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尔的结界』


在昴看来,勉强站立着的加菲尔的身姿,只能用满身疮痍来形容。

全身都被鲜血染红,剧烈而急促的喘息更是让他的双肩不住地上下颤动。多处深可见骨的裂伤直到现在依旧在慢慢地渗出鲜血,在他那短小精悍的肉体之上,除了贴身裤依旧覆盖着他的下腹部之外,其余部分都暴露在空气之中。

在就连鞋子都消失不见,在赤脚站立着的加菲尔面前,昴放下了之前举起的手,

「……这还真是,用完全出乎意料的装扮进行的迎接啊。虽然我也预料到你会怒火中烧,但完全没有想过你会变成这种惨状啊。」

「不要给本大爷在意这些事情啊。本大爷只不过是,稍微滑了一跤而已啊。」

听完紧绷着面颊的昴的话语,一脸不爽地盯着昴的加菲尔如此回应道。

尽管这只是理所当然地玩笑(嘴硬),但看着加菲尔那负伤的姿态,昴不得不产生了一些不好的想象。

为了寻找琉兹而在『圣域』中不断奔走的加菲尔,应该是完全中了昴的计策,被奥托他们拖住了很长时间。

而现在自己的眼前的他之所以会呈现出这副惨状,昴能够想到的可能性只有一个。那就是,

「奥托那个笨蛋,我明明对他说过,只需要把所有事情坦白然后逃走就可以了啊……!!」

「那位小哥还真是坚强啊。尽管他丝毫不擅长战斗,连打架的技巧都是一塌糊涂不是吗?但是他却一直嚷嚷着为了友人什么的废话……不过,那小哥还是挺能干的啊。」

有些恨恨地扭曲着表情,加菲尔轻触着自己额头上那道白色的伤疤。

那道伤疤是以前就有的,那么难道说除此之外他身上所有的伤痕,都是在与奥托的交战中产生的吗?

互殴——虽然因为太过于单方面压制而不适合这么称呼,但正因为昴与奥托打过架(交过手),所以他很清楚。尽管和自己相比,奥托还算是擅长打架的,但在这个拥有超越常识(EX级)战斗力的人物遍地走的世界中,他依旧也只是一个应该被称为非战斗人员的普通的人类。

而他却与正儿八经的战斗人员——就算在昴所有认识的人物之中,光凭战斗力而言都能够处于上位的加菲尔进行战斗,这应该是不可能有胜算的行为。

更何况,昴除了告诉奥托类似诡计一样的拖延时间战术之外,什么都没有说。

「……他应该,还没死吧?」

昴的额角,流过了一滴因为担心而产生的冷汗。

最糟糕的想象,就是加菲尔用他的利爪将奥托撕裂致死的画面。尽管希望是自己想太多然后被加菲尔一笑了之,但就他的姿态来看,昴觉得自己也无法这么说。

毕竟现在的加菲尔,正像经历了一番苦战而遍体鳞伤的模样。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对奥托手下留情什么的,就连昴自己都觉得,这种希望过于自私了。

然而,就算是有这种自私的想法也无可厚非,毕竟如果奥托真的死了的话,就毫无意义了。

并不是奥托的死亡毫无意义,而是昴的生存失去了意义。

「……昴。」

从不经意间咽了口气,即将垂下目光的昴的身后传来了银铃般的呼唤。

尽管在一瞬间,指尖的主人有些许的犹豫,但她还是碰触到了沮丧无力的昴垂下的肩膀。从身后传来的那轻微的触感,暂时中断了垂头丧气的昴那混乱的思绪。

将视线投去,昴看见站在自己斜后方的爱蜜莉娅正在用担心的眼神注视着自己。而事实上,现在的爱蜜莉娅就连自己心中的感情都依旧没能彻底理清,但)还是分出心思关心着昴。

她应该无法理解,浑身浴血的加菲尔一脸愤慨地站在这里的情况究竟意味着什么。可即便如此,她还是察觉到现在这种情况不能等闲视之。而她看向昴的双眸中,比起不安,还是担忧的感情更多。

「我没有事的,爱蜜莉娅。突然让你看到我这副不像话的可悲样子真是抱歉啊。……我已经再次意识到有人在背后支持着我,所以我已经冷静下来了啊。」

就像被她那视线支撑着一样,深呼了一口气的昴再次径直看向了加菲尔。

因为墓室的入口处略微有些坡度,现在的昴正处于俯视着加菲尔的状态。而态度恶劣的加菲尔则是弓着背,就像想用自己锐利的目光射杀昴一样紧紧盯着墓室入口的方向。

「看起来你们这些家伙,在本大爷四处奔走的时间里,还真是肆意妄为了一番不是吗?偷偷摸摸偷偷摸摸……啊?看来你们这些家伙还是没有明白,本大爷可是最讨厌这种混账一样的肮脏花招了啊,是这样吗,啊?」

「在这里做什么事情还需要获得你的许可,这种事我还从来不知道啊。话说,你是什么样的性格这种事情实在太好懂了,只要看看就能明白了哦。我原本就想着你会很生气,而实际上,你也和我预想的一样,除了愤怒就没有其他感情了啊。」

「啊?」

面对着不断散发出压迫感的加菲尔,昴却仅仅只是耸着肩回答道。或许是因为昴的语气并不像平时那样有气势,加菲尔皱起了鼻翼。

俯视着他那焦躁的表情,昴紧绷着面颊,

「加菲尔。你把奥托怎么了?」

「因为那家伙做了一些乱来的事情啊……本大爷已经把那家伙咬得粉碎,那家伙的残骸估计已经成为森林的肥料了啊。」

「——」

听到/咬合鸣响着的尖锐的犬齿,用舌头随意舔舐着的加菲尔/的话语,爱蜜莉娅倒吸了一口气。加菲尔的全身散发着无比惊人的怒气。光凭这一点,就让人感受到,以加菲尔为对手的奥托遭遇了多么艰辛的苦战。

那也让人了解到,加菲尔并不可能在这种战斗中留手这一事实。

因此,

「那么,那家伙应该还活着啊。什么啊,让我这么担心……说实话,刚才我还以为万事休矣,真心地是一阵害怕啊。」

「……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家伙为何要做出这样的行为啊……虽然我也没有预料到他能够取得拉姆的协助,但他应该没有被拉姆教唆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吧。如果是拉姆的话还真不一定……毕竟我还没告诉过那家伙,在关键的时候应该怎么做啊。」

「喂,喂,开什么玩笑啊。」

「这样的话,加菲尔会变得这么破破烂烂也是因为有拉姆的帮助吗?我就说嘛。仅凭奥托一个人的实力,还是不可能让加菲尔吃这么大的亏的啊。什么啊,我原本还以为奥托那家伙还有什么隐藏实力,还想着稍微对他产生一点友情……」

「——你这混蛋!到底在说什么鬼话啊!啊!?」

加菲尔愤怒地咆哮着,被任凭感情迸发的他狠狠跺着的地面裂开了。

以他那深陷于地面中的脚跟为起点,大地塌陷着,以加菲尔为中心形成了一座环形山。在那到处都是裂隙的环形山底部,那漫天的尘土之中,加菲尔咬牙切齿地盯着昴。

「本大爷可是清清楚楚地说过,那家伙已经被虐杀掉了啊!那个小哥真是干的不错啊!用完全搞不懂的加护将整座森林变成他的同伴,然后用虫子还有老鼠什么的不断骚扰着本大爷。在最后,还给了本大爷一发他本来应该无法使用的大魔法啊。所以……本大爷也对那个战意盎然的混蛋表示了敬意。——用本大爷的利爪,还有尖牙啊!」

「将整个森林变成同伴……是这样吗?『言灵的加护』原来还有这种使用方式吗?那家伙,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还一直藏着掖着……」

「被那个小哥唆使的拉姆也一样啊!拉姆那家伙,不仅中途插手,还毫不留情地对本大爷出手了啊……所以,那家伙也被本大爷咬死了啊。」

「……」

咬牙切齿地,双手掩面的加菲尔仰视着天空。

沉默地注视着加菲尔那似乎是在悲叹的姿势,昴在自己的脑海中不断反思着加菲尔刚才的话语。

果然,拉姆的确是和奥托建立起统一战线,与加菲尔进行了对峙。

又或者说是奥托在拉姆的帮助下,将加菲尔逼到了近乎要使用底牌的程度。然而就算是这样,身为兽人的他的肉体还是过于强韧了。

「现在的本大爷也没有心情去追那些,趁着本大爷被小哥和拉姆拖住的时候四散逃跑的家伙们啊。但是呐,本大爷也完全没有对你们这些家伙的举动视而不见的打算啊。赶紧给本大爷从那里下来,不要接近那里了啊。本大爷已经不会再让任何人进入墓室了。本大爷要亲手,把它毁掉啊。」

「做出这种事情的话,就再也没有方法打开结界了啊。……那样的话,这个『圣域』就会成为一个永远封闭的空间。变成这样也没有关系吗?」

「没有关系啊。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是坏事啊。」

如此断言着,加菲尔开始从环形山的中央向着墓室迈出脚步。

从脚步声中可以听出,他的内心已经不再迷茫,而那也同样在向昴宣告着,他对于将自己刚才说出的话语付诸实这一举动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犹豫,这一事实。

浑身浴血满身疮痍——就算他已经是这副惨状,但昴与加菲尔之间依旧存在着天壤之别一样的实力差距。

就算受了如此重伤,这位名为加菲尔的男人在实力上依旧远远超过了昴。

光是看到他刚才那一记震地所散发出来的威压,这一事实就是一目了然的。

然而,

「这,这种事情,我是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现在在场的,除了昴之外还有另外一人,正是那位为了阻止加菲尔的行为而站在墓室入口的少女。

从昴的身边挺身而出,爱蜜莉娅阻挡在了逐渐逼近墓室的加菲尔面前。而加菲尔只是仰视着她那苍白的面容,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喂?弱不禁风的女人,就不要来挡住本大爷的路啊!」

「我拒绝,我必须阻止你。我不会让你就这样把墓室破坏掉。我一定会突破『试炼』的。」

「这不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吗,啊!你这家伙,明明每天都摆出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不是吗!?再加上,现在的你还因为失去了友人什么的而悲伤无比不是吗?还是回你房间躲到被子里哭泣去吧。如果你这么做的话,本大爷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啊。」

「——」

听着加菲尔那粗鲁而刻薄的话语,爱蜜莉娅的脸上浮现出悲痛的表情。然而,那个表情在她的脸上也只是出现了一瞬间,在眨眼的瞬间,爱蜜莉娅就将那份痛苦深藏心底掩埋起来,

「不巧的是,就算被你这么说,我也不会选择退却。我必须去挑战『圣域』。然后,去正视自己的过去……」

「不论是哪个家伙,都是这样……切!」

打断了爱蜜莉娅的话语,双眸中满溢着愤怒的加菲尔焦躁地咋舌道。

昴可以看到,随着从他身上散发的威压瞬间增加,处于加菲尔的怒火之下的爱蜜莉娅的双肩在微微颤动。察觉到她那略显胆怯的反应,目光敏锐的加菲尔更是哼了一声,

「过去什么的,那又如何啊。明明在本大爷面前已经这么害怕了,还想要去克服对你这家伙而言最为恐惧的事情,这不是开玩笑吗!?——根本不会有谁,能够做到这点啊。那个魔女也只不过是,布下这种性格恶劣的测试,然后躲在暗处尽情地通过嘲笑他人的丑态以满足自己的恶趣味而已啊。」

「你还真是把魔女想得恶劣透顶,完全将她否定了啊。」

「啊?」

听着加菲尔那似乎是在唾弃的评价,昴插嘴道。而加菲尔则是将之前射向爱蜜莉娅那愤怒的视线转而投向了昴,然后伸出手指指着昴恶狠狠地说道。

「哈啊?你这混蛋,不会是想包庇那个性格恶劣的魔女大人吧?虽然有人说过『珀特茨克无昼无夜』,但身上散发着魔女的臭味的你这混蛋该不会从心底就是那个魔女的奴隶吧,啊?」

「——」

听到加菲尔的诘问,昴沉默以对。

看到昴的反应的加菲尔惊讶地皱紧眉头,他应该是无法理解昴现在沉默下来的理由。

在墓室中沉睡的是魔女『艾姬多娜』。然而,萦绕在昴身上的魔女的瘴气,大部分则是来自于『嫉妒魔女』。

光是从他说的话语上推测,加菲尔他不光在嗅觉上完全无法分辨瘴气,在思想上也无法理解瘴气之间的区别。

而对于仅仅挑战过一次『试炼』就丧失了斗志的加菲尔他,也是理所当然地没有理解艾姬多娜的『试炼』的意义。

「不论什么,都是半吊子啊,加菲尔。」

「……你这家伙刚才,说了什么啊?」

那正是昴综合了至今为止加菲尔所有的言行举止,对他作出的评价。

听到昴对自己说出的冷酷评语,加菲尔压抑着怒气低声恫吓道。然而,尽管加菲尔正气势汹汹地站在自己面前,昴依旧毫无畏惧地直视着他那充满怒气的双眼。

「因为自己做不到,就自顾自地断言他人也同样无法做到。因为我是这么认为的,所以那家伙就肯定是这样没错。——你这家伙,到底是要多自以为是啊,」

「……」

「的确正如你所言,爱蜜莉娅的『试炼』挑战已经失败了很多次。她因为看到了并不想回忆起的过去而悲伤啜泣这一事实,我也无法否定。因为帕克的消失不见,迷茫悲伤的她又表现出那种不成体统的模样,而我也无法明确断言现在的她已经完全振作。」

站在保持沉默的加菲尔面前,昴对自己身边的爱蜜莉娅主观而肆意地评价着。

这么突然到底在说些什么啊,爱蜜莉娅就像抱有这一疑问一样惊讶地看着昴。然而,看到了对自己做出糟糕评价的昴的表情,爱蜜莉娅像是察觉到了昴的部分深意,所以也就没有说什么。

毕竟,从昴口中说出的评价,爱蜜莉娅自己其实也是承认的。尽管那毋庸置疑就是令人为之羞愧的评价,但并非是能够充耳不闻的内容。

如此糟糕地评价着,然而,只要能够去正视这些现实,就算现在的她表现得依旧脆弱,但也完全无损她的那份优秀的光辉。这就是昴的想法。

因此,

「或许现在的她,就算去挑战『试炼』,结果也不会有什么变化。或许今天的她依旧会失败,依旧会泫然欲泣地归来。」

「既然都已经明白会这样了,那又是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

「但是,爱蜜莉娅依旧会去挑战。无论多少次。——她和你完全不一样啊。」

「——啧」

加菲尔倒吸了一口气。

没有漏看他那锐利的目光中瞬间闪过的动摇,昴毫无畏惧地做出断言。

再一次地,昴径直俯视着加菲尔,

「加菲尔。爱蜜莉娅她,和因为失败就选择逃避的你,完全不同。」

「——切!不要给,本大爷,蹬鼻子上脸啊!!」

昴的话音刚落,加菲尔就发出了愤激的怒吼,他的右脚重重跺出,将大地撕裂。

因为受到的冲击,地表的土层被直接掀起。一块方形土石不知原理地形成了,而那块差不多有草垫(榻榻米)大小的土块直接被加菲尔的左脚踢了过来。

土块携带着惊人的气势在空中回旋着,裹挟着暴风的土块直接紧贴着昴的左侧飞过——就那样击中了墓室入口处的墙壁,对那座古老的建筑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从那发出巨响的墓室墙壁上,混杂在碎裂的尘土中的一部分常春藤,还有像是苔藓一样的东西都被震荡剥离下来。尽管沐浴在这从头顶落下的杂物雨之中,但昴依旧稳稳地站立着。而在他身边的爱蜜莉娅,尽管在一瞬间缩了一下肩膀,但或许是因为听到了方才昴的话语,她也没有任何的躲闪。

目睹着两人之间的,虽然很小但确实存在的信赖,加菲尔睁大了双眼。而充血变红的眼眸也给他的目光增添了几分狰狞的色彩,

「这算是什么啊?你们两个家伙都让本大爷感觉好不爽啊!啊!真是不爽啊!不爽至极啊!总是一副好像什么都明白的表情!总是一副游刃有余的表情!只要本大爷想的话,完全能够把你们两个家伙变成无法区分彼此的碎肉啊!你们到现在都没明白这点吗,啊!?」

「你是绝对无法做到这种事情的,这点事实我还是能够明白的啊。」

急促地不断喘息,愤怒地踩踏地面,加菲尔一次又一次地出言恫吓着昴与爱蜜莉娅。然而,他那气势汹汹的威胁,却丝毫没有让昴的内心产生一丝的波动(动摇)。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至今为止所发生的事情,琉兹的话语,然后还有现在的情况——这所有的一切,都终于让昴明白了加菲尔真正的本性。

就算呈现出如此愤怒的姿态,就算他对昴等人抱有敌意,加菲尔他——

「你是,不会杀死我或者爱蜜莉娅的。不对,应该说是做不到啊。毕竟加菲尔……你,到现在为止,都从未杀死过他人,不是吗?」

「——」

「尽管你应该也和奥托和拉姆战斗过了,但你应该也没有杀死他们。就算暂且不提奥托,你也不可能对拉姆下手。至于现在两人不见踪影,应该是处于无法动弹的状态吧……所以你可以先停下来了。」

听着昴的话语,加菲尔那混杂着焦躁的举动停止了。

屏住呼吸,加菲尔死死地盯着昴。而听完昴对他道出的话语,爱蜜莉娅的双眸中浮现出疑惑的色彩。

对于仅仅只是从加菲尔平时的言行中对他有粗略了解的爱蜜莉娅而言,应该是不太容易理解昴刚才的那番话语的。

然而,昴对此抱有信心。

至少只要加菲尔他还尚且处于拥有自我意识的人型(正常心理)状态,他就绝对不可能做出杀死他人这样的决断。

——在至今为止的轮回中,昴也多次与加菲尔处于对立状态。

因为双方的意见不同。或者只是加菲尔在突然间就对昴抱有了敌意。

也有过为了制止即将对罗兹瓦尔发难的昴而诉诸暴力,并且夺走了昴的一只眼睛的情况。

然而,为失去一只眼睛的昴进行治疗的也是加菲尔,并且就算在处于敌对状态时,加菲尔也从未选择过杀死昴。

仅有一次例外。那就是兽化的加菲尔将避难民尽数虐杀的那一个轮回。那也是昴不想回忆起的记忆。那既是对于昴而言完全无法遗忘的,烙印在心中的记忆,也是让昴至今都对加菲尔抱有复杂的感情,心怀芥蒂的理由。

然而,每当回忆起当时的事情,昴的内心一直有着一些在意之处。

兽化的加菲尔并不会说话。只会如同野兽一样,遵循本能挥舞着爪牙。即便是对村民们进行攻击的时候,也应该完全是受本能的驱使。

然而,当时,在加菲尔他即将杀死,那最初的村民——就是那位作为巨虎开始虐杀的契机的,最初的村民之时,在最后的最后,真的是在那位村民即将丧命的时候,兽化的加菲尔还是出现了一瞬间的犹豫。

在那个时候,因为愤怒和焦躁充斥着昴的内心,所以他并没能理解这点。

在加菲尔向着最初的村民冲过去时,昴原本以为是因为当时的自己实在是过于焦躁才会认为时间的流逝变慢了。但是,现实应该并非如昴所想。当时处于兽化形态的加菲尔的确是在犹豫着。

然后,亲手杀死了第一个人,不再犹豫的加菲尔才会在那个瞬间,成为了真正的凶兽。

知晓了鲜血与生命的滋味的巨虎的眼神,菜月・昴一直都裹挟着无比的憎恶将之牢记心中。

「你现在的眼神,与当时那个眼神并不一样。所以你,还没有杀死任何人。」

「这又是什么,不知所云的根据啊!?暂且先不提拉姆,本大爷可是完全没有,会对把作为你这家伙同伴的那个小哥咬碎产生犹豫的理由啊!」

「这倒是的确如此啊,暂且不提拉姆。」

「那,那个……你们两位,难道都对奥托君心存怨恨吗……?」

听着奥托在两人的对话中遭受的不公平待遇,爱蜜莉娅不禁怯生生地出言问道。

然而,昴或许也是第一次有意识地将爱蜜莉娅的提问无视掉,他竖起手指指向了,脸上已经没有直到刚才还一直存在的焦躁且愤怒的神色的加菲尔。

「就算是现在,我也认为我的猜想肯定没错啊。不过,我可不认为我是在猜想。我只是想把这个想法作为威吓而已啊。到底你是会产生杀意,还是觉得害怕呢?」

「喂、喂、喂……你这家伙给本大爷注意点言辞啊。你这家伙要是再继续大放厥词的话,说不定本大爷就会让刚才那番话成为你这混蛋的遗言啊。」

「还是不要再做出这种你根本做不到的威胁了啊。明明内心已经开始胆怯畏缩,却还要再逞强什么的,这种角色光是有在巷子里遇见的混混三人组我就觉得已经足够了。虽然说那些家伙至少还有,会拿刀捅我的胆量啊。」

「住口……给本大爷住口……」

咬牙切齿地,加菲尔愤怒地瞪视着昴。

然而,现在与他对峙的是菜月・昴。而他也正是在,眼前的对手越是被煽动的场合,才越能发挥出自己的才能。因此,

「你那令你自豪的利爪尖牙也是,就算每天都精心打理着,但也不过是装饰而已。话说,在你的爪子上增添一些漂亮的装饰如何?在我的故乡,几乎所有的女孩子都会这么做的哦。那对于像个女人一样磨磨蹭蹭犹豫不决的你来说,不是正合适吗?」

「给本大爷闭上你的臭嘴啊——!!」

冲击再次来临。

被掀起的土块再度被他踢过来,掠过昴的头顶狠狠地撞在墓室的墙壁上。

并没有闪躲的必要。从一开始,昴就不认为石块会击中自己。

「想要玩泥巴的话还是去沙坑比较好哦。在我背后的这玩意可是重要的文化遗产,你难道连这点都不明白吗?更何况,你不是一直自称是守护『圣域』的吗?在我背后的可是死于此处的魔女的墓室哦。不要差别对待你的同伴啊。」

「那种家伙怎么可能!是本大爷的同伴啊!那家伙!正因为有埋葬在那片土地之下的魔女……本大爷……本大爷,才……!」

口齿伶俐,状态绝佳。听到昴那滔滔不绝的挑衅,加菲尔的气息开始逐渐微弱起来。

原本,他就是拖着自己满身疮痍的身体勉强来到这里的。之后还一直进行着如此让他身心疲惫的谈话,再加上他还不时地会在毫无意义的示威行为上浪费体力。与此同时,他那激动愤怒的情绪也加速着全身的血液循环,原本已经止住出血的伤口现在也有不少再度迸裂开来。

急促地喘息着,加菲尔站定了脚步瞪视着昴。突然间,他将视线移向了在昴身边的爱蜜莉娅。之后,他就像是察觉到什么一样皱起鼻翼,

「喂……开什么玩笑啊,你这家伙。你这家伙的眼神,算是什么意思啊,啊!?」

「……」

「有什么想说的话就给本大爷说出来啊!被用这种眼神盯着,只会让本大爷感觉更加恼火啊!」

或许是从沉默地看着自己的爱蜜莉娅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加菲尔如此咆哮道。

爱蜜莉娅从自己紫绀色的双眸中投去蕴含着复杂感情的视线,然后对提出要求的加菲尔轻轻地摇了摇头,

「加菲尔……你,到底是在害怕着什么呢?」

「本大爷在,害怕……哈啊?」

「就是在害怕啊。所以你才会大声咆哮着,全力挥动着手臂,狠狠地践踏着地面,因为只有这样在能让你自己振奋起来,难道不是吗?」

「不要装作一副,了解了本大爷的感情什么的…………」

「就是能明白啊。毕竟……」

看着声音逐渐低沉变小的加菲尔,爱蜜莉娅暂时中断了自己的话语,进行了一次深呼吸,然后继续道。

「——我也是一直,带着各种各样的恐惧生活着的。」

听到爱蜜莉娅那,将自身的弱点作为理由的话语,加菲尔一时之间停止了呼吸。

将手指探向自己的胸口,就像在确认挂在那里的结晶石的触感一样手指微动,眼眸中浮现出梦幻而空虚的色彩的爱蜜莉娅继续着她的话语。

「至今为止的我一直都是,对很多事情抱有恐惧地生活着。将各种各样的事情推卸给陪伴着我的帕克,一味地依赖着他……就连这点都没有丝毫在意地,就这样一直活到现在。而直到今天,直到刚才,我才觉得自己稍微有点明白了。」

「闭嘴!」

「现在的我还不能清楚地明白,到底什么才是正确的,而我又有什么必须去做的事情。但是,我还是知道,那个『某种事情』是一定存在的。而在这个墓室中,我一定能够找到那个『某种事情』。所以,我是不会在这里选择逃避的。」

「闭嘴。赶紧给本大爷消失。不要再对本大爷,唧唧歪歪地了啊!」

「……你其实,已经找到那个『某种事情(东西)』了不是吗?」

「——切!」

听到爱蜜莉娅的诘问,已经到达忍耐极限的加菲尔猛然抬头。他略微弯曲着双膝,然后就像是将要把他那短小精悍的身躯发射出去一样直接跳跃起来。

加菲尔以惊人的速度跃向爱蜜莉娅。——然而,在加菲尔的身躯即将碰触到她的瞬间,昴挡在了两人之间。

「加菲尔!」

「——切!」

向着飞扑过来的加菲尔伸出手,昴像是要保护爱蜜莉娅一样与他发生了激烈的碰撞[碰♂撞]。遭受冲击的昴直接被击飞了,他的表情也因为随之而来的身体各处的疼痛而扭曲着。在体验完多次上下颠倒的感觉之后,昴以仰躺的姿势倒在地上。之后,将自己的利爪抵住倒下了的昴的脖子,加菲尔对着爱蜜莉娅露出了獠牙,

「现在立刻!现在立刻,给本大爷从那里离开!如果不照办的话,本大爷现在就把这个混蛋的头扭下来,把你这家伙的衣服全部染红!」

「昴——」

被恫吓着的她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尽管失去了帕克,但她依旧是精灵术师。只要借用签订过契约的微精灵的力量,她也依旧能够使用魔法。先不提胜败会如何,她还是能够与加菲尔进行战斗的。

也因此,爱蜜莉娅正准备为了应对这一突发情况而聚集魔力。

「爱蜜莉娅,住手!现在先不要管我!反正,他也不可能真的那么做啊!」

「闭嘴!本大爷差不多已经受够了啊!你这混蛋,还有这个女人的鬼话已经让本大爷听烦了啊!要不然让本大爷把你这轻浮的嘴角撕开然后再把下巴卸掉如何,这样的话,你这家伙应该也就说不出那些鬼话了,不是吗,啊?」

「——啧」

压在倒在地面上的昴身上,加菲尔用他那尖锐的利爪在昴的左脸上游走着。利爪的尖端不断撕裂着脸颊上的皮肉,感受着恍若燃烧般疼痛的昴发出了低声的悲鸣。

然而,尽管如此,昴的眼神里依旧没有丝毫屈服的色彩。

「就算我们让开,然后任由你把墓室破坏掉,那又能怎样呢……一味的逃走逃离逃避,你真的以为这样就能完全逃脱吗?」

「那可是仅属于自己的后悔啊。其他人又能做到什么啊?那玩意从一开始就丝毫没有让我们逃离的打算啊。你又是为什么,不明白这点啊!」

「我的确无法明白啊,加菲尔。——毕竟过去也好,后悔也罢,都是能够跨越的啊。」

「——」

这就是昴的断言。

听到他的断言,加菲尔和爱蜜莉娅两人同时咽了一口气。

「因为痛苦,因为悲伤,因为过于可怜,所以无法去面对,也因此选择了放弃。但是,认为已经束手无策的也就只有我,事实上,所有的事情都并非想象中的那样绝望啊。」

虚构的事实,虚假的双亲,就算在记忆中再现出来的,仅仅只是虚伪之物。

昴依旧得以正视了自己心中最大的后悔,然后从中获得了一个答案,并做出了自我满足一样的告别。

『试炼』的确给予了昴悲伤和痛苦。每当昴回忆起那份记忆,他的内心都会被疼痛折磨着,而存在于他心中的,毫无疑问正是『试炼』和那份过去/一起在昴的内心铭刻下的,痛苦的烙印。

「但是,将那份痛苦还有所有的感情都包含在内,我接受了那份过去。真正地接受了。……虽然说的确,那个魔女的性格极其恶劣,而且我也无法将她背叛了我对她的信赖这一事实遗忘。」

在昴的脑海中浮现的,正是那位经常面带妖媚而可疑的微笑的,纯白的魔女。

自己对她抱有的复杂思绪,应该是无论经过多少时间都不会化解的。

然而,昴并没有将那个时候得到的所有思绪,全部舍弃的必要。

「我还是会对那位魔女表示感谢。能够让我去正视过去,真是太好了。一直逃跑着、逃离着、逃避着……却依旧没有能够逃脱——真是太好了。」

「——」

「加菲尔。——你还在逃避着,你与家人的过去吗?」

「什……!?」

听到昴的质问,加菲尔脸色骤变。

因为怒气上冲而脸色赤红,由于惊愕不已而面色煞白,而现在的加菲尔的面容,则是定格在苍白这一色彩。

他的尖牙咔哧咔哧地鸣响着,这也正是因为他的尖牙在轻微地颤动着。

带着一副似乎是感受到寒意,或者说是恐惧而畏缩的表情,加菲尔俯视着自己身下的昴,

「本大爷的,过去……是,从谁那里……」

「基本就是,从你能够想到的所有人那里……啊。你会把这种行为,当成是背叛吗?还是说你会有其它的某种想法呢?」

「唔,啊,噗……啧」

因为涌上心头的情绪过于强烈,加菲尔就连完整的话语都无法组织起来,只是在断断续续地喘息着。感受着他那断断续续的呼吸,目睹着他那剧烈动摇的神情,昴继续着他的话语。

「魔女对我说,你惧怕着外面的世界。」

加菲尔并没有出声回应。

「法兰黛莉卡对我说,你挥开了她为了带你一起前往外面的世界而伸出的手。」

加菲尔依旧毫无回应。

「琉兹婆婆对我说,你在墓室中看到的,是你与母亲离别时的过去(记忆)。」

加菲尔的回答是——

「哈啊,啊……」

「你与法兰黛莉卡之间的事情,我也只是了解了一些大概。由身为人类的母亲,与身为亚人混血的父亲所诞生的,同母异父的姐弟。身为四分之一混血的你们姐弟并不会受到『圣域』结界的束缚。所以法兰黛莉卡才会为了创造出一个,当有朝一日结界消失之时,能够接受居住于『圣域』的人们的场所,而离开『圣域』。」

「姐……」

「然而,你拒绝了法兰黛莉卡向你伸出的手而选择留在这里。这又是为什么呢?你是想要做什么,又是为了什么,才会直到现在还依旧留在这个场所呢?」

呼吸有些困难。

加菲尔将昴压在地面的手的气力逐渐开始增加了。然而这并非是为了让昴闭嘴而做出的行为。而是因为,现在的加菲尔如果不去像是寻找什么依靠一样向手注入力量的话,他就会被那随时都有可能让自己倒下的,身心上的疲惫击倒。

「在墓室中,你看到了过去。看到的是你的母亲,将你和法兰黛莉卡舍弃在『圣域』中独自离开的那段记忆……吗?」

「——」

「你会对外面的世界如此忌讳和憎恶,也是因为这个理由吗……」

加菲尔那不予回答的态度无疑正是默认。

尽管加菲尔依旧保持着沉默,然而昴还是清楚地看到了至今为止从未出现过的,他那无比脆弱的眼神。那是就连瞪视都算不上的,脆弱而无力的眼神。

那是对自己隐藏的秘密被揭露出来这一事实抱有恐惧的,宛若孩童一般的脆弱表情。

昴的心中,不禁因为揭露他人伤疤而产生出些许的罪恶感。然而,将那份罪恶感压抑在心底,昴继续追究着加菲尔的真实。

加菲尔的指尖陷入了昴脖子上隐约可见的伤口之中,因为异物的侵入,伤口正变得越来越大,而鲜血也随之不断流淌着,

「因为被母亲抛弃了,因为憎恨着将自己舍弃掉的母亲,因为憎恶着将母亲带走的外面的世界,所以你才会憎恨着,憎恨着外面的世界的一切吗……!!」

这正是与琉兹交谈过后,昴所得出的结论。

艾姬多娜曾经说过的『加菲尔恐惧着外面的世界』。

与家人的离别,这正是残留在加菲尔心中,直到现在依旧像是一根荆棘一样不断给予他痛苦的关键。

听到昴那就像是断言一样的话语,加菲尔拼命地摇着头。

「不对啊!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啊!你这混蛋,到底知道多少本大爷的感受啊!不要用这种什么都知道的语气,在本大爷面前胡说八道啊!」

「就是这样啊!我所说的仅仅只是想象而已,虽说的确是用着好像什么都知道的口吻。但是你的真心话,只能够从你那里问出来。如果不是我所说的那样的话,你的真实想法又是什么呢!?」

压迫着自己的肺部,压抑住苦涩的表情的昴高声询问道。

听到从自己身下传来的声音,略微后仰的加菲尔表情僵硬着。

「拒绝了前往外面的世界的法兰黛莉卡,用守护『圣域』的使命束缚着自身,妨碍着为了打开结界而进行的『试炼』挑战!你到底在,恐惧着什么啊!究竟在害怕着什么啊!难道不是在憎恨着外面的世界吗!」

「不,不是……啊!」

「难道不是在憎恨着将你们抛弃的母亲吗!因为在『试炼』的挑战中,看到了被抛弃的自己的身影,所以你才会如此的害怕,难道不是吗!」

加菲尔的表情因为悲痛而扭曲着。

松开了压住昴的手,加菲尔就像是在逃避昴的刨根问底一样想要起身后退。

才不会让你逃避。

伸出手,紧紧抓住加菲尔的后颈,昴拉住了他正在逐渐远离的身体。

保持着能够感受到对方呼吸的距离,昴紧紧盯着加菲尔那染了血的悲壮表情,对着他高声而严肃地说道。

「回答我,加菲尔!你,究竟在害怕着什么啊!」

与琉兹的对话中所得出的结论,艾姬多娜的话语,罗兹瓦尔还有法兰黛莉卡的态度,还有拉姆对加菲尔的看法——从这所有的一切中,昴想到了一个不同的回答。

如果事实,真的如昴现在所想的话。

「不对,本大爷……本大爷是……」

「你真正的想法,究竟是什么啊!!」

「本大爷是……我,只是……对母亲她……」

咽了口气,仰面朝天,加菲尔颤抖着他那满嘴的尖牙,说道。

「——只是希望她,能够获得幸福……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会造成阻碍的吧!?我和姐姐的存在,就是让母亲无法获得幸福的阻碍不是吗!?」

逐渐溢出。

至今为止,加菲尔埋藏于心底的一切。

「这种事情我还是能够明白的啊!我和姐姐会被母亲抛弃。这是理所当然的啊!」

这就是,一直深藏于内心,从未向他人倾诉过的,加菲尔的理由。

「并非因为自己希望而生下的孩子,而且还混入了亚人族的血统……这种情况,肯定会对在外面世界的生活造成妨碍的啊!就算被丢下不管,就算被轻易抛弃,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母亲她,根本没有做错什么……啊!」

声音的颤抖无法掩饰,于是他像是至少要隐藏自己颤抖的双眼一样,双掌掩面。

「我完全能够明白自己被抛弃的理由。所以,我根本不会去憎恨将我抛弃的母亲啊!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啊!我和姐姐的存在,对于母亲的人生而言就只是阻碍而已啊!而将我们舍弃的母亲她,也是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才离开『圣域』的啊!」

当时尚且年幼的加菲尔,亲眼目睹了将自己姐弟二人留在『圣域』的母亲的离去。

当时的他还无法理解自己内心的感情。然而,那份当时的他无法理解的感情就此在内心深深扎根,经过了漫长岁月的成长,最后在他的内心绽放出了一朵名为答案的花朵。

母亲就这样,将自己这对姐弟舍弃了。

然而,

「但是啊,那天晚上……我,看到了啊。在墓室里,在那个『试炼』之中,我看到了,看到了啊。把,把我们舍弃了的,离开了『圣域』的母亲她……还没有离开多远,她所坐的龙车就被卷入了山体滑坡,然后,母亲她就这样被土石吞噬,连幸福为何种感觉都还未知道,就这样失去了生命啊……」

「——!」

「这件事,就连姐姐也不知道……姐姐她也应该是认为,现在的母亲一定是在某处已经将我们的存在遗忘,过上幸福的生活了啊。……然而,现实却并非如此啊!母亲她,才刚将我们舍弃,想要去追寻自己的幸福!就因为一场意外身亡了啊!」

从加菲尔恍若悲泣的话语之中,真相的碎片不断呈现。

无论是知道一些内情的昴,还是对此一无所知的爱蜜莉娅,都被那些碎片中所包含的残酷意义震惊了。

无力地站在因为令人震惊的真相而失音的两人面前,依旧双手掩面的加菲尔,发出了就像是在呜咽一样的剧烈喘息。

「就这样轻易地死去了啊……完全没有,得到幸福啊……」

昴只能呆呆地保持沉默,什么话语都说不出来。

「为什么啊?母亲她,明明是为了得到幸福,才到外面的世界去的不是吗?」

爱蜜莉娅也只能沉默着,什么都无法回答。

「因为想要得到幸福,所以母亲她才会将我们抛弃的,难道不是这样吗?」

昴与爱蜜莉娅相顾无言,只能徒劳地听着加菲尔那悲痛的倾诉。

「如果母亲她,明明都已经将我们抛弃了,却连一点点的幸福都没有体会到,就这么轻易地死去了的话……」

加菲尔像是完全没有理会一直沉默着的面前的两人,只是用他那悲伤而空虚的语气,继续着他那没有答案的质问。

那肯定就是,

「那么我们所感受到的寂寞,被抛弃而产生的悲伤,到底应该如何是好啊?」

——一直一直,在他的内心深处不断回响着的质问。

「明明是希望,母亲她,能够得到幸福的啊……!」

那是情到深处的,发自内心的哭泣。

将遮掩面部的双手拿开,咬紧牙关强忍住悲伤的加菲尔叹了一口气。

就像要将咬紧的尖牙咬碎一样,就像要让尖锐的犬齿刺穿自己的双唇一样。

「悲伤的回忆也好!被丢弃的寂寞也罢!如果这一切都能够让母亲得到幸福的话,我也是会欣然接受啊!我反而会去希望,自己被母亲憎恨着啊……!」

对母亲的思绪流离失所,从墓室归来的加菲尔的心就此被封闭在了『圣域』之中。

他那失去了发泄之所的激情,就这样一直在他的体内,以灵魂为燃料而不断燃烧着。

「但是,母亲在那时已经死去了啊……!仅仅只是给我和姐姐,留下了悲伤的回忆。而母亲也完全没有得到幸福,就那样被压在沉重的砂石之下,痛苦地死去了啊!」

得到了这个结论,从自己内心中那被燃尽的回忆之灰烬中,加菲尔做出(找到)了自己的决定。

慢慢起身,加菲尔离开了原本被自己压着的昴的身体。

抬头看向墓室,加菲尔压抑而阴沉地低声说道,

「——外面的世界什么的,我是绝对不会去的啊!」

那是颤抖着的声音。

既有愤怒,亦有悲伤,还有些许激情的残渣,而这所有的一切,现在也都在熊熊燃烧着。

加菲尔再度垂下视线。

俯视着正在起身的昴,他那紧紧咬住的锐利尖牙不断发出鸣响。

「就连舍弃一切选择离开的母亲,都无法得到幸福啊!无论想要做出何种改变,痛苦都会如影随形,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忍受那份痛苦的啊!」

「——」

「对此束手无策而选择放弃的家伙数不胜数啊!而留在这里[指圣域]的,也全都是这样的家伙们啊!这又应该怎么做才好啊!把那些家伙,当作为了得到幸福的牺牲品,然后一直背负着那份悲伤的回忆,这就可以了吗?我,去像姐姐她那样做才是正确的吗!」

「——」

「我,本大爷一定要——守护好。」

紧紧握起双拳。

并非在咆哮,加菲尔只是在自己的双眼中灌注着平静而坚定的决意,然后叹了口气。

「本大爷一定会,守护好的。只要在本大爷的手能够触及的范围内的事物,本大爷全都会守护好的。守护着,守护着,一直守护着……绝对不会再失去任何人……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得到母亲那样的结局啊……!」

既非愤怒驱使,亦非悲伤使然,这正是加菲尔那正在颤动的心声。

昴也好,爱蜜莉娅也罢,都在加菲尔所抱有的思绪之前一动不动。

站在两人前方的加菲尔张开双臂,背对着墓室,大声地咆哮道。

「本大爷,要成为结界啊!一个真正的,分隔『圣域』内外的,结界!」

「加菲尔……」

「所以!本大爷!要去守护好『圣域』里的大家!要去守护好婆婆!这是只有本大爷才能做到的事情啊!这是只有本大爷才知道的事情啊!其他人只要什么都不知道地去得到幸福,这就足够了啊!」

这正是,加菲尔用宛若啼血的声音道出的,他的觉悟,他的怒号,他的决意。

在他的这份觉悟面前,什么话语都无法组织出来。

现在的加菲尔,已经完全坚定了他自己的觉悟。

这样的话,

「——昴?」

「没有问题啊,爱蜜莉娅。」

看到起身站立并向前迈步的昴,爱蜜莉娅不禁出声询问道。

对正在担心自己的爱蜜莉娅挥了挥手,昴向着加菲尔迈出脚步。

在伸手即可碰触到对方的距离中,两人相顾无言。

现在,仅仅依靠话语已经无法阻止加菲尔了。

既然这样的话,要做的事情也就只有一件了。

「你这个不懂事的固执混蛋……」

「——」

「我已经明白了,你的觉悟啊。之前的我的确的是搞错了。但是,现在的你也完全走上了一条歧途啊。所以说……我要,让你回归正道。」

加菲尔略微低下身子,垂下了双手。

尽管看似毫无戒备,但这实际上是散发着异常威压的,加菲尔的动真格的姿态(架势)。

在他的面前,昴也抬起双手摆出了破绽百出的架势。

这正是为了迎接,已经知晓了语言无法传递到他内心的昴所选择的,以加菲尔为对手的,打架定胜负。

「我会把你彻底击败,然后好好地告诉你。——你只不过是一个温柔而又脆弱的混蛋而已啊。」

Copyright © EXP 2023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最后修改时间 : 2023-11-21 05:14:10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