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Y STEADY GO』


乱战的开幕,放出最初的一击的是大蝎子方。

「——」

赤红的复眼闪烁,紧接着挥舞的尾巴就会迸发出白光。

令人恐惧的是,本是要向这里投下致命的一击,却连一个像那样的呼声也没有。就这样大蝎子淡然地,无言语地赋予死亡。

被放射出的白光有很多令人讨厌的回忆。具体来说,在塔内的十五次以上的试行错误中,有一半被这个所杀害。

但是,如果被杀了这么多次,即使讨厌也会明白。

比如说,那个——。

「初速和攻击的预兆……!」

复眼和尾针,各自攻击的瞬间会微弱地增加光。甚至让人觉得是看错了的那细微变化的征兆就是昴拼命的错误尝试后抓住的生存之眼。

为了最大限度地活用那个,昴抱着碧翠丝跑,强硬的缩短跟大蝎子的距离。因为……

「初速是最慢的……!」

一边这么说,一边扭转身体回避迸出的白光。

虽然说白光慢,但还是比不擅长高中棒球的投手的球快得多。幸运的是,他对选球眼很有自信,不管怎么说,如果没有那个是无法生存下去的。

某位伟人说过,人生就是不断尝试和犯错。但是,那些伟人也并不是设想到拼命的状况才那样发言的吧。

但是,不足的只有用不断的失败去弥补,而且,昴也有能够拥有不断拼命尝试和弥补错误状况能力的『幸运』。

运用那个,探寻生存之眼。——这就是菜月・昴的比赛。

「我……没能回应大家的期待,真是不好意思!」

对于追求强大的另一个身为自己的菜月・昴,从内心深处为只能用土气的战斗方式而感到对不起。但是,以被昴怀抱的状态,一起跳着临死舞蹈的碧翠丝「哼」地翘起鼻子,

「你在说什么啊。昴一次也没有辜负过期待」

碧翠丝说着让人高兴的事。她轻轻地举起手,从薄薄的嘴唇中咏唱的是扭曲重力法则的阴魔法『木拉库』。

一次吃了那个魔术,被推到远方的大蝎子,收紧了漆黑的外壳,为了不再有第二次这样的遭遇而屏息凝神。

但是——

「只要你停下了脚步,那就是按照我的想法走了!」

魔兽的集中攻击向着停止了动作的大蝎子袭来。

被梅莉命令总攻击的是翅膀和角一体化的被称为『羽土龙』的异形魔兽。它们就像不怕死的子弹一样逼近大蝎子,毫不犹豫地用那坚硬的外壳攻击角落,冲击和破碎的声音连锁在一起。

如果大蝎子应对这连锁的攻击举起了钳子的话。

「——ッ」

在那里,替换打进猛击是异形中的异形,宛如呻吟的夜晚的恶梦象具体化了一样的存在,人马一体的半人马(centauros)——『饿马王』。

婴儿般盛大的哭泣声席卷了监视塔的露台,想让人堵住耳朵的咆哮和爆裂的火焰暴力性地覆盖了天空。

「——ッ」

饿马王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火焰之枪刺入火焰的中心,灼热的刀尖是连铁一般的甲壳都烧着贯穿的必杀的一击。

单纯的战斗力大蝎子压倒性胜利,不过,那并是攻击全部不通用的意思。击中就疼,这对生物是理所当然的。

只要击中就会疼。如果中了的话。

「——」

因此,不碰到就不会怎么样——大蝎子体验到了。

用钳子挡住反复出现的火焰的枪,用甩开般的运动切断饿马王的手臂。饿马王想从被砍伤的伤口中再生,但是伤口却毫不留情地被自己的火焰之枪烧毁,扑簌扑簌地起泡,打算复原的伤口的蠢动停止了。

如果是烧伤就无法再生,得到了不必要的见识呢。大蝎子的尾针逼近到运动停止的饿马王的躯体,巨大的身体从内部爆炸。

血沫横飞,狞猛的饿马王的生命就此消散。

被外壳打碎的羽土龙,如果和头部一体化的角崩溃了的话就会没命。一边壮烈地使用生命一边在最后扔掉的战法,是被骂外道邪道也理所当然的行为。

说什么因为那是魔兽的话没关系的话是错误的话是错误的,但是,「生命中并没有贵贱」昴也并不想说这样的漂亮话。

生命是有价值的。毫无疑问。但价值也有差异。

对自己来说重要的人和不那样的人所感受到的生命的重量的完全不同,并不想用欺骗来掩盖那点。所以,会为了胜利而使用魔兽的生命。

然后——

「看漏我,是正确的,但也错了哦!」

魔兽的先遣队被吹跑,用力被摔上铺设的鲜红地板。昴左手抱着碧翠丝,右手大幅挥舞的是抽出的鞭子。

使用曾经的培提尔其乌斯的尸体,被施行了亵渎性的最后加工——切开声音,菜月・昴用最迅捷的一击直击大蝎子的外壳的一部分。

雷鸣般的声音在回响,大蝎子红色的复眼瞪着昴。它没有特别的损害也全无痛苦的情况。

但是,那样就可以了,目标不是给予伤害。

正因为如此,大蝎子对昴的处理,与其他的魔兽相比,推迟了到了最后吧。

那个判断是正确的,但也错了。

「哇啊啊啊——!!」

「钓上一个!!」

如果在缠绕着外壳的鞭子上用力上拉的话,大蝎子巨大身体就会因反动而浮起。这是碧翠丝的阴魔法的效果残留,巨兽的重量锐减的证据。

因突然的情况,大蝎子想站稳,但是脚下被大量的血和脏器弄脏了,想要坚持下去的话,这可是最坏得情况,昴以豪爽的姿态一口气将锋利的爪连接钓到地板上。

在旁人看来,就像昴的怪力在挥舞巨兽。那是在碧翠丝的协助下实现的豪爽景象,用鞭子将大蝎子的巨大身躯挥舞,挥舞,挥舞,最后抛出。

「给我吹、飞吧——!!」

以挥杆般的气势,大蝎子的身体吱溜溜地在空中飞舞。

在这期间,一边激烈地旋转,大蝎子也正确的以昴目标想发出白光。但是,将这一切全部阻止的,正是碧翠丝所高举的手掌。

在中空制造出散发紫色光辉的结晶,从正面击落白光,在这样的合作中,昴将大蝎子从鞭子中解放,使它再次飞向天空。

「这样的话,又有时间了……」

赚到了,昴切肉断骨,如履薄冰的攻击终于寻得了活路。但是,在说出那句话之前,昴睁开了眼睛。

眼前,吹向天空的大蝎子,展示了惊人的技艺。

砍伐般的大钳子的一击,从根本上切断大蝎子自己的尾巴。就这样,流出红黑色体液飞走的尾巴,在最后的最后,放出了白光。

那个白光,捕捉住丢失了尾巴的大蝎子,以可怕的气势吹跑到监视塔的阳台方向。失去重量,利用变轻的身体——大蝎子伴随着冲击波回到露台,用大钳子扎在地板上制动,瞪着我们。

「真是出乎意料的技艺啊!但是,如果因此而没有了尾巴的话,反而会觉得很感激……」

「——」

「啊,喂喂喂喂——」

「——」

着地,身材矮小的大蝎子的尾部,有新的红黑色出血。但是,那不是伤口加深了。而是相反——从伤口中切碎的尾巴被再生了。

不仅如此,因吹飞自己的白光而由此产生的外壳的裂缝同样冒出了泡沫,伤口消失不见了。

「又坚硬又能治好,又聪明,别老是增加这种不像夏乌拉的特征啊!?」

自愈暂且不谈,夏乌拉的身体很柔软,头脑也不好。但是,大蝎子却以压倒性的歼灭力瞄准了这边。

挥舞再生的尾巴,没有明确的目标,而是以散播形式的尾针向周围放出。那是与攻击的预兆无关的范围攻击,不得不说是对在地利上占劣势的昴们最坏的攻击手段。

「哦哦哦哦——!?」

「库……昴,只有飞了吧!!」

在地上没有从放出的白光中逃脱的方法。这样的话,找到活路的方法就是上空。碧翠丝立刻解除大蝎子的魔法,重新向昴释放。

那个魔法能否发挥效果,昴只能边相信着搭档边踩踏地面,一狠心跳上了天空。如同掠过脚下一般,白光将露台粉碎。

「勉勉强强safe!」

「这可不行啊……!」

致死的可能性如字面所示越过,但没有时间安心。

就和刚才昴他们对大蝎子的设计一样,逃到高空的话,就会失去退路。——这样的话,之后就只能被攻击击碎了。

「碧翠子!原初咒文,第二弹——!」

虽然这是一天只能用三次的王牌,但也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昴用力地抱住肩膀的瞬间碧翠丝也作出同样的判断。

立刻进入了特别的术式的展开准备,昴的肉体一定的无敌时间——

「——」

「呜?!」

「哇!?」

在术式马上要发动之前,昴和碧翠丝的身体从侧面被分开。在那同时,放出的白光通过昴所在的空间——差点就被蒸发掉了。

从那个危机中拯救昴们,从大蝎子的追击中守护住二人的是——

「啊,得救了。到底怎么回事……哇!?」

「?!」

紧紧抓住橡胶般的质感,确认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的昴惊愕地颤动着喉咙。同样,怀里的碧翠丝也皱着眉头。

要说为什么,那是因为从大蝎子的攻击中救出二人,现在也拼命守护他们的是是拥有青黑色的身体和凶恶的外表的魔兽,饿马王。

「在地下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没想到会在战斗高潮时与你共同战斗!」

「——」

面对虚张声势的昴的话,饿马王用最恶劣的叫声回答。和那样的饿马王并列,并且用小小的身体紧紧地抱住它的背的是梅莉。

「刚刚不是差点就要使出绝招了吗?再慎重一点吧。哥哥和碧翠丝的绝招,对我来说也是命脉啊!」

「很好的援护!有好好地在做了呢,梅莉。就这样,改变战斗领域可以吗?」

「总而言之,你想换个地方吗?这倒是可以……」

「那么就拜托了!毕竟在这里逃跑的道路太少了……!」

环顾四周,昴决定放弃落脚处较少的阳台上的战斗。因为现在已经有很多魔兽的尸体散落着,是摇摇晃晃的的事件(accident)也容易发生的状况。

考虑到这种判断的效率性,梅莉点头表示同意,并拍打了饿马王的背部,命令道「拜托了」。听了这话,两只饿马王的速度加快——飞出阳台,以惊人的气势一口气开始跑下监视塔的墙壁。

「哦,哦哦!?」

「笨笨笨笨笨笨——笨蛋?!」

昴和碧翠丝互相拥抱着为这超出预想的速度而发出绝叫,但是与此同时,连饿马王也能为之臣服,加入自己战斗力的梅莉的能力只能甘拜下风。

「——」

以攻击力高的饿马王为首,在空中飞翔的羽土龙,地上巨大的沙蚯蚓,花魁熊等其他,多数魔兽成为伙伴的话,战略一下子扩大了。

这可以说说是迟滞战术,对于想争取时间的昴来说,梅莉是最好的搭档。

「真是多种多样的攻击手段!梅莉,我和你,说不定比想象中还要投缘呢!」

「别说了,哥哥!我绝对不要被佩特拉酱和碧翠丝酱盯上!」

一边沿着监视塔垂直向下奔跑,一边紧紧抱住并排的饿马王的背的梅莉与昴交换着语言。对昴的轻言,梅莉是真心感到讨厌的皱眉。这个微妙天真的反应不禁让男人心受伤,不过,现在对细小的伤还是视而不见吧。

「落入沙海后,第二轮比赛就开始了。那家伙追赶着我。暂且,应该不会被里面的大家插手……」

「但是哦,没有决胜牌是一样的吧?就算一直逃跑,也找不到胜算吧?」

无穷无尽的魔兽自奥古利亚沙丘涌出。魔兽的残骸不竭持续增加,不过,那个只能保证的是持续战斗能力,不能作为决定性的攻击。

「——」

仔细一看,梅莉正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微微地喘着气。

虽然也有对于在硝烟弥漫的战场、被迫成为众矢之的紧张感,但还是有不少人认为这是操纵魔兽的反作用。没有加护的昴虽然无法理解,但是加护如果使用过多的话,就很有可能变成毒药。

「在加护无法控制的时候世界就像地狱一样什么的,奥托那家伙开玩笑得说过……」

也许在几乎醉倒的他最终随意说出的一句话也并不是什么傻话吧。

假设正如奥托说的那样,加护会成为负担的话,梅莉的战斗也有界限。如果战斗中她倒下的话,昴们的败北是绝对的。

也就是说,这场战斗——

「由梅莉是蝴蝶还是花来决定!(译注:此处大概是比喻,大意应该是说明到底该如何去作用梅莉的力量)」

「总觉得这是最不能置之不理的作战吧?!」

对断言了的昴,碧翠丝竖起眉的紧接之后,冲击贯穿二人的全身。那就是,以猛烈的速度跑下塔的饿马王到达终点的证明。

也就是说,这是突破了监视塔的垂直墙壁,返回沙海的证据。

「怎么说呢,虽然一直在身边……但这样看的话,感觉又大不相同了」

「是怎样的心情呢?」

「最坏的心情。沙漠里尽是沙子很让人讨厌。在游戏中经常出现的沙漠场景,让我想起了以前不喜欢的事情。」

根据游戏系统的不同,有的角色只是在这样的酷暑下走路,HP也会减少。这沙海和热沙无关,但是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

而且,如果周围被无数的魔兽群包围着,就更不用说了。

「即使知道不会袭击过来也……」

有着能让鼻子几乎弯曲般的甜蜜香味,也有远超过它的凶猛的兽臭,可以说沙海周围空气的恶劣是世界屈指可数的。有印象的以及没有的魔兽都聚集在一起的环境,只要是魔兽的研究者都会垂涎吧。

不凑巧,对昴他们来说只是觉得不舒服而已。

「那么,提问的回答是怎样呢?」

在昴们旁边,横跨在饿马王身上的梅莉与他们并排着。面对追问想要得到回答的她,昴朝塔上望去。

「正如你所说,我们对夏乌拉……那个大蝎子怎么也没办法。所以。全部的钥匙都掌握在爱蜜莉娅碳手里。」

「……刚才,关于银发的姐姐的事?」

「对。爱蜜莉娅碳和第五个规则就是全部的钥匙」

对着惊讶的梅莉点头,昴把手伸向了她。竖起的手指有五根,这就是普雷阿迪斯监视塔中给予身为挑战者的昴们的规则。

「『试炼』一开始就出不来了。『试炼』的规定是不能打破的。不允许对书库不敬。不能破坏塔。然后……」

「然后呢?」

第四个规则梅莉应该也听过。

可是,第五个规则她不知道。因为夏乌拉想隐瞒这个规则,所以知道的只有夏乌拉本人和拥有『死亡回归』的昴。

夏乌拉闭嘴不语,不肯告诉的第五个规则。

那就是——

「——不禁止破坏『试炼』。这座塔的规则可以被打破。」

『试炼』将挑战者,昴们的行动束缚住。但是,同时也是束缚作为试验官的夏乌拉行动的规则。

夏乌拉被塔的规则所束缚。所以,即使她不想杀昴们,也无法从化作大蝎杀死他们的因果中逃脱出来。

如果那就是束缚它四百年以上的锁链的话——

「——!要来了吗!」

在碧翠丝的警戒声音紧接之后,可怕的喷烟显现在昴们的眼前。

那不是笔直地从塔上跑下,而是从阳台向地上毫不犹豫一跃的巨大影子所产生的冲击波。

从喷烟的深处能听到的,是吱吱嘎嘎沉重地鸣响的大钳子摩擦的声音。慢慢地显出身姿的大蝎子的复眼,不是包围周围无数的敌人,而是专一地朝向昴的方向。

「碧翠子!梅莉!争取时间!我们的胜利条件,是爱蜜莉娅碳的胜利!」

「了解了!」

「那个具体是多久呢?」

「是爱蜜莉娅碳可以做到的最高速度哦。」

无论什么时候,爱蜜莉娅都很认真,很努力。

所以,她不可能对眼前的问题妥协,偷工减料。她做出的结果总是她所能发出的最大最高火力。

正因对她相信着,爱着,珍惜着,所以才能在这里不断坚持下去。

「来,干吧,命运——不,我要破坏塔的系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你为了这个——」

「啊,就是这样!被昴说了哦。到了塔的最上面,一定能找到改变这种状况的方法!」

爱蜜莉娅一边爽快地回答,一边给奔跑的双脚注入力量。那样跑的她的手臂中,抱着的是身体变小的艾莉多娜。

最初被爱蜜莉娅拉着手奔跑,途中被迷路的爱蜜莉娅抱住,之后就一直像这样了。

实际上,这个速度要快得多,而且不给身体增加负担,算是得救了——

「你也是,不应该保存体力吗?完全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在等待着吧?」

「诶?啊,不用担心也没关系!安娜塔西娅小姐的身体非常轻,即使有了艾莉多娜在里面也完全没有变化。轻松哦!」

「我的有无和安娜的体重没有关系……不,不是那样的。」

面对微妙的回答,艾莉多娜一边感到疑惑,一边看着爱蜜莉娅——陌生半精灵的美貌。

因『暴食』的权能,被夺走了『名字』这一存在的朋友的一个人。虽然环境应该和尤里乌斯完全一样,但是他的举止与他的大不相同。是天生的精神性的差异,或者是成为支柱的人类的差别呢?

「你难道不怕自己被遗忘吗?」

「很怕而且很寂寞。但是,没有抱着膝盖的时间。对吧?」

在突然的提问中,爱蜜莉娅给出了纯粹的答案。那个转换的强度是她精神的顽强的证明,或者也可以认为时候另外的要因。

爱蜜莉娅说——因为昴会记住,所以不会感到不安。

虽然这是极其单纯又梦幻的话,但同时也让人觉得这是真理。

「——」

菜月・昴不受『暴食』权能效果影响的原因不明。严格说来,他也并非完全不受影响。现在,他的『记忆』之所以消失,难道不正是因为同『暴食』的意想不到的遭遇吗?

因此,不能断言,昴的特别性是发生了事全部的主要原因。也就是说,用某种方法成功做到保护『记忆』和『名字』的可能性并不存在。

如果能做到这一点的话,安娜塔西娅也好,尤里乌斯也好——

「——」

一想到被全部遗忘的尤里乌斯的心情,谁会去责备他动摇呢?但是,看到同样处境的爱蜜莉娅的强大,不由得让人不由得想他们间的有怎样的差距。

那个差,是在伴与身旁的人的差。支撑与陪伴的人类的不同吧。

尤里乌斯也一样,只要有支撑就不会崩溃吗?难道不就是是像对爱蜜莉娅来说的菜月・昴一样的人吗。

「我该……」

该如何是好,这个答案,艾莉多娜无法得出。

如此让人头疼的事,在作为空虚的人工精灵的一生中,大概也是难得的第一次吧。

「艾莉多娜?」

「——。没什么。比起那个,是真的吗?你参加了两次『试炼』……一次性就突破了雷德・阿斯特雷亚的暴力」

「恩,真的。居然连这种事情都忘掉了,说明太难了」

虽然爱蜜莉娅鼓着的脸颊很可爱,但她却对那个以『暴力』为傲的男人突破『试炼』的事实感到佩服。

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想象她会撒谎,短时间内也知道她是不适合说谎的性格,所以全部都是事实吧。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从在阳台上看到以向大蝎子为对手所展示的武斗来看,毫无疑问是个相当的实力者。

所以,之后的问题是——

「登上塔顶就能打开事态。那个根据是?」

「听说昴从夏乌拉那听说了第五个规定。他思索了很多,所以,那一定是正确的答案。」

「我认为这也太妄信了……」

「如果怀疑话也能进行下去的话就会那样做,但是现在是不能那样的时候……艾莉多娜也是因为相信了昴,所以才会在这里,对吧?」

被这样一双没有阴霾的眼瞳注视,艾莉多娜连声音也无法发出。看到这样的艾莉多娜的反应,爱蜜莉娅不合时宜地高兴开口。

「你看,我的骑士大人可是很努力的呢。」

爱蜜莉娅以自己的努力被认可为荣,而艾莉多娜也因此不合时宜地感伤,她揪住安娜塔西娅单薄的胸膛,吐气。

「——」

自己对自己说这种感情很危险。

太不合理了,搞错了。至少不是现在这个瞬间应该抱持的。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永远不要记住,即使不行至少在这种情况下也应该要忘掉。

「——因为被这样的昴依赖了!」

强有力的,对自己,以及靠近自己对方坚信不疑的她的抱有羡慕什么的。

现在这个瞬间应该忘记,要集中精力打开事态。

「——」

爱蜜莉娅的长腿优雅地转动着,飞快地跑上楼梯。然后,在跨越了应该很长的楼梯的前方,骇人的银光散发着火花。

眼前,睁开的二人的视野用尽全力向右大范围地扩展着武打的场面。淡紫色的头发飘动,纯白制服被血污弄脏的骑士,尤里乌斯・尤克历乌斯。

然后,与之相对的是——

「咕、咕呜——」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你丫的就凭你能把我怎样吗?你丫的你在小看我吗?你在玩吗?你丫的想玩的话就给我化妆再过来吧。这样我就践踏你,欺负你,疼爱你,你丫的!」

与污秽的言词一同,用那只手握的二筷子重复恶梦一般斩击的暴力的化身,雷德・阿斯特雷亚把二层做为死亡舞蹈的舞台。

这是超越人类智慧的攻防,即便如此,尤里乌斯陷入了劣势,真是悲哀啊,即使是外行人也能一眼就看出来两人间存在着明显的差距。

「——」

同时处理无数的斩击和被反复的踢击,由尤里乌斯旋转骑士剑,通过在间隙间突刺进行对抗。

纵一闪,伴随冲击波的斩击斩开大气,斩断空间,斩裂概念。

那已经连表现方法都想不出来的压倒性的剑技,是即使武器是筷子,看的人是剑术的外行,也会禁不住被夺去眼一般的美丽——剑技的到达点,那个极致被实现了。

「———」

总之,对那份美丽看得入迷说不定成为死因的斩击。

尤里乌斯横跳着躲开,不来得及躲开,被剑吞噬的斗篷尖端被蒸发。材质不明的监视塔的二层,像开玩笑似的被刻上了纵向的切口。

再加上——

「喂喂,如果觉得这样就躲开的话就太天真了吧?」

「——」

在嘲笑般的笑声响起的同时,被斩断的大气就会弯曲、歪曲、产生风。

瞬间,本应躲过的尤里乌斯屏住了呼吸,他像被拖入被斩断的空间中一样地被拽住了后腿,被拉回了雷德的剑击的射程范围。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被斩断的空间复原的引力。它一次就拉回了从死亡中逃脱了的尤里乌斯,让他完全进入了下一击的射程范围。

雷德的拳头向着因突发事件而无法动弹的尤里乌斯打去——

「——到此为止了。」

刹那,插入两位剑士之间的,是凛然的银铃之声。

但是,与那声音优美的声音的回响相反,进入战斗的方式非常豪爽。由于这种情景,艾莉多娜不由得失声了。

「啊。」

「——」

以混乱的声音仰望头顶的雷德和无言的尤里乌斯的眼中显现的是。

向两人头顶展开的异物——那是埋入天花板般的强大冰块。

连龙车都可能在一瞬间粉碎的破坏聚集体,倾注于剑士们上方。

瞬间,雷德和尤里乌斯的行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就是说,尤里乌斯为了躲避飞来的冰块而躲避,雷德则扭曲了脸笑了。

然后——

「哈!!」

带着狞猛的笑容,面对掉落下来的冰块,雷德举起筷子的一根。冰块的落下点和雷德挥舞的筷子发生冲突,奇迹般地点和点力量均衡,筷子弯曲。

不仅如此,雷德用力地踩踏地板,那踏入的威力传递给筷子,就那样流入了由尖端支撑的冰块中,筷子中途被折断,冰块产生了裂缝。

「……这不是挺能干的吗?」

雷德轻声地嘟哝着,紧接着,以裂缝为中心,冰块在一瞬间破碎散落。

一边沐浴着啪啦啪啦地散落的冰片一边慢慢地回头的雷德。被那蓝色的独眼直射后,爱蜜莉娅将力气投向对手的脸颊。与爱蜜莉娅交错视线,雷德不禁惊叹不已。

「还真好战啊,喂。我不讨厌那样的女人啊!什么,你丫也太热血了吧!?这不是超级激烈吗!在沙海的正中央,竟然还有这样的家伙!你就做我的对手吧,喂!」

「对不起……随便地打扰了,但是,尤里乌斯才是必须战胜你的对手……」

「啊?」

对于雷德以自我为中心的抱怨,爱蜜莉娅充耳不闻地低下了眉梢。这一句话使雷德扭曲了脸旁,但更为困惑的是被拯救的尤里乌斯。

他从爱蜜莉娅放出的冰块的射程中逃脱,与雷德保持了一定距离,却没有隐藏对唐突出现的爱蜜莉娅的疑虑。就这样,他将那双黄色的眼睛转向了站在爱蜜莉娅身旁的艾莉多娜。

「我知道这是被帮助的形式……艾莉多娜,她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是站在很难说明她的来历的立场呢。只是,如果直白地说的话,她和你尤里乌斯是同样立场的人」

「什么……?」

被那样说,尤里乌斯重新认真地看爱蜜莉娅。然后他微微睁大了眼睛,是因为他看见了爱蜜莉娅的特征和他的知识中的存在一致。

「银发、紫绀瞳孔的精灵……不,很难想象,如此有特点的存在突然出现在塔内。那么,她难不成……」

其外表特征的异质和对其印象没有留在自己心中这一事实。并且鉴于塔内的状况,尤里乌斯自发地导出了自己心中的不协调感。

独力回答的尤里乌斯,看到他惊讶的眼睛,爱蜜莉娅深深地点了点头。

「尤里乌斯,现在的话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

「那么,果然你也是……」

因暴食而被夺取『名字』的同伴们,马上相互了解了情况。并且在那之后,尤里乌斯对爱蜜莉娅是伙伴的情况萌发了确信的感情。

他从背后庇护爱蜜莉娅和艾莉多娜两人,再次将剑对向了雷德。

「刚才感谢您的帮助。但是,一想到塔被放置的状况,就无法了解两人向这里赶来的理由。外面的样子和雷姆小姐,『塔吉忒』的书库怎么样了?」

「现在正在尝试着将这些全部汇总想方设法地一次性全收拾好。提案者是菜月君,协助者是来塔的人们」

「昴?但是,他——」

说明的途中插入了的昴的名字,尤里乌斯惊讶地挑起眉毛。

据他所掌握的范围,昴在『塔吉忒』的书库挑战了雷德的『死者之书』,应该就这样处于意识模糊的状况。碧翠丝说恢复很困难,为了解开塔的混乱,他才继续在此和雷德战斗。

因此,即使被说成是恢复的昴的提案,自然和认识没有联系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是——

「关系很好地说话没什么不好,不过可别无视我啊!」

咚地,地板发出爆裂的声音,尤里乌斯接受了闯过来雷德的筷子攻击。虽然丢了一根筷子,但还剩下一根。况且,就算没有筷子,只要使用手刀代替,雷德的战力也不会减弱。

「库!」

受到尖锐的攻击,尤里乌斯重整形势,继续努力防御。一边看那个,雷德同字面那样,一一边用一只手放出足以屠龙的一击,一边将空着的手的手指指向正窥视缝隙的爱蜜莉娅。

「从刚才开始就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可别认为能赢,你丫的。你的对手(是我),(等我)在收拾完这半魔后 ………… 哦?」

说着,雷德突然歪着头。

他以歪着头的姿势,用手指触摸自己的左眼眼带,不耐烦地吐出「喂喂」的声音。

「什么啊,你丫的。不知道为什么本想阻止你的手不能动。如果不是突然迷上我的话,那这家伙不会……你丫的,突破『试炼』了吗!」

「嗯,是啊!你用筷子触碰到我胸口然后输了。」

「啊,不管怎么说,真的输了啊。不记得了实在太可惜了啊!」

雷德吐出舌头的发言表明束缚他的某种楔子使她无法抓住爱蜜莉娅。这意味着她应发挥作用的妨碍已经消除。

也就是说,

「尤里乌斯,我……」

「去吧。和我一样,不知道那个名字的美丽的你」

只是回头看看,挡住了想说什么的爱蜜莉娅的尤里乌斯这样说道,对重新架好骑士剑的他的话,爱蜜莉娅缄口不语。

对那样的她吃惊的脸,尤里乌斯勇敢地露出微笑,

「你有你该派上用场的地方,我知道那不是我的力量所用之地,所以那样就可以了。——请务必万无一失。」

「——嗯,你也是!」

受到尤里乌斯的鼓励,爱蜜莉娅点头想要跑出去,雷德无意阻止她的疾驰,只眼的赤红狮子目送着她。

然后,爱蜜莉娅来到了这两层的最里面,从那里再往上延伸的楼梯前,停下了脚步回头道。

「爱蜜莉娅哟」

「——」

「我的名字是爱蜜莉娅,仅仅是爱蜜莉娅。——之后一定要再见哦!」

在当场留下自己的名字,爱蜜莉娅精神抖擞地跑上楼梯。目送她的背影从视线中消失,艾莉多娜长长地吐了口气。

从这里开始,向上走是爱蜜莉娅的职责,艾莉多娜的职责则是——

「你哪里都不去,是要见证到我的战斗吗?」

「如果你允许的话……不,不是那样的。应该那样做,不是别的,是我自己的判断」

「——」

稍稍将视线转向站在墙边的艾莉多娜,尤里乌斯紧合着嘴唇,看着他的侧脸上闪现的各种感情,艾莉多娜微微地吸了一口气。

然后——

「并不是能做些什么,只要安娜在,就会这样做吧。在这座塔中,无论身在何处,我的立场都是不稳定的。那么,我会按照自己的意志站在你身后。因为……」

「——」

「——因为,你是安娜塔西娅・合辛的骑士。是吧?」

相信没有实感的东西,是需要勇气的。

与相信有形的事物相比,为了相信没有确认根据的事物所需要的力量,无法确认到底有多少,是否能使人放心。

但即使如此也相信那个不确定的东西,艾莉多娜对眼前的后背说。

「——」

受到那个,尤里乌斯垂下了有着长长睫毛的眼瞳。就这样,他静静地深深地吐息——

「意外地得到了力量鼓起勇气的某人,相信着也许已经什么东西也不是的我,并对我抱持期待这一事」

「尤里乌斯……」

对于尤里乌斯来说,失去的足迹是不确定的。

对于艾莉多娜来说,本应了解的羁绊是暧昧的。

依靠那些不可靠的东西,必须与本来应该相连的关系缔结不同的关系的两人,但是,只有这个瞬间,两人确实看着同样的东西。

所以——

「——尤里乌斯,给你留言。」

「留言?」

「啊。在塔的各处大家都在战斗。所以呢。——赶快收拾好,去帮助其他人,据说是这样的」

「——」

因为知道那是对他自己的声援,所以艾莉多娜把听到的如实传达给尤里乌斯。听了那个留言的尤里乌斯,他的纤细的肩膀微微的变得强硬了。

并且,尤里乌斯把那个留言的内容咀嚼,吞没。之后的反应既明确又戏剧。

「哈」

那似是短暂而又尖锐的气息。但是其实不是那样。

那是微笑。尤里乌斯从腹底呼出一口气,为了微笑而吐息。而且,如果了解尤里乌斯的人在这里,那真是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

——尤里乌斯・尤克历乌斯在战斗中露出了笑容什么的。

「——如果他打破了壳(译注:这是原文的直译,大概是指昴恢复记忆继续活跃这点),那我也不能再输了。」

那是悄然的,但隐藏着热情的决意表明。

正面举起骑士剑,尤里乌斯一边在刀身映照自己,一边与对峙的敌人相对。一直抱持着一副无聊表情的雷德像鲨鱼一样笑了。

「你丫的,有干劲了吗?」

「虽然有些失礼,但面对战斗我一直认真以待。」

「不是,不是的。就算我不说,你丫也明白吧?」

雷德笑着举起左手,翻开了挡住自己眼睛的眼罩。就这样,用那双健在的蓝色双眸,剑士朝着挑战者爆发情绪高涨的杀意。

如果是胆小的人,那么这目光足以作为剑气杀人了。但是,尤里乌斯从正面受到锐利的目光,在身后的艾莉多娜也坚持忍耐着。

看到忍受着剑气暴风雨的尤里乌斯们,雷德露出了獠牙,

「『挥棒者』雷德。只记住这个名字,然后消逝吧」

「——」

在战斗中,在交剑之前交换名字,是作为战士承认了对当同自己对等的证明。不知道雷德重视这种流派到什么程度,但姑且不说雷德的想法,受到这个影响的人的想法戏剧性地改变了。

呼气、整顿、尤里乌斯压抑着昂扬的内心

「重新报上名字吧。我是尤里乌斯・尤克历乌斯。露格尼卡王国王选候选人安娜塔西娅・合辛大人的一名骑士。——以无名骑士自居,此刻归还。」

仿佛为了铭刻在自己的和其他的世界里一般,堂堂正正地宣告了自己的『名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把尤里乌斯和艾莉多娜两人放在楼下,爱蜜莉娅跑上楼梯。

爱蜜莉娅拼命地驱动双腿,像飞一样两三级一跃地跨过楼梯,她的速度非同一般,但她自己的内心却有着「要更快,更快」的坚持。

「——」

咬紧牙关,爱蜜莉娅美丽的侧脸显现出拼命的色彩。

十分担心楼下两层留下的二人。雷德很强,很粗暴,嘴也很坏。也许做对手的两个人身心都会受到伤害。

当然,爱蜜莉娅的担心不仅仅是尤里乌斯和艾莉多娜。昴和碧翠丝能和梅莉一起好好地阻止夏乌拉吗?拉姆能发挥自己的作用吗?帕特拉修能保护雷姆吗?因为被吃掉了『名字』,又必须重新与大家建立关系,不安的种子不竭涌出,停住脚的话感觉就快要哭出来了。

但是,脚却停不下来。也不会流泪。忍受着鼻子深处的刺激。

「还什么都没有结束呢……!」

能够相信着什么和被相信着,这便是支撑着现在的爱蜜莉娅的全部。

担心的事很多,不安的心情满满,但是,超过那个的『信任』满载着。

「——!光!」

一心一意往上跑的视线前方,爱蜜莉娅紫绀色的瞳孔捕捉到白色的光芒。这是漫长台阶的结束,而且是通向未知的一层的光芒。

这么想的瞬间,爱蜜莉娅用力地踢地板,再次加速了。

然后——

「——出来了!」

穿过光线,楼梯在爱蜜莉娅面前结束。瞬间,展现在眼前的是应被称呼为更深层的空间——并不是这样。

「诶……?」

呆然地停下脚步,爱蜜莉娅对眼前的情景不由得漏出了声音。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她那紫绀色的眼睛所映出的,不是看惯了的监视塔的延续。

墙壁没有了,天花板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宽广的惊人的蓝天——爱蜜莉娅所站立的不是建筑物中,而是外面。跑上两层楼梯的结果,爱蜜莉娅就那样跳到了塔上。

「也就是说,是外面的事情吗……?这里,比云还要高……」

塔顶有圆形的宽敞地板,没有其他的扶手或者隔栏之类的东西,所以,走到地板的边缘,可以很容易地俯视眼下。

塔与远高于天空的云层接触,注意到自己正在云层中或者是到了云层上的爱蜜莉娅屏住了呼吸。

来到这么高的地方,对爱蜜莉娅来说也是第一次。但是,如此惊讶的爱蜜莉娅,马上被别的感慨夺去了意识。

「———」

——那气息因为太安静,太过于堂堂正正了,让人没有注意到。

「——啊」

无暇关注自己的位置、云的高度、更进一步状况的爱蜜莉娅,迟迟发现自己掠过视线边缘的存在,然后慢慢地回头看,吐出了一口气。

即使自己的『名字』被夺走,被全世界遗忘而绝望,爱蜜莉娅的心仍然坚持到了最后。——但是,连这样的爱蜜莉娅都无言的

出现在她面前的『存在』就是如此超乎想象。

因为那是——

「你是……」

「汝、至塔顶者,入此层、全能之请愿者」

沉重,给予灵魂直接轰鸣般的声音,爱蜜莉娅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那样的爱蜜莉娅,谁能贬低她「懦弱」呢?那种事做不来。那种事是不可能的。因为所有的存在,只能在这个存在面前俯伏。

那个存在的名字是——

「——吾,波克肯尼卡,循古盟约,以闻汝志」

用青色光辉的鳞掩盖了巨大的躯体,『神龙』波克肯尼卡,与俯视爱蜜莉娅,连灵魂都快要被吹灭了的存在感一同,那样放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塔外,化为大蝎子的夏乌拉和菜月・昴们的战斗开始了。

在塔的两层,微笑的暴力装置,雷德・阿斯特雷亚和尤里乌斯的剑击再开。

在塔的一层,爱蜜莉娅和在那里等待他的强大存在发生了意想不到的邂逅。

然后,在连接塔的四层和六层的螺旋阶梯——

「啊,真是的!好不容易才抢过来的,难道我们是不能好好使用的吗」

急不可耐地吐露,挠破烧焦般的茶色头发的少年咂着嘴。如果把挠破头部的手往下挥,那里出现的是用冰做成的美丽装饰剑。

以夺取的『名字』为基础,能再现出特殊的力量,和外表相反,玛娜的调整非常麻烦,和其他的『记忆』并用非常困难。本来,组合别人的技术需要相应的品位,在这方面,罗伊和路伊不太擅长。

「嘛,我们之所以那么优秀是因为我们很出色啦」

即使是拥有『暴食』权能的三兄妹,各自权能使用方法也有着微妙的不同。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对『美食家』感到自豪的人,对弟妹的存在方式也有很多想说的地方——优势与优越感相关,建议什么的,可不是在开玩笑。

「无论是可爱的路伊,还是罗伊那家伙都不能通话……啊,没办法!如果说两个人什么都做不了的话,那就没办法了!这座塔里的美食是我们连根都舔过的!好呢,好啊,好吗,好呀,好啦,好吧,好的!暴饮!暴食!」

咬碎手中的冰剑,拥有尖锐的牙齿的『暴食』——莱伊・巴登凯托斯决心将塔中的强敌们一个不剩地排列在自己的盘子里。

幸好情况在斟酌中。还有就是顺序和选择什么为主菜——

「——你认为自己有选择的权利吗?真轻松啊」

「——」

从螺旋阶梯上传下来了声音,莱伊停止了冰的咀嚼,抬起了头。站在四层和五层间隙楼梯上的莱伊看到了四层中淡红色的眼睛。

虽然它有着与血和火焰同质的颜色,但那双孕育着极度冰冷热度的眼瞳,仿佛在怜悯莱伊那凶猛的饥饿感般俯视着。

然后——

「听起来你就是把拉姆和雷姆的姐妹爱破坏了的元凶呢。——那就像猪一样叫着去死吧!」

Copyright © EXP 2023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最后修改时间 : 2023-11-21 05:14:10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