉娅碳平安无事。而且也得到了中意的地龙……作为报酬非常好吧」

「讨伐了白鲸,能有多大的事,没有自觉的地方可以说是昴殿下的长处呢。总有一天更加正式一点,世界也会回报那份大业吧。期待那天的到来吧」

「虽然我想不会想那么大的事情。顶多就当白鲸的鼻尖诱饵到处跑的情况吧?」

对于昴没有谦让的发言,威尔海姆用欣慰的眼神看着。感受到那个视线的温暖和刺痒痒的同时,昴像把这些感慨甩开一样地摇摇头

「嘛,先把帕德拉奇的事放一边……和威尔海姆先生也要暂时分别了呢。要好好养伤哦」

「让你担心了。——看来距离要分开了,现在出血就完了。无论如何,和昴殿下林立的日子也会来吧。在那时候」

威尔海姆的伤――作为上代剑圣德蕾希亚赋予的不会堵塞的伤口。在揭开那个旧伤的事情前,威尔海姆的瞳孔中蕴藏了尖锐的眼神。他的意识投向了袭击库珥修的大罪司教的『暴食』和『强欲』两人上。如果剑鬼妻子的死和白鲸以外的什么有关的话,最近这两人是最大嫌疑的。昴和威尔海姆一样对『暴食』有着强烈的憎恨,总有一天会敌对的大罪司教。如果可以的话不想和他们集团里的人见面,但『暴食』是两码事。只知道立场上必须要打倒大罪司教,从那里夺回许多的东西。库珥修的记忆也是如此,更重要的是――。

「昴卿。雷姆酱,因为固定了想要确认」

说著,从龙车探出身子的猫耳的人——菲利斯。帕德拉奇拉的龙车中,从那里露出脸庞跟著昴的龙车接近,从里面窥视。车内一个弄毁了的座位上,看到了睡在简易的卧舖一个少女。不是看惯的侍者服,而是水色的薄衣裹身,青发的少女。不会苏醒的长眠,被忘却了一切的少女。喜欢昴,昴也爱着她,应该是那样想的少女。

「别被抖下来啊」

「那边应该好好注意一下的。可以愈合伤口的治疗师么?虽说是这样,雷姆的外伤自己早就治愈了,很难称得上是病人或者患者啊」

昴眺望著她沉睡的脸,菲利斯的语气比较轻率。但是,那个侧脸与平时装糊涂的态度划著一线,他深感自己的力量不足的痛切。不过,痛感那个无力的理由不是因为雷姆,而是他的无类主人的原因。

「真的要带回去吗?」

「带回去哟。在这里静养也不能治好……不,现在并不是挖苦你」

「我明白了。昴卿,性格还没有这么坏喵」

帮昴的紧张方言圆场的菲利斯苦笑。这样,然后马上他的瞳孔变细了

「而且」

用手指着昴

「虽然雷姆也是,但更大的问题在于昴卿吧」

「我?」

「是哦,在装糊涂。门,还不能勉强喵?治疗途中玛娜也大量地流失了,门的出入口应该有一点损伤喵。身体感到无力吗?」

对菲利斯的提问昴转动着脖子和肩膀。转动着,咕鲁咕鲁地,并没有看到外伤治疗结束后身体不适的样子。然后跳了一下,也并没有其它特别担忧的问题。

「喵、没有问题了。本来,似乎用了没有使用的部分。门姑且不论,没有平时一样使用魔法之类的痕迹」

「不是魔法师而是人类的想法喵。如果是菲利的话,只有紧急事态才使用魔法喵……嘛,这就好了喵」

对于满不在乎危机感的昴来说,菲利斯好像放弃继续追究的样子,只是,他的用硕大的瞳孔打量着昴的头和脖子四周

「但是,不能勉强在继续了喵。虽然打算把昴卿身体中的毒素排除,但因此受伤的门就会破碎治不好了喵。踏踏实实地用时间恢复,两个月后再看情况吧喵」

「两个月啊。对于十七年没有使用魔法的人太简单了哟」

等诊断后再说俏皮话,原来还没想到来到这个世界还没经过两个月。以体感时间来说差不多过了四个月了,然而实际的时间却只有一个月半――感觉十分长远。想到那之前发生了很多事情,静养两个月的话是哪个难度呢?自己也不是很明白了。

「嘛,虽然总是被骚动卷进去……好像,现在的我也发言Flag没有变糟吧!?皮孔似乎也听到了哟!」

「太可惜了喵,治疗头部的是菲利酱,是业余的喵」

反省了自己发言的昴,菲利斯的反映变得冷淡了。听到之后,昴也判断差不多该结束话题了。想了想后,昴向菲利斯伸出了手。

「喵?」

「没,受到各种各样的帮助却没有好好地感谢。治疗我的身体也是,说白了白鲸和『怠惰』的时候也是没有你们的话就会有很多乱来的情况了呢。……雷姆的事也是非常感谢」

「……那个,我并不觉得讽刺挖苦什么的喵,只能这样了喵」

「我的技能,『笔记・空气・阅读』发动了。忍不下去了」

虽然是坦率的礼仪之情,菲利斯好像很中意的样子。不过,那个心情已经传达到了吧。菲利斯握回伸出的手,好好的握手仪式成立了。就这样,摸一下他的手掌

「纤细的手,小小的手。硬硬的像男人的手指……想成为那样的展开,也没有那样的事啊」

「这么完美可爱穿着的菲利酱,那样失望的展开才不会有喵?体毛也好皮肤也好都是天然的」

举起了握住的骄傲的手,从裙子露出了白色的大腿。露出的美丽的大腿,昴泄气地垂下肩膀

「但是,他是男人」

「没错,菲利斯酱身体和心灵都是男人」

「那个自负的毛病还是那个样子啊。然后,作为男人怎么样?」

那软软的样子作为男人绝对不允许――没有说昴是前代的打算,至少菲利斯举止有男子气概是走在相反的极端的道路昴也是明白的。那样的昴提问菲利斯将手指贴近嘴角,烦恼地扭了扭腰

「因为,库珥修大人说这个样子适合菲利斯酱。那个归那个,这个样子更和灵魂的光辉相配。对于库珥修大人的话,菲利斯酱只能全身全力地回应」

「但是那个……」

现在的库珥修并不知道,在途中放弃。那种事,就算昴不说菲利斯也知道。即使说了也只是受伤而已,比起自己对她做嫌弃的事也都是谬论。就像知道雷姆的事一样被提到自己就会焦躁,菲利斯也不想听昴这样的话吧。

「――喀尔斯泰家会变成什么样」

「……诶?」

突然,那个强烈地敲了沉默中的昴的鼓膜。安静的,冰冷的,感情冻结的声音。那个是谁的东西,到现在为止,尽管在眼前听到那个也太迟了。低着头的菲利斯的表情,从额头下落的刘海既没有妨碍也没有酷酷的感觉。保持着这个姿势,菲利斯紧紧地握着昴的手

「只有昴我一定会保护的」

「欸,菲利斯?」

「所ー以ー说」

在说不出话的昴前面,菲利斯突然伴随着兴奋的声音抬起了脸。那里寄宿着与平时恶作剧的目光不同,现在一瞬间变成了像说谎一样的样子。

「昴卿也要遵守约定喔?不然的话,身体中的玛娜就会暴走而死喵」

「别笑着说可怕的事情啊!还有别威胁同盟对手啊!」

「比起威胁,更像死刑宣告?」

「更坏了啊!真是的」

甩开握着的手,昴转向菲利斯的背面。偷瞄了下有没有因为现在的吵闹而变化的雷姆――那个淡淡的期待。吐着小小的叹气,忘记了背叛的期待。在龙车外面,那里正好是从房间里抱着行李的爱蜜莉娅和库珥修他们的说话交谈的地方

「啊,昴。雷姆的床,好好地淮备了吗?」

「嗯,菲利斯淮备好了。这样我和帕德拉奇的绝妙组合也追得上木下大马戏团了」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感觉是非常糟糕的大马戏团呢?」

「太可惜了。心脏扑通扑通期待着爱蜜莉娅碳的吊桥效果的」

命名为『在自己的车上用生命的危机示众,这个心跳加速难道是恋爱!?』的作战这个自导自演那样的策略。不管怎样,从爱蜜莉娅的口中听到『雷姆小姐』这个称呼,无法认清疼痛程度的刺痛在昴的心中挥之不去。爱蜜莉娅的眼睛一瞬间,仔细地看着闭上了俏皮话嘴巴的昴。不过,在她说出口之前,从昴的背后出来的菲利斯

「那么,龙车也淮备好了。占用那么多时间有点依依不舍啊――库珥修大人,最后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嗯,是呢」

分开的菲利斯向主人的方向出发,库珥修迈出向这边步伐。虽然对上头失礼,和菲利斯一样从龙车下来的昴走到爱蜜莉娅的身边。就这样进入了两人的视线,库珥修大大地吸了口气,手放在胸前、

「首先,虽然重复了好多次,对两位深表谢意。就像我失去的记忆和生命的羁绊。失去记忆前,我的希望和两位能联系在一起合作。非常感谢。」

「不,不……我没有一样值得库珥修大人感谢的东西。我在这几天的事件中几乎都被排除在外……」

「嘛,实际上爱蜜莉娅碳是两手空空呢。但是,我有好好地活跃所以安心好了。我的功劳也是我的爱蜜莉娅碳的东西哟」

对于诚惶诚恐的爱蜜莉娅,昴轻松地拍着胸口说道。听到这个,爱蜜莉娅斜视着昴的额头

「谢谢。――虽然我不记得有成为昴的东西」

「咕。趁乱给第三者听的策略被看穿了……!?」

「因为没有疏忽大意。……啊,话说对不起」

抛弃了按住胸部喘大气的昴,爱蜜莉娅向库珥修谢罪。但是,看着库珥修他们两人那么愉快的交流

「不,关系好到令人羡慕啊。我也要快点和以前的菲利斯和威尔海姆一样融洽呢」

「菲利酱呢、对库珥修大人一直是身心全开的状态哟」

把两手贴到脸上,扭扭捏捏的菲利斯说道。昴无视背后像章鱼一样扭动的伪娘,而面无表情的库珥修露出少女一样的微笑接受了

「近期一定会再见的。爱蜜莉娅大人和菜月・昴大人像天长地久亲密地交往一样呢」

昴认为那是没有夹杂谎言,她的真心吧。就算失去了记忆,她心中的高洁并没有失去。和诚实两字相称的她活着的方式,没有半点虚伪和装饰,清楚地传达到了。爱蜜莉娅吃惊地睁着眼,微微地颤动着嘴唇

「我……和库珥修大人一样是对立的候补人。即使结成同盟,总有一天也会回到竞争的立场」

「嗯,也是呢。爱蜜莉娅大人是对立候补的话,我也不会认输好好努力的」

「即使如此,我也是半精灵。还是银发的。不感到可怕吗?」

「爱蜜莉娅碳,那是……」

昴想去阻止那个不必询问的问题。但是,爱蜜莉娅的侧脸寄宿着认真和拼命,明白那个的昴也说不下去。爱蜜莉娅认真地提出了这个问题。知道她一部分想法和身份的昴,无法轻易的闯进这个问题中。而且,昴也知道和这个问题对峙的人库珥修・

喀尔斯泰。――没有必要阻止,没事的。

「灵魂有它存在的价值。对自己而言,对他人而言也是。有过着耀眼生活方式的人,也有对灵魂感到羞耻而活的人」

「――――」

「就像以前我的口头禅一样。该怎么说……像这样客观地听着,是相当哲学的发言呢」

库珥修用手捂着嘴角,笑着扼杀了自己的过去。听到这个,爱蜜莉娅一脸懵比沉默着。

「爱蜜莉娅大人对自己的生活方式感到羞耻吗?」

「……我,不认为。周围怎么想也好,只要不被自己讨厌,就这样想着生存下去」

「那么也没有什么后悔和恐惧了。磨练自己,不断努力,坚持自己应有的――你,拥有美好的灵魂」

微笑着,库珥修放在胸前的手伸向爱蜜莉娅

「与你相识,我感到很高兴。恐惧什么的从来没有过」

「――!」

爱蜜莉娅咬着嘴唇忍住心中的痛楚,俯视着伸出的手。库珥修一点也不着急,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动作。不久,爱蜜莉娅战战赫赫的手指缠绕着她的手,温柔地握手。

「请保重。期待不久又能和您见面」

「我也……不,我也是,下次我会笔直地站在库珥修大人的面前。在此之前请保重」

两个王选候补者彼此约定,发起奋斗的誓言。在一边看着两人对话的昴的心中充满了成就感。那是昴用痛苦,挣扎,受伤好不容易换来的形式之一。将一切都完美地达成是不可能的。

「想要那样解决事件而忘记悲伤表情的理由,不是你的错噢,我」

偷偷看了看龙车,昴眼里浮现出沉睡的少女的身影。那个应该祝福的场景,雷姆是不会原谅朝下看的自己的。她也不希望那样做――想到这个,我很自私吧。

「菜月・昴先生也是,请保重。衷心祈祷你今后的活跃和……她病情恢复」

「我大活跃的事,还是没有比较好。……说实话,我只是借猫的手当最终手段没用的男人。关于雷姆的事,对库珥修大人来说也是外人的事。一定会做点什么的」

昴也一样伸出了手,对于握手的形式感到害羞的昴,像误魔化一样和她的手掌重合。轻轻的声音响起,于是昴和她的接触也结束了。库珥修用小小的目光看着弹开的手

「下次再见吧」

这么说着,主从一起用凛然的态度弯下腰,目送了昴他们离去。

在回去的途中,龙车内充满了沉重的空气。从库珥修那里得到的帕德拉奇拉的龙车是她作为报酬的证明――装饰使用高价的东西打造的,内部装饰艳丽和柔软座位让人静不下来。宽敞的车内容纳十多名乘客也很有余,实际上这个空间三个人的话应付不了也是理所当然的。现在,在车内有保持沉默的昴和爱蜜莉娅,还有陷入昏睡的雷姆。在睡美人的旁边昴没有心情离开那个场合,爱蜜莉娅也无意识的关心着雷姆而没法开口。结果,只有尴尬的气氛。

「――――唔」

这样不行,交叉着胳膊的昴思考着。就算是喧嚣的话也好,有很多不得不说的话题。今后王选的立场也是,本来库珥修结成

同盟的这数日间,彼此间的情报交换也不是没有。关于雷姆本人,除了昴以外没有任何人记得的现在在宅邸会被怎样处理也很纠结。拉姆看着长眠的雷姆,只是想想要说什么,背部就会渗出寒气。当然,这是不可避免的。

「虽然知道你很担心,和小鬼呆在一起的话心情可能多少会好些吧……」

返回罗兹瓦尔领地的龙车群中,当然也有同乘回村子的孩子们。现在,孩子们应该是和亲人一起乘着龙车,那些听到就感到

困扰的话也是村民们带头担心我的结果,看是是适得其反了。那么,是怎么回事呢――昴少有的考虑着前后,抬起视线。

「难道是没有话题而感到困扰?我受不了这个沉闷的气氛了吗」

「你进来爽快地说出来啊。话说,在吗?」

「太过分了!?当然在的吧!我说到底、什么条件也好菜月先生也会帮忙的不是吗!?」

反应过激唾沫横飞的是露出脸的奥兹特。驾驶着龙车的他在车和御使室链接口斜着脸,在安静的车内爆发了。对于奥兹特的话,「啊ー啊ー」地不停点头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是是,确实想和罗兹瓦尔见面的话啊……但是,该怎么说呢那个」

「什么?」

「没,只是男人跑的话还说得过去,如果对方是罗兹瓦尔的话会是怎样呢。……啊,我很正常,爱蜜莉娅碳被盯上的会很困扰」

「应该不是那回事吧!你是怎么想我的事的!?」

「救济和借贷系的商人?」

「有色文章い!!」

从心理感到意外的奥兹特也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爱蜜莉娅瞪大了眼睛看着两人的交往

「总觉得……两人关系很好呢。吓我一跳」

「喂喂,别这样爱蜜莉娅碳。比起对钱渴望的亡者一起……我只是渴望来自你的爱的亡者啊」

「亡者!亡者!说起来,我可不是亡者!」

「奥兹特你好烦」

昴气势汹汹地站在因为胡闹而叹息的商人前面,抓住了连接口的盖子。

「啊,等等,你就这样把我当碍事的人――」

「没错,闭嘴!」

砰的一声连接口被关闭了,最后叫喊着什么吵死了的男人也看不见了。沉浸在结束工作后拍打着手昴回过头来,爱蜜莉娅呆然地看着。

「呼」

「哈哈」

在互相看着对方的脸的时候,突然大笑了起来。就这样暂时的托付给了笑的冲动,车内充满了笑声。接着那个声音静静地淡出,然后收起了那个冲动。

「因为尴尬的气氛而沉默什么的,不像我的作风啦」

「是嗯,真不像昴呢。我所知道的昴总是精神的,乱来的,完全不注意我的心情而大吵大闹的人嘛」

「那个是不会读空气却把把空气翻译成风的家伙啊」

不管怎样,多亏奥兹特的存在让现场的气氛平定下来是事实啊。一边感谢一边生着气,爱蜜莉娅在奥兹特旁边坐下了。对理所当然坐下的昴,爱蜜莉娅苦笑道

「马上就坐在旁边吧,昴」

「喂,坐在喜欢的女孩子附近是理所当然的吧。我只想尽可能的靠近,呼吸爱蜜莉娅吐出的空气罢了」

「途中从羞耻变成了讨厌的感觉呢」

因坦率的好意而红着脸的爱蜜莉娅,对于后半变态性很高的内容而皱起了眉头,歪着头纳闷着

「不,你看,我经常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

「是呢,昴就是那种人。因为那样,我一直也没法好好接受昴的说的话呢」

一动不动的,爱蜜莉娅说着敷衍的话注视这边。他挠着头,在她犹豫的时候着是否应该继续说下去呢

「不需要装作开玩笑一样和不能认真的说出来是男孩子的心理哟。我喜欢爱蜜莉娅碳也是,用色色的眼神看爱蜜莉娅碳也是,想要帮爱蜜莉娅碳这些全都发自真心。可以相信我哦?」

「虽然相信你,但是和接受是另外一回事吧?」

「好啊。为了相信,还有这之上的接受,我会努力的」

回过神,发出了相当强烈的发言呢,和别人想的一样。实际上,被昴那样说的爱蜜莉娅慌张地摆弄着。表情努力地保持着平静,脸颊和耳朵泛红了起来。一定是这样,没有经验应对无条件的好意。当然,昴在说服方面也没有经验,所以脸红了起来。尽管如此

「比起沮丧低下头,这才更像我啊。对吧,雷姆」

「……刚才说了什么?」

「想要视女干爱蜜莉娅碳举起了美丽的头发」

「就这样马上蒙混过去。……很在意雷姆小姐的事吧」

打算用俏皮话逃跑的昴被堵住了,爱蜜莉娅清楚地说道。听到之后昴注视着卧铺的雷姆苦笑了

「很在意。非常在意。一直想着要做点什么,虽然一直优先考虑爱蜜莉娅碳……这不是按顺序排的。抱歉」

「我也不是一生气就变讨厌的孩子。不会因为那么重要的事生气的……那个人对昴来说是重要的人一看就明白了」

昴也一样,看着睡着的雷姆爱蜜莉娅眯起了眼。然后她的颤动着嘴唇,犹豫了一会儿

「是喜欢的女孩子吧?」

「喜欢、很喜欢。和爱蜜莉娅一样喜欢」

「虽然是这样说……难道昴很花心?」

「虽然想一心一意的,那样竭尽心力不动摇的家伙已经没有血和泪了啊」

想起了这几天的循环中雷姆那受到的无私的爱。受到这些,为什么心能不变呢。如果注意到的话,对昴来说她的存在在心中占的比例太大了。

「你以前还说喜欢我的」

「虽然说了,我也喜欢雷姆啊,雷姆的话超喜欢我啊。因为全面喜欢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呢」

交叉手臂,对于无偿奉献的爱不需要抱有任何疑问。交上雷姆这样的女孩子,自己有价值被那样爱着吗。现在也不用想那么多。虽然想过必须成为和那个价值相称的男人,对那样自我评价的昴,爱蜜莉娅放松了嘴唇

「有点明白了」

「欸?」

「雷姆非常喜欢昴的理由。一定是在眼前,昴好好地表现了自己的优点呢。有时候昴也是帅的像生病了一样哦」

「生病什么的。反对……嘛,虽然做不到」

挠着脸颊,昴撅起了嘴。爱蜜莉娅对那样反应的昴不予理睬,「对哦」闭上了眼。

「我不会那么轻易的沦陷啦」

「那才有挑战的价值。总有一天爱蜜莉娅碳会迷上我,和醒来的雷姆一样,由我做大冈裁判,啊,想想就好笑!」

和爱蜜莉娅雷姆两人拉着手,只接受我一个身体。那真的,是脸上表现幸福的景象吧。所以一定,总有一天一定――。

「直到粉身碎骨为止,一定要拉你们的手」

「虽然不是很明白你想什么,好像又不得不说――粉身碎骨什么的,不需要啊」

以那样的对话为开端,在车内的商量顺利地进行了,近用了将近半天的时间缓慢的移动。虽然要商谈的事很多,但是时间十分充分。通过彼此之间几天的情报交换,和奥托敲定了今后的方针。从结果来讲

「结果、不合着罗茨的脸就没办法得出正确的方针啊」

总觉得,结论又回到了起点了。总之,掌握着爱蜜莉娅阵营的能力和作战能力的罗兹瓦尔,没有他的话爱蜜莉娅阵营就没法前进了。

「嘛,去圣域的拉姆和拉姆罗兹瓦尔会合后,希望会自然地回去宅邸。首先先打他一拳再说话」

「对边境伯还是雇主相当有攻击性呢,菜月先生」

「我也是有权利那样做的,不这样做的话我就像一个犯了无法原谅的罪孽的家伙一样」

回想起罗兹瓦尔的所作所为,昴也知道打一发完事是多么稳当的判断。爱蜜莉娅也没打算阻止振奋的昴,哪怕「一发」的话也好。不管怎样,商量就这样统一了。在领地商量后,穿过森林回到了村庄。――马上,昴就察觉到了异变。见惯的村子的风景中,被培提尔其乌斯侵略后没有任何人的气息,让居民们去避难后的煞风景,连讨伐队的身姿也没有的现在比以前更冷清了。如果要详细说的话,连村民们回来的迹象都看不到。

「看来谁也不在啊,菜月先生。并不是荒废了,而是谁也没有回来的感觉」

从龙车下来和村民们绕了圈村子的奥托说出了感想。在其它讨论组的昴看到,表示遗憾的同时也表示相同的意见。也太过安静了,以前培提尔其乌斯用手屠杀村民的记忆袭向昴的全身,昴确认了这个想法。但是,却产生了另外的问题。

「拉姆所说的『圣域』从这里出发好像要七、八小时……比起留在王都三天的我们还要晚回来是怎么回事?」

「是因为没有把握成功讨伐魔女教派所以警戒着吗?」

「抛弃领地的罗兹瓦尔?我估计是『怠惰』和罗兹瓦尔正面肛的话十有八九是罗兹瓦尔胜利。不正面肛是『怠惰』的打算吧……就算是那样,也要侦察吧」

能上天的罗兹瓦尔的话,侦察自己被袭击的领地也是轻而易举的,如果有那意思的话。扫除了魔女教后应该确保过宅邸周围的安全才对。如果没有话

「采取了慎重的措施么……」

「难道『圣域』也发生了什么……?」

昴和爱蜜莉娅的意见一致,互相点头。反正,不能确认『圣域』的情况的话是不知道情况的。两人担心着『圣域』的情况,村民也担心着村里的情况。总之,和拉姆同行去『圣域』的村民有六成。坚决主张和爱蜜莉娅同行的孩子们,还有他们的父母和青年团在内大概有四成是回村的人,这下村子的机能要下降很多了吧。村民们的心情,绝对不是倒向希望的一边吧。

「不管怎样,也要想办法解决吧。……总之,先回去宅邸吧。先让雷姆安定下来。奥托,你也没有地方住吧」

「啊啊!?哎在边境领主的宅邸也挺麻烦的吧!?如果卷进了意想不到的状况的话,还是在龙车里过夜比较轻松!」

「吵死了,已经卷进来了吧。都已经同甘共苦了。在死之前就任由你使唤吧」

无视了唠唠叨叨的话,向帕德拉奇发出指示后,昴和村民们分别向着宅邸走去。原来步行要十五分钟,龙车的话过了5分钟的距离就看到了怀念的罗兹瓦尔的宅邸。因为上次没有时间好好地看看周围,这次重新抬起头来看的话感触更深。

「说起来好像也没什么变化啊。……感觉拉姆他们还没回来啊」

「但是,要说没有变化的话碧翠丝应该还在吧。那孩子知道『圣域』的话就好了」

「啊,这样阿斯。糟糕,我和爱蜜莉娅碳都不知道『圣域』在哪啊。那确认罗茨是否平安的手段也没有啊」

方针从根本上失败了,昴为黑暗的前程皱起了眉。爱蜜莉娅那端正的容貌也因忧虑而降低了,奥托没有参与对话,少有的对周围的环境看入了迷。

「啧。总之,现在只有祈祷碧翠子会知道些什么吧」

「刚才一边看着我一边咂舌了?」

「啧。自我意识过剩啦。没有人对你的想法有兴趣」

「说法太过分了!」

无视沮丧的奥托,昴把地龙拴在前门后走向了玄关。首先叫了碧翠丝出来,然后在宅邸里巡视,确保雷姆的床铺,然后改变方针――。

「回来了啦,罗兹瓦尔宅邸。撒,我怀念的家……」

一边说着一边推开门,窥视里面的昴的声音凝结了。因为那是很清楚的,预料之外的别的迎接形式的原因。地毯铺满了玄关大厅,向上的阶梯旁摆着昂贵的花瓶,上面插着彩色的花卉。天花板上悬挂了明亮的结晶灯,说是异世界风的枝形吊灯也没任何问题。那眼熟的大厅的样子,和预想的完全不同。

「不是被荒废了吧……竟然整理好了!?」

地毯没有褶皱地伸展开来,楼梯旁的花瓶散发出水灵的光辉,枝形吊灯更增加了结晶灯本来的美丽。那那个风景不太违和的,昴站着失去了言词。因为被吓破了胆,昴的反应慢了几拍。

「――是谁!?」

小小的,微弱的,听到了容易听漏的一点点的声音,昴在焦躁感的引导下移动了视线。但是,意识到那个影子的时候已经晚了。影子,已经绕到了昴的背后――黑色的影子从昴的正后面覆盖迫近,昴看到了。那个人影清楚地浮现出来,白色的獠牙野兽似的口腔。――然后下个瞬间,昴粗心的意识和世界一起暗转了。

Copyright © EXP 2023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最后修改时间 : 2023-11-21 05:14:10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