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x美幼女x美老女』


「嘛、不管怎样对那两个人(法兰黛莉卡与加菲尔)来说大概是第一人的琉兹,我们火速赶来听取您的教诲」

「这还真是极其郑重的措辞呢。老身对于被依赖这种事并不反感……但对于那两个人的情况、相对应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呀」

「啊——?」

「也就是说拉姆和柯小子(柯林特)的想法是相同的。他们两个人的问题就是他们两个人的问题。而且我也不想从外面插手捣乱、试图去修复他们的关系」

琉兹倾了倾茶碗、从她的表情来看对昴的提案并没有什么兴趣。虽然她做出了这种态度、但依然不可否认她是在这个问题上的关键人物。可是琉兹却如此简单地撒手不管、但昴可并不是因为一时兴起才投身于这件事。

「我也知道那两个人的事情既麻烦又让人困惑。因为这件事尽管稍稍接触一下就会被纠缠住呢」

「…………」

「但是、尽管如此我也不认为放着不管是好的做法。那样做的话或许能依靠时间来解决问题……原本以为他们两人会互相让步,现在进展却如此的不顺利。旁观者更不必说,就连当事人也是真的是令人不耐烦啊。不从外部想办法去做些什么的话、那就这样放着好了」

「真是爱管闲事的主张啊」

「我可是公认的既不合时宜又厚颜无耻的人呢」

刚刚说的话貌似并不是表扬他吧,看着像是被表扬了一样抬头挺胸的昴,琉兹不禁苦笑。

在被分配给她的大房间的角落、相隔着桌子面对面坐着的两人几乎同时将茶碗提到嘴边、默不作声地喝茶润嗓子。但、

「呐、稍微好点了?」

由于刚刚稍微和正在对峙的两人拉开了距离、因此加大了声音。

眯起紫绀色瞳孔的眼睛、用仿佛是瞪着一样的眼神、向这边两人的侧脸投来了视线。爱蜜莉娅的声音中混杂着些许的不服气、根本无法加入这边的谈话。

「怎么了、爱蜜莉娅糖。发怒的表情虽然可爱、但是眉间可是会起皱纹的呦?」

「要真是那么想的话就稍稍帮我一下啊! 已经够了! 昴总是使坏! 你这个笨蛋(アンポンタン)!」

「笨蛋(アンポンタン)这种说法现在也不怎么听得到了……」

爱蜜莉娅可爱又熟练地使用着现在已不再使用的语言,昴不禁对着她笑了起来、并将茶碗放在了一边。紧接着改为朝向爱蜜莉娅看去,点点头示意她、现在已经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了。

「应该说这是多么壮观的景象啊。这就是叫做美少女与美幼女的梦之竞演吧」

「这么说的话、有些害羞呢」

「琉兹小姐也加入进来的话,就变成了美少女、美幼女、美老女的竞演了呢」

「这么说的话、有些害羞呢」

「这样好么!?」

原以为会因自己这么说而生气、昴已经做好接受愤怒的准备了。但结果却是这样的反应,大吃了一惊。琉兹的脸颊微微泛红,和昴看到了同样的东西。

两人视线前方是、和脸颊已经泛红的琉兹拥有相同容貌的、却并没有脸红的一群琉兹。形成了爱蜜莉娅被包围的景象。

――从『圣域』中一起被带出来的、琉兹复制体全体26人。

除去其中作为代表的琉兹,其他的都是没有自我意识、等候命令的复制体。尽管没有什么任务,但不用说、就这么放置在一边肯定也是不行的。她们目前的这种处境,也是爱蜜莉娅阵营诸多烦恼种子中的一个。

现在大家正在采取措施不让这个问题变得更大、

「从未见过这种情况、昴也来帮忙嘛」

「虽然我很想那么做、但这些人根本不听我的命令啊。她们只听从爱蜜莉娅糖和加菲尔的命令不是吗? 这样的话,巧妙地给出命令,做一个口齿伶俐的指挥官就好了嘛」

「说是那么说……但之前『稍稍离远一点』这个请求不是反而使得情况一味变糟吗。昴、难道你忘记了吗?」

「最近的三天之前,组织搜索队、一直搜查到山的对侧的那次骚动,我没有忘记啊」

回应着困惑的爱蜜莉娅、昴脑海中浮现出三天前的那起追踪事件。

在『圣域』中存在着、掌管复制体指挥权的水晶。在目的和研究设施两处放置的那些水晶、分别承认爱蜜莉娅和加菲尔为复制体指挥权所有者,而且直到现在依旧保持着这种任务分配。

结果、26个复制体保持着像没有萌生自我意识的人偶一样的状态、爱蜜莉娅和加菲尔不发出指令的话,她们也不会正常的活动。对于其他人的指示她们就像不带耳朵一样、根本不会听,根据这种情况、依加菲尔的话来说、保持不给她们任何指令的状态,就把她们放在那里不管,如同字面意思一样让她们蹲在那里像消失一样一直蹲到死。

的确看起来可以解决这个烦恼种子,但回味一下、这真的是一个过于恶毒的选择。

三天前的追踪事件也是这个结论的一部分。爱蜜莉娅当时并不了解指挥权的效力有多强、复制体们根据她的一句话就各自离开宅邸四处散去,想要执行『稍稍离远一点』这个命令。这便是追踪事件的开端。

麻烦的是、在复制体们之间似乎也存在着个体差异,在对于指令的接收方式上有着微妙的不同。有些复制体按照爱蜜莉娅『稍稍离远一点』这个命令稍稍离远了一点、有些则出了宅邸、而且还有一些跑到了离宅邸很远的地方。

若是没有加菲尔的嗅觉与脚力的话、可能无法做到将复制体全员带回来。看起来如此可爱的像人偶似的少女没有防备就走出去、这类问题不能放着不管。而且对复制体的盘问也只得草草了事、这也是个问题。

「抛开双胞胎、三胞胎先不谈,26胞胎还真的是难以让人相信啊……」

虽然不记得原来的世界的吉尼斯纪录、但觉得十胞胎就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但不用考虑也知道、这大概不属于欺骗的范畴。

又回到了最开始的问题——为什么要有欺骗的必要呢、

「但是、不言而喻,这一定是由禁术指定的技术创造出来的。明确的说、老身们似乎并不是仅仅将身份、经历简单的分配而已」

「是这样啊—」

「把其中的某一个个体作为基础、构建出相似性质以及类似的构造,以这种形式创造出她们――相当于创造出无限的战力。可以借此来贪求渴望的东西呢」

即使有着特殊的实用性、但在研究过程中也有着可利用的手段。也就是说、虽然这是无限的劳动力,但并没有什么东西去妨碍我们使用它。更甚的是,可以用指挥权来封杀复制体们忤逆的可能性、当她们消失时也不会留下尸体,只会留下玛娜(大自然中的魔力)粒子,因此也不会腐烂。

「但这有些太胡扯了吧」

「斯小子都这么想的话、老身们也就放心了」

昴看着琉兹的微笑、心理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利用熟识的人的那种厌恶感、涉及伦理问题的那种避讳感,这就是昴对之前那几种想法怀有拒否感的理由。

排除掉刚才那几种做法、昴向着人眼不可见的方面思考这个技术,但果然还是对其各种便利性都感到抵触啊。

包括自己在内、人们总是向往着轻松的生活,而且都是厌恶并利用弱者啊——昴这样想到。

「所以! 我到底应该怎么做才好呢?」

爱蜜莉娅感觉自己被话题抛开了、带着差不多到极限的样子提高声音说道。

琉兹复制体们在她周围包围着她、虽然复制体们并没有做出什么特殊的行为、但这种情况在不断的向爱蜜莉娅释放无言的压力,因此爱蜜莉娅现在的感觉很不好。

那么、该怎么做呢,昴抱起胳膊、

「暂且、先向她们传达不会被曲解的指令,让她们老老实实待着吧?」

「不会被曲解的指令、比如呢? 仅仅是『稍稍离远一点』这种话都会使她们跑得很远、要说什么……」

「比如、我觉得『坐下』这种指令的话、她们就会在不曲解的情况下、老老实实坐下不是吗?」

「……昴、天才」

之前并没有考虑到这种程度、暂且先不说昴的想法、爱蜜莉娅发出了「请大家坐下」这样的拜托之后、复制体们逐个逐个就地弯腰坐了下来。

幼女们以体育座的姿势包围着爱蜜莉娅、看着这样的景象,总有着爱蜜莉娅像是托儿所的保姆这种错觉。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她已经有点被逼的走投无路了。

关于这些情况、看来不想出一个合适的对策是不行了。由于罗兹瓦尔目前回去了那边、同时这边有一些提案想和他说,因此需要等他回来才行。

「正好有26个人、恰好用大写的罗马字母作为名字的话,既可以方便记忆、又可以保持个性呢」

「又是这样、耍小诡计的表情哦、斯小子」

「「耍小诡计」这种说法多不好听啊。我所知道的大家、都是想稳定下来获得幸福结局的人,作为我来说我也就是打算稍稍动动脑筋罢了」

昴抬起脸做出笑的表情给琉兹看、琉兹呆呆地叹了一口气。

从包围中被解放出来的爱蜜莉娅穿过复制体们向这边走了过来、昴把为爱蜜莉娅准备的茶向她递了过去、

「爱蜜莉娅糖、辛苦啦。每次都是这样、真的很辛苦」

「谢谢。但是、和加菲尔比起来的话我这点辛苦根本不算什么。加菲尔总是每当开饭的时候就来对复制体们下指令、真的很了不起呐……」

爱蜜莉娅将茶碗提到嘴边、一边喘着粗气喝一边看向复制体们。

复制体们依照爱蜜莉娅的指令那样坐着,平日里照料她们的、是具有代表性的琉兹、爱蜜莉娅和同样拥有指挥权的加菲尔。

尤其是好像一边发着牢骚一边还勤勉的照顾着她们的加菲尔,在复制体中没有发生饿死的遇难的这些情况、加菲尔的功劳非常大。

爱蜜莉娅是从到『圣域』那时候才开始与复制体们有接触的、因此与加菲尔相比两人的经验完全不同。

话说回来、虽然爱蜜莉娅在这些事情上处理的不好,但她已经是煞费苦心了、因此必须还是要安慰安慰她才行呢。

「嘛、还是要慢慢来。加菲尔有加菲尔的厉害、但我想还可以再得出稍稍进一步的答案(回答)呦」

「进一步的答案是?」

「罗兹瓦尔一回来、就会向爱蜜莉娅糖汇报情况。我想、就在那时暂且让他看到你被幼女们包围住不知所措的样子,这样会让他放心呢」

「真是的、又使坏」

爱蜜莉娅像生气那样鼓起脸蛋的样子真的好可爱。

总之、还在立案中的计划完全没有到可以发表的阶段。稍稍将其中的细节丰满一下之后再发表、昴想依靠完美的计划获得大家扑面而来的称赞。

「话说回来、暂且先稍稍抛开复制体的问题、回到之前的话题好吗?」(法兰黛莉卡和加菲尔的话题)

「老身的回答和刚才一样。站在老身的角度,的确也想鼓动一下那两人……但却没这么做。他们两人、不想看到我这把老骨头担心他们。在老身面前装作相处的很融洽的样子、做给老身看啊」

「居然还耍这种小聪明、那两个人……」

「耍小聪明这种说法现在也不怎么用了……」

昴与正在瞪着自己的爱蜜莉娅四目相交,思考着琉兹话中的那对姐弟耍小聪明的这个问题。

但至少可以得知,他们两人共同的想法是、不想让琉兹为他们担心。因此在有关交流的这方面也是、他们两人不必经过商谈就可以达成一致的意见。

已经了解了至此为止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但还缺少一部分。若是不找到那个决定性的理由的话――。

「果然、那两个人的分离是因为、母亲的事情吗」

「…………」

「他们两人的母亲……是指、把当时还很幼小的两人留在『圣域』后离开的、那个母亲吗?」

「这些事情都是间接听说的、但有关他们母亲为人处事的方面并没有听说过。不、从法兰黛莉卡那里听过很有限的一点情报,说她母亲是一个运气不太好的人,仅此而已。琉兹小姐的话、理所当然应该知道的很清楚吧?」

琉兹将茶碗提至嘴边、在开口时稍稍迟疑了一下。但是、却又不能无视两人始终注视着自己的视线。

紧接着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将视线转向这边、

「那两人的母亲 ―― 莉莎・汀泽尔、真是不想把她的事情作为话题啊」

「是不想回忆起的人吗?」

「并不是讨厌。正相反的是、那个孩子是一个有着极其善良的性格的人……被误解为薄情的人、也是她遭遇的诸多不幸没有结束的证据吧。由于家族没落被贩卖给了奴隶商、结果商队受到歹徒袭击全军覆没。她作为战利品被贼人带了回去、怀上了孩子……她遭遇的不幸根本无法描述」

「――――」

曾经有一次、从法兰黛莉卡那里听到的话中、也包含有一些残酷的成分。站在旁边的爱蜜莉娅对琉兹的话没有什么怜悯的反应。或许是因为最后的那一部分、已经远远超出她的理解范围了吧。

「就这样、但莉莎的不幸并没有这样结束。由于在歹徒集团中被欣赏、因此得以抚养孩子长大。可是、紧接着这些歹徒又被另外的歹徒集团所击溃、她又在这种情况下被作为了慰安者」

「到了这种地步、正常应该再也缓不过来了吧?」

「但是、她再次抬起头来。歹徒集团崩溃后、接受了在旅途中遇到的罗兹小子的庇护、之后将法兰黛莉卡和加小子托付给我。莉莎为了寻找加小子的父亲而离开了『圣域』」

「――是这样啊。加菲尔应该说是认为母亲抛弃了他们吧」

「……这样的话、这就是加小子的脆弱之处吧。作为被抛弃的一方、还是有着希望的」

希望、对于这飘渺的词汇,昴咽了一口气。

话说到这里,究竟是要在哪里、找到什么样的希望呢。在昴得出答案之前、爱蜜莉娅垂下双眼、说道

「认为母亲是舍弃了自己才没有回来……但另一方面、母亲又有着依旧健在的可能性、这就是希望?」

「…………」

「因为有着某种目的而离开、而且约定好了会在某个时刻回来、即使这样却依旧没有回来的话……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吗、不细细思考可不行」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对于爱蜜莉娅得出的结论、琉兹也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根据琉兹的话、得知了两人的母亲离开『圣域』的真正理由。而且、这个约定至今还没有完成的理由――自然会联想到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加菲尔曾经看到过的、母亲死去的过去的光景。

过去发生的事和加菲尔看到的光景之间的整合性、现在也已经很清楚了。

「那些事、他们两人应该知道的很清楚吧」

「法兰黛莉卡的话,与莉莎分别的时候就已经很懂事了,应该是不会忘记的。加小子的话……究竟是怎么样呢」

「加菲尔同样也记得……不、我认为他是回忆起来的。若不是这样的话、我想他就不可能用那样欢快的心情来面对昴了」

爱蜜莉娅脑中浮现出的场景要比昴的更加丰富。但昴与爱蜜莉娅一样,认为加菲尔正在『了结』过去发生的与母亲的分别这件事。

问题出现在法兰黛莉卡和加菲尔之间、那份『了结』对于他们两人并不是共有的。在法兰黛莉卡这方面、与母亲分别可能已经是根深蒂固的问题了。

实际上、从他们两人目前的情况看起来,法兰黛莉卡躲避加菲尔的可能性更高一些。回想着他们两人之间的寒暄、昴得出了这样的想法。

「顺便说一下,关于莉莎小姐离开之后的事、琉兹小姐怎么看?」

「……没有听到任何消息。这不是谎话。老身真的是、怎么说呢、有着那些不想去了解的东西啊」

移开视线、琉兹似乎想远离这个事实——可能会从她口中得到答案的这个事实。可以看出这是琉兹的软弱之处、从这点来看、她并不能做到完全的绝情啊。

在桌子上放着的茶碗中、残留下来的茶水泛起波纹。

看着慢慢消失的波纹、气氛陷入了无比沉闷的默然中。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像这样刨根问底问来问去,总觉得自己像一个到处看热闹的围观群众呢……爱蜜莉娅糖对这种情况怎么想?」

「唔、喵……那个、我正在努力地不让自己那么想」

从琉兹的房间中告辞、在走廊中行走的两人一边整理着目前手中的成果、一边却又对与结果完全无关的东西战战兢兢的考虑着、

他们两人想避免被当作到处打听闲话喜欢小道消息那种人。但当然、想改善法兰黛莉卡与加菲尔姐弟关系的心情依旧高涨着,虽然在行动过程中滋生出来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这就是人生啊。

「但是、即便询问了拉姆和琉兹小姐,却依旧没能让事情得到解决呢……已经束手无策了不是吗? 罗兹瓦尔也是、看起来貌似还没有回来」

「要是不那么消极地依靠时间来解决问题的话、果然突破口还是家族倾向啊。但是那个时候、说起两人的母亲的现状……分别之后、各种各样的事情大概都不是问题。问题就是,分离时的心境、经过那么长时间后现在的心境、以及两人分别时各自的主张」

「总觉得、把他们两人锁在同一个房间里、这样不就简单了吗?」

「爱蜜莉娅糖居然提出超乎想像的粗暴方案、我掩饰不了自己的惊讶啊」

看着大吃一惊的昴、爱蜜莉娅将手指放在自己的嘴唇上、带着极其严肃的表情说道「应该是这样吗?」、

「相比于时间来说、我认为对他们两个人更重要的是沟通的契机。他们两人互相都用了十年的时间、应该思考了很多很多才对……所以、等到他们两人有足够的时间的话、一定想办法让他们能够互相沟通」

「唔、那不也是消极的想法吗。结果、这样的话也是依靠时间来解决,和大家的意见并没有大的不同啊。在和大家商量的过程中不知不觉、依靠时间来解决这种想法就渗入进来了呢」

「所以、让他们两人得以沟通的时机需要我们来为他们创造比较好不是吗?虽说刚才那个有些极端……但是,拉姆、琉兹她们的看法是否合适我也有仔细的思考过。两个人的事情,就仅仅交给让他们两个人的话会比较好,这种看法……」

爱蜜莉娅将手指从唇边拿开、向着昴摇了摇手指。昴一边聆听着她的话,一边苦恼的抱起了胳膊、皱起眉头。

真的、那样就好了吗。

爱蜜莉娅的看法、拉姆她们的话语和解释,昴并不是不能理解。倒不如说她们的看法反而是很有道理的。昴的烦恼、大概仅仅是对那两个人的担心吧。

只做到这种程度、两位当事人真的没有关系吗。会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如果不安排好的话、这些杂乱的事情不会向着不好的方向发展吗。挣扎来挣扎去、那些看起来会向着困难方向发展的事情、真的不会发生吗。

「昴」

「嗯」

昴思考着、爱蜜莉娅用立起来的手指轻轻点了一下他的额头。

昴被拉回了现实、发现爱蜜莉娅离自己非常近、正抬着头看着自己、

「昴有着担心人的特质、所以会为了大家拼命努力,这我是知道的」

「这么说我、我会害羞的……」

「但是、像昴担心大家的情况一样、我也很担心昴。我希望你不要把一切的一切都自己背负起来,你不这么做真的没关系的。即使是关于那两个人的事情、也一定会好起来的」

「……这样啊」

「担心人的特质」、被用这样简单的话语评论道,昴感觉到自己心中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在自己胸中堵塞的、在自己肩膀上背负的这种情感、就是一块无形的重石――也就是、自己私自背负起来的东西。

「偶尔对于我说的事情、也会试着来相信我,我真的很高兴」

对于爱蜜莉娅这貌似叫做提案的强势主张、昴耸了耸肩叹了一口气。

目前的结果和原本期望的情况相比可能稍有不同,但从目前情况下得到的参考意见、以及来到这里的目的这两点来看,不去插手那两人的事可能这是最稳妥的结果了。

「我知道了。好吧、那就勉强这样想吧……」

「――哦呀、这不是菜月先生和爱蜜莉娅大人吗。你们在干嘛呢?」

突然、就在昴即将打算采用爱蜜莉娅的方案时,碍事的人出现了。

在两人面前的、是正在用手臂抱着大量资料的灰发青年。昴认出了眼前的人、然后沉思一样用手抵住了下巴。

话说回来,在宅邸里的主要人物、不包括那些目前不在的人,就仅仅剩下一个人、还没有与其进行探讨了。

想到这些、在打破现状这个问题上,昴意识到可以利用他的帮助、微微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好吧、就这样设法将我的想法付诸实践吧」

「怎么像是当我不存在一样又继续说起来了!?让我听到这样好吗!?」

「给我适可而止」这样早已听习惯的大叫在宅邸中高声回响。

Copyright © EXP 2023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最后修改时间 : 2023-11-21 05:14:10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