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语』


——这是对昴来说非常有既视感的怒声。

「魔女的…味道……」

对昴来说,因为这个理由而被敌视也是第二次了。

闻到昴自己闻不到的气味,加菲尔用像是看着仇人一样憎恨的眼神瞪着昴。

那锐利的视线、奔涌的敌意,都是昴知晓的。

魔女的恶臭、罪人的余香、被魔女诱惑的人。

她就是如此咒骂昴,甚至于曾经关系恶化到要将昴杀死。

「干什么一脸呆样,被我说中了所以就连话也不会说了么,啊?」

对着因为惊愕和动摇而无言以对的昴,加菲尔将内心的怒火化作言语道出,尽管双手放松垂下,但戒备并没有解除。

注视着昴的一举一动的样子,是和他之间构筑的一点点亲近感的体现——这种期待已经哪儿都不存在了。

「那个,关于魔女的气味……」

「啊?」

「我身上的恶臭,是从墓室出来——也就是『试炼』之后开始漂荡的是吗?」

「——没错,在那之前明明还没怎么在意,『试炼』回来气味突然就浓郁了这么多,虽然不知道你在里面干了什么好事,但本大爷还没有好人到会信任被这种味道缠上的家伙啊。」

自己的疑问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昴短短地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魔女的恶臭——缠绕着昴的气味更加浓郁是在『死亡回归』之后这点应该没错。

从以前开始就有所怀疑,至今都无意识地想要回避这个问题的答案。然而这个答案的一部分,现在的昴不得不承认了。

——给与菜月・昴『死亡回归』的,正是魔女。

不知道理由,也应该没有关联性,但是不可思议地能够理解和接受。

就像明明只剩下一个碎片,只要将其置入就能够完成拼图却一直在犹豫不决,而现在那种完成的清晰明了的答案终于得到一样的感觉。

「到底,和我有什么因缘啊……明明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一直过着与超常现象无缘的生活,来到这里之后和魔女这种话题人物也没有见过面……甚至于还在被召唤后的六个小时左右死过一回。」

『死亡回归』这种特殊性本身就是被召唤到这个世界的原因,昴曾经这么想过。

但如果这与魔女有关,那么召唤本身也就与魔女有关。至今为止,虽然从来没有如此明确地追求答案——

「终究还是没法无视了吗……」

「唧唧咕咕地说什么呢,本大爷可没时间烦恼那些不知所云的东西,快点回大圣堂睡你的觉,别让本大爷再做这种麻烦的事情啊。」

「……让我离开?按照你的说法,我可是全身缠绕着魔女气息的可疑的家伙。深夜,只有两个人,在这种没人的场所,这种场景不是密会就是下黑手才对啊。」

「哈,本大爷虽然有点短虑但至少有些事情不是想不到啊……现在,把你这家伙的头拧下来是很容易,但做了又能怎样呢?让跟你一起的半魔知道你死了会有更加麻烦的事情发生,这点还是知道的啊。」

对着没完全理解加菲尔的意图而歪着头的昴,「但是呐」他继续说道。

「本大爷可不想你这家伙再接近墓室,让你身上的恶臭更浓了。现在还只有嗅觉灵敏的本大爷察觉到……在这里的婆婆或者是其他人说不定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会察觉到。还有一些更麻烦的家伙也是。」

「更麻烦的家伙……」

「应该有些头绪的不是吗?你这家伙身上的恶臭也不是现在才有的。就是那些闻到这种味道就会接近的混蛋们。」

面对咬牙切齿说话的加菲尔,想到许多的昴不禁摒住了呼吸。

看到昴的反应的加菲尔哼了一声,像是驱赶虫子一样向昴挥着手。

「所以说,赶紧滚蛋。现在的话本大爷还不会做什么。从明天开始安静呆着的话本大爷也不会故意找茬。但是呐,禁止接近墓室,也禁止随便和本大爷或是婆婆扯上关系,会给互相留下不好的回忆的。」

「互相不干涉,是吗。不干涉的话你就什么也不做,还真是宽容的处置呢。」

「『踩了格林卡姆的尾巴还捡回一命』呢,在本大爷还没改变想法之前赶紧从眼前消失,如果可以的话本大爷也不想被拉姆讨厌呢。」

说出了喜欢的少女的名字,已经有了做最坏打算的觉悟并将其宣告的加菲尔,从他身上散发的敌意、威胁都被自制心阻止了,这点也传达出来了。

昴虽然有意见和反驳还有进行议论的余力,——现在还是先撤退比较好呢。

做好了这样的决定,昴叹着气放松肩后退了一步。

看到表明自己没有前进意图的昴,加菲尔的姿势露骨地改变了。闭上单眼,长呼一口气的他就直接在前往墓室的唯一道路上坐下,用双手交叉抱胸的姿势盯着昴。

「这样就好了。千万不要做什么多余的事呦。——本大爷从今天开始一直到『试炼』结束都会在这里,明天也好后天也好这之后也好,早晨也好中午也好晚上也好,本大爷完全没有让你这家伙前进的想法,给本大爷好好记住了。」

「……为了不让拉姆讨厌,至少还是去洗洗澡比较好哦。」

「在本大爷身上的味道比你这家伙身上的恶臭还浓之前,给本大爷尽全力帮助爱蜜莉娅大人突破『试炼』。——赶紧消失。」

加菲尔闭上双眼,看上去是真的要就这样就寝。

一眼看上去这姿势到处都是破绽,现在暂且撤退,然后绕路穿过森林到达墓室应该并不是不可能。

「还是别那么做比较好。」

看来就连那种想法都被戒备了。

像这样还在能够看到的范围里,加菲尔也只会用语言制止昴,但是一旦昴践踏了他的好意,加菲尔也不会留手。

无论是战胜拥有把帕特拉修连同龙车一同扔飞的技量的对手的可能,还是逃过像野兽一样灵敏嗅觉的方法,现在的昴都没有。

「在茶会欠下的帐结果现在要还了么……」

手扶着额头,昴直到现在才开始对与那个魔女有交谈的场所这种幸运感到后悔,那个时候有应该询问却没问的问题也是事实,虽然不是应该被责备的事情。

「至少今晚什么也做不了了呢。有什么能够想到的手段吗……」

不突破加菲尔的话就到不了墓室,昴到不了墓室的话,爱蜜莉娅就只能接受『试炼』。

根据昴的经验,爱蜜莉娅在还有三天的时间里突破『试炼』是不可能的,在这三天里必须采取什么行动。

「本宅会被艾尔莎袭击,击退艾尔莎的机会也不能轻易放弃。」

就算是依靠他人,也希望能找到小路然后和艾姬多娜交谈。然而,这因为加菲尔的妨碍而不可能了。

没有艾姬多娜的意见直接让昴去突破『试炼』,这同样被加菲尔妨碍了。

想到这里,昴十分简单地意识到现状变得一筹莫展了。

「喂、喂、喂……这不是,典型的糟糕状态吗?」

既然不能用实力突破加菲尔的妨碍,昴想要进行『试炼』就只能放弃或是采用别的方法来打破困局。然而,这对于孤身一人的昴而言是不可能的。

「就算想要募集帮手……拉姆还有奥托就现实情况来说也不是我的友方呐。」

那两人在考虑了『试炼』与王选的关系之后也认为由爱蜜莉娅突破现状是最佳的判断。当然,在接下来的两天里看到受挫的爱蜜莉娅,两人的意见说不定会有所改变。

「但那样就赶不上袭击了,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让周围人察觉到爱蜜莉娅突破『试炼』的困难与昴抱有的危机感之间有着明确的时间差。昴固执地想让自己参与『试炼』的做法也想必会被怀疑是对爱蜜莉娅缺乏信赖的表现。

像那样做的话,光是考虑到爱蜜莉娅的想法就感觉到心痛不已。并不是不相信爱蜜莉娅,倒不如说,只要时间允许,她就一定能够将被赋予的任务完成,昴是如此坚信着。

——即使知道她所背负的过去如此沉重还依旧这么想吗?

「——」

内心里,阴暗悲观的低语让昴不禁停下脚步。

时常地,会听到这样的低语。这是自己内心中阴暗的部分对于妄图追求理想而伸出手的自己的嘲笑。

「『试炼』会不断地侵蚀她的内心。就算这样,她也会为了达成周围人的期待和自己的愿望,不惜伤痕累累而继续前行,就是这样啊。」

——不顾伤痛继续前进就能够突破困境,你真的是那样想的吗?

忍住伤痛,忍住泪水,忍住泄气的话语,然后继续前进,终会开辟出实现愿望的道路。昴是这么想的。

——没有必要背负的伤痛,没有必要面对的往昔,没有必要偿还的过去,这些都是存在的。

「感到内心愧疚,认为必须做些什么,所以那孩子面对过去才会如此痛苦不是吗……」

——然而,这真的是必须现在做的事情吗?时机不对,不就是这样的事情吗?

正视过去这种事,真的是必须的吗。

犯下的罪过就必须要偿还吗?赎罪是应该被强制的事情吗?

那孩子,爱蜜莉娅不想被他人知晓的过去,如果没有这场『试炼』的话,昴也一定不会强行去了解的过去。

总有一天,只要时间允许,想必总会有突破过去阴影的机会。

但这真的非要是现在才行吗?现在就是合适的时机吗?

被必须要做些什么这种强迫观念驱使而行动,在这种状态下得出的答案真的会是发自内心的答案吗?

「至少对我来说,能够正视过去真是太好了,虽然明白这种正视不过是自我满足,但现在我能够像这样站在此处就是答案。」

——然而,这不过是已经做好了直面过去的准备不是吗?

就算是最讨厌的自己本身,也有会爱着这样的自己,会肯定这样的自己的女孩存在。

因为有她的存在,因为她所付出的一切,昴才能在双亲面前将自己不像样的姿态、丑恶的内心暴露出来,才能昂首挺胸地与过去作别。

——现在,爱蜜莉娅做好那样的准备了吗?

接触到她所背负的过去的沉重的一部分,然而昴至今为止的言行举止究竟给了爱蜜莉娅多大的助力呢。

单薄的人生观,微不足道的努力,没有内涵却满口不绝的爱意宣言,这究竟能够支撑她多少呢。

「……我究竟,能为你做什么呢?」

喜欢着爱蜜莉娅,爱着爱蜜莉娅,深爱着爱蜜莉娅。

想让她知道自己的喜欢,也想被她所爱。想让爱一直延续。

因此,想做能够让她喜悦的事情,想成为她的助力,如果感觉痛苦、感觉艰辛、感觉悲伤的话,希望能够代替她承担所有。

即使承担不了,即使不被允许,至少希望能成为她的支撑。

——昴想要做到,让昴从绝望中振作起来的女孩—雷姆曾经做过的事情。

就像拼尽全力爱着昴的雷姆一样,昴也想成为爱蜜莉娅的依靠。

只有做到那样,昴才能第一次真正得到完成与雷姆的誓约的资格。所以现在,昴应该做到事情就是—

「让你振作的时间,坚持做到什么的觉悟,为了达成这些的所有……无论如何都要为你准备好。」

握紧拳头,轻轻做了一次含着笑意的吐息,昴再次明确了自己应该去做的事情。

什么啊,要做的事情什么的不是完全没变嘛。

「为了她而竭尽全力—苦恼了这么久不过就是这一句话的事。不过,对自己必须要做到的事情有所自觉也是有必要的呐。」

就现状来看需要烦恼的就是,找出将要解决的问题和随之而来的障碍全部解决的让人惊讶又充满新意的方案。

时间有限,不会等人,但因为焦急而得出错误的结论并为之奔走也是不能原谅的,至今已经犯过太多次这样的错误了。

「因为情况恶劣而悲观对待事情也不会好转,虽然遗憾,但事情越拖延就会越糟糕这种切身体会也还是有的。」

让时间解决这种做法是绝对不行的。

这就是对于昴来说残酷严峻的世界的现实,但也因此才有拼搏的价值,才有挣扎的价值,才有振作并直面的价值。

「情况糟糕无比,时间所剩无几,还依旧有一堆不明白的事情,但是呐—」

这是对谁而言都理所当然的情况,倒不如说,就算如此依旧被赋予了重新来过的机会的自己已经是很幸运了。

「菜月・昴坚信着,会用自己的勇气拯救爱蜜莉娅!」

无论如何都会用毅力突破这次的困境。

Copyright © EXP 2023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最后修改时间 : 2023-11-21 05:14:10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